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華社記者走寒極丨快遞員:“每送出一個快遞,就向幸福邁進了一步”
2020-01-03 15:37:4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哈爾濱1月3日電(孫曉宇 楊思琪 徐凱鑫)當網紅開啟直播帶貨,當網購深深融入人們的日常生活,快遞工作者越來越忙碌。一年中最冷的這段日子裏,地處黑龍江三個“寒極”的快遞員身上發生著怎樣的故事?新華社記者帶你探秘。

  “東極”快遞:使命必達

  “今天早上就算暖和啦,平時風賊拉硬,出門戴帽子,耳朵也都凍得生疼。”冒著零下20攝氏度的低溫,賁廣雨派完一個件,趕緊用雙手捂捂耳朵。

  2017年,賁廣雨從哈爾濱來到撫遠市成為一名快遞員。當時,他對冬天最大的感受就是冷,氣候惡劣,下雪後路還很滑。

  除了市區,賁廣雨還承擔鄉鎮地區的派件任務。農村多平房,沒有明顯標志物,即便提前和客戶加了微信、發了定位,也難免兜兜轉轉走不少冤枉路。

  冷在天氣,暖在人心,有時候來自客戶的一個微笑都會讓賁廣雨倍感溫暖。一次,有位客戶約好在市裏取件,但臨時有事回村。賁廣雨一看,快遞是生鮮食品,盡管距離市區有7公裏,他還是決定追著客戶送到家。

  賁廣雨回憶説,當時通往村裏的山路崎嶇,兩側沒有住戶,也沒有路燈,讓人瘆得慌。到了村裏,客戶提示的是一條田間小道,車開不進去,加上夜晚漆黑一片,賁廣雨走了半個多小時才找到。

  “看到客戶收到快遞那麼高興,我覺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賁廣雨説。

  在他看來,無論天氣多惡劣,不管路途多遙遠,快遞在,就是責任在。

  “北極”郵站:郵寄美味“打包”美景

  “靜靜,我來郵快遞!”55歲的村民王敏抱著個大大的箱子,快步走進郵站屋門。李文靜趕緊把箱子接過來,取出快遞單,地址、姓名、電話,一欄一欄地教王敏填寫。王敏説,箱子裏裝的是木耳和雪菊茶,給遠在市區的女兒寄去。

  這樣的尋常一幕,王敏等了不知多少年。她所在的黑龍江省漠河市北極鎮北紅村是我國最北村莊。由于地處偏遠,以往村民們郵寄包裹很不方便。2019年6月,北紅村郵站成立,成為村民與外界聯係的重要途徑。

  李文靜是村裏為數不多的大學畢業生。隨著近年來北紅村旅遊業發展,兩年多以前,李文靜選擇從湖北回鄉,在前不久成了“最北郵站”的負責人。

  每周一、三、五,李文靜定時發送包裹。李文靜説,大部分包裹是村民給親朋好友或者客戶郵寄的當地特産,有幹木耳、雪菊茶、“黑面餅”……有的村民年紀大了,李文靜就自己上門服務。

  包裹存放處旁邊的玻璃櫃臺裏,整齊排列著鑰匙扣、筆筒等頗具“北極”特色的旅遊紀念品,以及各類明信片。隨著冬天旅遊旺季到來,遊客們紛紛前來選購紀念品,李文靜迎來一年中最忙的日子。

  蜿蜒的龍江第一灣、絢爛的杜鵑花、古樸的老式雪景房……翻看著明信片,李文靜向遊客一一介紹“北極”好風光。“歡迎來‘北極’,把美景帶回家。”李文靜説。

  “冷極”投遞員:在“最冷小鎮”送“溫暖”

  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呼中區呼中鎮被稱為“中國最冷小鎮”。1月初,這裏氣溫已達零下40多攝氏度。早上6點,呼中區郵政局投遞員金樹中就拉著滿滿一車的包裹出發了。

  “您能聽到嗎?喂?”金樹中給收件人打電話,手機突然聽不到對方的聲音,原來手機又“罷工”了。盡管裝在羽絨服最貼身的口袋裏,手機也常常被凍得“透心涼”而自動關機。

  因為鎮上居民大都去上班,投遞員要趕在早、中、晚三個時間派送,起早貪黑、不能按時吃飯已經成為常態。由于郵局只有兩名投遞員,高峰的時候,每人每天要投遞三百多件。

  “每次打開居民家的門,一股熱氣撲面而來,真想在屋裏多待一會兒。”金樹中説,室內溫度有20多攝氏度,門裏門外,有近70攝氏度的溫差。但每次他都不敢耽擱,騎著三輪車去往下一家。

  呼中鎮地處偏遠,快遞要在270公裏外的加格達奇中轉。有時候趕上大雪封路,快遞車到達呼中時,早則晚上八九點,晚則夜裏十一二點。

  深夜,終于迎來快遞車,投遞班組的大門打開,寒風馬上灌到屋裏,金樹中打了個寒噤,繼續分揀快遞。淩晨一點半,他才結束一天的工作。

  “做了22年投遞員,看著大家買的東西越來越多,日子一天天變好,我也跟著開心。”金樹中説,每送出一份快遞,感覺自己也向幸福邁進了一步。(參與採寫:齊泓鑫、姜賀軒、唐鐵富、謝劍飛)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華社記者走寒極丨快遞員:“每送出一個快遞,就向幸福邁進了一步”-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5419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