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黃氏家族”跨國涉賭案:月盈利超千萬
2020-01-17 07:40:4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警方從境外帶回“大巨人”賭博團夥涉案嫌疑人。警方供圖

  2019年8月,江蘇蘇州張家港市警方打掉一個跨國網絡賭博團夥。

  這是一個以“黃氏家族”為核心的犯罪集團,依靠冒充國內福利彩票的網絡賭博網站,3年多的時間膨脹式地發展,逐漸擴充到29個網站,月盈利1000多萬。

  網站主創人員黃通(化名)年僅27歲,在賭博網站成型後,他陸續將父輩三人和兄弟、同學帶入集團,組成核心人員,由家族成員掌握財務資金。要取花名,相互之間通過QQ聯係工作。

  2019年8月,持續15個月的偵查結束,警方控制境內外犯罪嫌疑人335名,分3批次從福建、柬埔寨、菲律賓將63名犯罪嫌疑人押解回蘇州,並凍結扣押銀行賬戶1700余個,查封房産25處、豪華車輛11輛,價值3億余元。

  1月16日,公安部在京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2019年全國公安機關開展打擊整治跨境網絡賭博犯罪情況和10起典型案件,其中包括“黃氏家族”的案件。

  “快3”網賭 超50萬賭客

  “快3,精選中大獎……10年品牌值得信耐(注:原文如此)”,2018年左右,一個自稱為“中國第一快三門戶網站”的網絡賭博網站,進入蘇州張家港警方視野。

  “快3”,是一種在線即開型彩票,通常根據三個號碼組合共分為“和值”、“三同號”等投注方式,每期銷售時間為10分鐘,但正規彩票僅允許在福彩機構設置的銷售網點銷售,任何線上的銷售行為均屬違法。

  這家賭博網站冒充正規彩票私自坐莊,以“快3”為主打玩法,並另行設置了更多的下注方法,諸如猜“單雙”和“大小”,並根據不同玩法設置多種賠率,同時也自創了諸如“幸運快3”的自營玩法,最快的可以達到兩分鐘一期。

  只要注冊會員充值,8時至21時賭客都可以下注。通過微信掃碼、支付寶轉賬、銀行卡匯款等方式,轉賬、提現。賭客等級不同,下注的金額不同,三個等級,單筆下注金額分別是5元到1萬元,100元到3萬元,300元到5萬元。

  經過縝密細致偵查工作,警方初步查明,該網站為犯罪團夥在境外搭建賭博網站,並基于境外服務器建立手機APP賭博客戶端。

  網絡實時下注的便捷性和高額賠率,不斷吸引新的賭客加入。直至警方收網時,網站的注冊會員已經超過50萬,投注額超過100億元。

  網站技術總監、犯罪嫌疑人鄭某稱,網站技術人員設置了算法,主管人員可以在1到100的區間內自行設置網站的盈利比例,確保無論賭客輸贏,其投注總額的盈利比例均為公司盈利。他們不僅可以修改網站的整體盈利比例,還可以針對自營的單個彩種,修改開獎結果。

  2018年6月,蘇州張家港市局對此案立案偵查,2018年12月公安部針對此案挂牌督辦。專案組從賭博網站的上層人員入手,一舉打掉全鏈條的涉案人員。

  網站背後的“黃氏家族”

  29個賭博網站背後,只要是網站運營的核心崗位,都是黃通的親屬或者同學擔任,團夥主要頭目在境內遙控指揮,境外派遣團夥成員負責管理。

  2014年,20多歲的黃通和朋友家人借了10萬元,雇了幾名員工,包括一名技術人員,建立賭博網站。

  2016年7月,他們已經發展到4個賭博網站,人員也擴大到20多人,不斷有人因為賭博網站的違法性選擇離職,而最終留下的,成為了團夥的核心人員。

  國內打擊嚴厲,2017年初,黃通將犯罪窩點遷往柬埔寨,並取名為大巨人公司,逐步發展成為4個主網站和25個子網站的犯罪集團,團夥成員也發展到500多人。他讓同學作為代理,而自己在國內,把控犯罪集團的資金流向。

  主網站和子網站更像是加盟的關係,子公司的每日進賬額會打入總公司,其中30%到50%的盈利由總公司抽走,而每個子公司,都單獨運營,各自都擁有技術和推廣客服等人員。2018年,黃通又把公司部分機構遷往菲律賓。

  黃通稱,公司遷往柬埔寨後,他便不再參與具體經營,只每月看公司報表,由小叔黃某南負責統籌整個集團的運營,二叔黃某連負責國內地下錢莊的取現,父親黃某城作為大總管負責對賬和投資理財。公司涉及資金的,都必須是黃氏家族成員。

