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雪野礪兵,感受訓練與實戰的“溫差”
2020-01-17 08:45:22 來源: 解放軍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月14日,新疆軍區某步兵團在進行高寒山地徒步機動訓練。

    三九時節,天山北麓,呵氣成霜。

    寒風呼嘯間,全副武裝的新疆軍區某步兵團“猛虎三連”中士朱立琪翻上一座雪山,發現被冰雪覆蓋的山體早已“隱藏”了它原始的面貌。

    “找不到有特徵的參照係,完成雪地行軍,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朱立琪仔細對照地圖,額頭上已經滲出了汗珠。

    接下來的跨晝夜訓練,“猛虎三連”的百余名官兵,將在茫茫雪原上,快節奏、大強度地完成行軍、觀察、偽裝和射擊等13個課目的連貫作業……

    “牛人”雲集,緣何戰場“折戟”

    “多課目跨晝夜訓練不簡單,不只要求每一個課目都過硬,最重要的是檢驗綜合戰鬥素養。”朱立琪出言謹慎。

    其實,他是個“牛人”——曾在國際軍事比賽中斬獲金牌,還是團裏射擊、體能等多個訓練課目的“武教頭”。

    無獨有偶。採訪中,現場負責導調的團參謀長尚陽,説得最多的也是“綜合戰鬥素養”。巧的是,他同樣是個“牛人”——曾參加原蘭州軍區組織的參謀業務競賽,奪得單項第一名。

    尚陽説,綜合戰鬥素養被這個團的官兵看得如此之重,源于一段耐人尋味的經歷:

    這個團的基礎訓練扎實,遠近聞名。前些年,該團戰士孟龍奪得全軍10公裏長跑冠軍、戰士李曉輝奪得全軍400米障礙冠軍……組隊參加“國際軍事比賽”,包攬“安全環境”項目比賽第一。“牛人”輩出,先後有8名官兵榮立一等功。

    可誰能想到,就這樣一個很多單課目都冒尖的“金牌團”,連續兩次在上級組織的綜合大比武中失利。談及原因,尚陽毫不掩飾地揭開團隊的“傷疤”。

    原三連連長張皓是全團最能跑的幹部,連年奪得5公裏武裝越野第一名。團裏讓他帶隊參加陸軍“精武-2018”比武競賽。在復雜背景下、規定時間內需要完成多個課目連貫作業,他們雖然跑得快,卻在形態相似的丘陵地形上一時“找不到北”,結果跑錯了方向,貽誤了“戰機”。

    同年,師裏組織七天六夜連貫作業的“堅韌奇兵”比武競賽,團裏挑選了多名“金牌選手”組隊參賽。雖然一直在行軍、綜合體能等項目上遙遙領先對手,然而展開夜間偵察、夜間射擊、野戰通信等課目比拼,卻得分墊底,最終綜合成績排名靠後。

    戰場非賽場,並不是單課目的對決。“不能沉醉于‘第一’的光環裏沾沾自喜,必須客觀認識不足、深入查找問題。”該團黨委“一班人”先後多次召開檢討反思會,共查找出42個問題184種表象,逐條抓整改。

    “把單課目連貫起來進行跨晝夜訓練,是新年度訓練轉變的具體措施。”跟連隊一起訓練的一營營長田志強説。

    找到自己最薄弱的那塊“短板”

    完成滑雪行軍後,朱立琪第4個到達指定地點。臉上的汗水未幹,連長潘青鋒又立即讓他們對附近地域的10多個目標進行射擊,並對3個目標進行觀察和報知。

    “砰!砰!砰……”一陣清脆的槍聲過後,朱立琪帶領班組成員打開地圖、掏出望遠鏡和指北針,從確定站立點開始,逐一觀察目標。

    一邊觀察、一邊量算,就在朱立琪識別完3個目標準備上報時,連長潘青鋒卻當場宣布:“射擊滿分,但觀察報知超時,不合格。”

