新華網 正文
花海鋪出脫貧路——來自南疆深度貧困村的蹲點觀察
2020-01-21 09:38:4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烏魯木齊1月21日電  題:花海鋪出脫貧路——來自南疆深度貧困村的蹲點觀察

  新華社記者 李志浩

  臘月的南疆清晨,大地仍在沉睡,但駐村幹部吳健強已經走出房門快步穿過農田——因為入戶走訪的任務等著他完成呢。冬閒了,吳健強仍清楚記得這片田地不久前的絢麗和生機。

  記得那壯麗景觀的,不只是扎根到依乃克帕塔村的吳健強,還有莎車縣的百萬鄉親。

  去年6月到10月,塔克拉瑪幹沙漠西南的新疆莎車縣全部“浸潤”在橘紅色的花海中。鄉村道路兩側白楊林下、成排果樹間隔裏、鄉村農舍房前屋後,到處都能看到金燦燦的萬壽菊成片盛開,甚為壯觀。因為種下這種原産自墨西哥的花兒,這個新疆人口第一大縣,展現出前所未有的發展生機和脫貧動力。

  浩瀚的塔克拉瑪幹沙漠雄踞新疆南部塔裏木盆地中心,綠洲散布在盆地邊緣。極端幹旱的自然環境,使生活在這裏的農牧民長期承受貧困之苦。深居邊陲,二三産業薄弱,莎車縣103.8萬的常住人口長期難以轉化為勞動力優勢。2017年,全縣貧困發生率高達20.4%。

  依乃克帕塔村是這個深度貧困縣眾多深度貧困村中的一個。全村1396人,耕地不過4000余畝,長年種植的小麥只能産生微薄的收益。

  種植結構需要調整。但改種哪種作物?如何對接市場?人們一籌莫展。

  狙擊貧困,要下苦功,也需要資源和能力。

  2018年1月,新疆決定在當時已實施4年的數十萬幹部駐村幫扶基礎上,再從自治區直屬機關、中央駐疆單位和新疆生産建設兵團為每個深度貧困村選派一名第一書記,同時從自治區高校選派一名教師,駐村三年,以加強原有縣派駐村工作隊力量。

  一個月後,自治區自然資源廳幹部鄧東升和新疆大學教師吳健強來到1400多公裏外的莎車。兩人的加入,讓駐村團隊幫扶能力得到大幅提升。

  新的駐村團隊開始調研依乃克帕塔如何脫貧。歷時半年,經過全村群眾商議,一項決定誕生了:在口糧地之外,全村耕地全部改種萬壽菊,以便借力當地一家國內植物提取企業實現增收。

  2012年,來自河北的晨光生物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入駐莎車,當年種下300畝萬壽菊,改變了此後全縣的鄉村景觀和脫貧事業走向。從萬壽菊中提煉出的天然植物原料葉黃素,能延緩老年人因黃斑退化引起的視力退化,被廣泛應用于食品、醫藥、化粧品、飼料等行業,市場前景良好。農民只需負責種植,晨光生物公司全部收購,一畝萬壽菊即可讓農民收益2000元。

  在駐村團隊的推動下,這種曾經陌生的絢麗之花在莎車縣越種越多。2019年春,依乃克帕塔村2300畝土地種上了萬壽菊。

  整整半年,鄧東升和吳健強都在焦慮中度過。雖有企業免費指導,但萬壽菊成活率始終讓他們憂心。吳健強説,如果成活率不滿90%,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但憂慮也是動力。半年中,駐村工作隊、村幹部及晨光生物公司技術員悉數上陣,指導農民栽種管理,大家吃、住、勞動在一起,心也貼在了一起。

  2019年6月18日,第一茬萬壽菊綻放了,成活率超過97%,當天就採摘交售了64.8噸。大家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年輕的村民阿布都合力力·阿布力克木種下18.7畝萬壽菊,每畝收益2500元,成功脫貧。他説,過去種小麥畝均收入不過四五百元,種棉花也只有一千三四百元。

  莎車縣副縣長樊海濤介紹,龍頭企業的入駐使農民面對的市場風險大幅降低,種植積極性逐年提升。

  為擴大經營,依乃克帕塔村成立了萬壽菊種植合作社。去年10月,通過合作社統一交售的萬壽菊達4500多噸,全村287戶種下萬壽菊,實現戶均增收15000元的目標。在整個莎車縣,2019年萬壽菊種植面積穩步擴大到13萬畝,莎車也成為全國最大的萬壽菊種植基地。

  300多名莎車農民在晨光生物公司的工廠成了工人。村民努爾艾力·買買提也走出世代苦守的農田,在企業工作5年後成為萬壽菊收購工作負責人,月薪超過5000元。他的妻子在企業餐廳掌勺擔任廚師。與很多莎車百姓一樣,這對夫妻喜愛這種絢麗燦爛的花朵。努爾艾力説,萬壽菊讓他找到了自身價值,也讓自己和身邊人的錢袋子越來越鼓。

  1900多年前,班固在《漢書》中以“有鐵山,出青玉”描述當時的莎車。吳健強説,也許現在可以再續五字:“廣種萬壽菊”。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花海鋪出脫貧路——來自南疆深度貧困村的蹲點觀察-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211125488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