  黃通回憶,他們最初拉賭客的方式,就是在QQ群裏發小廣告,以“中獎率高”吸引賭客,半個月左右的時間,吸引了20多個賭客,半年後,網站固定有百八十賭客,開始盈利。

  到2019年,大巨人公司每月盈利1000多萬元,而黃通作為公司的大股東,每月分六七成的盈利,他賬戶存款高達1億元。即便如此,黃通也從未參與任何形式的賭博。“我知道,十賭九輸。賭博一旦上了性子,錢就只是一個數字,根本沒辦法控制自己,多少錢也會有傾家蕩産的可能。”

  犯罪集團內部管理嚴格

  大巨人公司有著嚴格的人員管理模式,由嚴燕(化名)負責。員工有的從國內招募,也有的是家人親屬。

  國內招募的員工,下飛機即被收走護照,公司統一專車接送,統一管理,員工住在公司租賃的宿舍裏,不得在外過夜。公司實行三班倒,員工需佩戴工牌,刷卡出入。員工上班期間,手機會統一交到手機袋,彼此之間只通過專用QQ聯係工作。員工入職不滿半年離職,需賠付機票和簽證費用,基本在2000到3000元左右。

  工作人員中最多的便是網站推廣和客服人員。賭客注冊會員充值取現,都由客服負責。推廣人員,則又細分為“引流粉”“吸金粉”“投資老師”,各有分工。

  深陷其中的賭客 兩年輸60萬

  27歲的王明(化名),便是在微信群掃描代理發布的網站廣告,成為賭客。2014年到2016年的兩年時間裏,輸掉了60多萬,而這些錢,都是他通過信用貸款和信用卡借來的,直到今日,雖然家人幫著還錢,他的欠款仍未完全還清。

  王明在第一周,他也的確贏了點錢。于是只要是工作空閒的時間裏,他都會拿出手機點開網站,一天裏,他可以在網站賭博幾個小時的時間。

  從輸1萬元開始,王明的心態開始轉變,更是沉迷其中不可自拔,一心只想著下注翻本。“剛開始輸一萬,我想著用10天時間,每天贏1000元,翻本我就不玩了。”王明説,可連續贏了幾天後,他一下子就輸掉了所有贏的,再不斷充錢加入。

  王明提到,在賭博微信群裏,有老師會根據前期的走勢圖進行分析,帶著買大或者買小,當走勢出現“長龍”時,就很容易輸錢。就這樣輸輸贏贏,王明始終無法翻本。

  回憶那段賭博時間,王明心中只有後悔,自己剛畢業不能賺錢卻給家裏背負了債務,更沒有選擇報警。此後,他不敢再參與賭博,“還不了貸款的時候,真的壓力很大,很崩潰”。

  多地集中收網 335人被控制

  黃氏家族隨著網站的不斷擴大,財産急劇增加,他們開始在國內購置房産和豪車。黃通提到,他也曾想過應該及時收手。但隨著公司擴大牽涉的人太多,已經無力回頭,他總抱著僥幸的心理,以為自己不會被抓。

  經過15個月的縝密偵查,在中國駐柬、駐菲大使館支持下,專案組初步查明該犯罪團夥的窩點和組織構成。在掌握相關犯罪事實和證據基礎上,去年8月,按照公安部統一部署指揮,專案組會同柬埔寨、菲律賓執法機構在境內外開展集中收網行動。其中,2019年8月21日,在福建控制黃某城、鄭某等在內的全部主要犯罪嫌疑人26名,柬埔寨執法部門控制一線管理人員、“鍵盤手”等犯罪嫌疑人295名;8月31日,菲律賓執法部門控制資金管理、後臺操作人員等犯罪嫌疑人14名。

  至此,該案共有335名犯罪嫌疑人落網,查獲現金800余萬元人民幣,查扣涉案賬戶資金6000余萬元,查封房産25處,豪華車輛11輛。

  如此大額的資金,如何層層流轉並最終落入黃氏家族手中?

  民警提到,該賭博集團通過購買他人賬戶用于賭資結算,並頻繁進行更換。經偵查,涉案銀行卡超2萬張,現已凍結銀行卡1700余張。

  就在抓捕當天,民警在黃通父親黃某城豪車後備廂裏,發現了500萬的現金。

  目前案件仍在進一步偵查中。

  記者 左燕燕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趕制節慶用品迎新春
趕制節慶用品迎新春
暢遊冰雪瓦屋山
暢遊冰雪瓦屋山
廣州南站將迎來客流高峰
廣州南站將迎來客流高峰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5471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