    出現這樣的成績,一旁觀戰的營長田志強並不感到意外。他告訴記者,過去的比武競賽中,射擊的分數比例通常很高,也造成官兵們在這個課目上花的力氣最大。由于訓練時間被擠佔,觀察報知、通信器材操作等課目往往存在漏訓現象。

    時間的天平,按下這一端,另一端就會翹上去。為了比武競賽摘金奪銀,一些部隊單項苦練、尖子突擊的現象並不鮮見。然而隨著戰爭形態的不斷發展,對官兵信息化裝備運用和戰術戰法創新提出了更高要求,僅憑“一招鮮”已經遠遠不夠。

    一個拳擊手,勾拳練得再好,若不補強其他技能,要擊倒對手也並非易事。朱立琪和其他幾名官兵參加國際比賽歸來,對照本職專業,分門別類列出弱項課目,在補差訓練階段進行固強補弱。

    天色漸暗,朱立琪在雪地裏緩慢匍匐了數十米後,將夜視儀掏了出來,在黑暗中搜尋目標。

    片刻之後,朱立琪發回了抵近偵察後的數條“敵情”信息。盡管有的信息還不準確,但潘連長對朱立琪的訓練還是充滿了信心,“比上一次又有了進步”。

    一個人可以走得很快,一群人才能走得更遠

    “砰!砰……”雪地行軍途中,突然一陣槍響,多名戰士“中彈”。

    “聽槍聲,對方兵力不多。”排長張旭陽帶領一個排的戰友交替掩護圍了上去。

    曾在團步槍精度射擊比賽中取得佳績的班長徐定付,率先佔領有利地形,發現對方一名射手。正待一槍“斃敵”,隱藏于雪中的另一個“敵人”卻向他扣動了扳機。

    “紅藍對抗不同于平時打靶時一人一個固定目標,靶子前還插有編號牌……戰場上敵人可能從任何方向出現,這就要求全班戰士不僅要快速瞄準、精準射擊,還要相互配合、協同射擊。”摘下冒煙的頭盔, 徐定付一臉無奈。

    “優秀射手首戰失利,並不是他本人射術不精,而是因為班組的分工和協同不明確。”連長潘青鋒告訴記者,如果不是因為多課目在戰術背景下連貫展開,很難發現這些隱藏在背後的問題。

    獨行快,眾行遠。官兵們用“命”換來了一針清醒劑。再一次組織實彈射擊,他們借助自動靶標係統,在不同距離、不同方位設置了大小不一的靶標,為班組的每名戰鬥員明確左右射界。

    “在左前側出現的靶子,由誰來打?正前方出現的目標,又由誰來打?讓大家爛熟于心,通過反復練習形成條件反射,就不會‘打亂仗’。”連長潘青鋒説,多課目連貫實施,不僅僅是訓練課目數量的疊加,更多的是強度和烈度的提升,讓官兵的綜合戰鬥素養在極限條件下接受實戰檢驗,逼著大家進入臨戰狀態。

    如今組織大強度訓練,他們不再局限于傳統的體能和射擊,不設單個人員比賽項目,而是將體能、技能和智能融合起來練,錘煉團隊協同配合能力。

    區域搜索、掩體構築、戰場救護……另一片訓練場上,三營正按照團裏的籌劃,圍繞班組連貫戰鬥展開課題攻關。

    越過障礙,完成武器裝備分解結合;快速通過,立即進行手榴彈投擲……當他們奮力衝出突擊區域時,身上的熱氣直往上躥。

    據悉,他們將設計、論證出檢驗綜合戰鬥素養的新模板、新考卷,推動全團訓練向實戰再近一步。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驕瀛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趕制節慶用品迎新春
趕制節慶用品迎新春
暢遊冰雪瓦屋山
暢遊冰雪瓦屋山
廣州南站將迎來客流高峰
廣州南站將迎來客流高峰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4612104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