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長江漁民“退出江湖”
2019-12-29 07:46:2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2月25日,一艘被拆解的漁船被漁政工作人員運走。

  12月25日,長江捕撈村漁民夏明星注視著被吊起的漁船,他手上的漁船編號牌也即將被收回。

  12月25日無人機拍攝的長江新螺段白鱀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漁船拆解現場。

  12月26日,“上岸”後的徐保安(右一)在威弘鞋業公司生産車間內工作。

  12月25日下午,湖北省洪湖市螺山鎮長江捕撈村陰雨綿綿,起重機、挖掘機、切割工具發出的轟鳴聲不絕于耳,57歲的漁民夏明星看著他祖祖輩輩謀生的家夥什——一艘10多米長的鐵制漁船被拆解,久久不願離去,眼裏不自覺地泛起了淚花。

  長江捕撈村漁民的作業場所,就在長江新螺段白鱀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根據今年年初多部委聯合印發的《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和建立補償制度實施方案》,今年底前,長江流域332個水生生物保護區要完成漁民退捕,實現全面永久性禁捕;2020年底以前,長江幹流和重要支流除保護區以外水域的漁民退捕,暫定實行10年禁捕。

  “退捕還魚”的關鍵在漁民,難度也在漁民。約28萬長江漁民將逐步告別他們早已習慣的“水上漂”生活,退回到岸上重新出發,這是一次生活方式和生産方式的巨變。

  他們中的一些人,上無片瓦、下無寸土;他們中的不少人,上有老下有小負擔沉重;他們中的很多人,五六十歲年紀已大,很難到企業再就業、又沒到退休的年齡。失去了唯一熟悉的營生,沒有了賴以生存的生産資料,漁民們的未來在哪裏?

  人們不舍、人們彷徨、人們憧憬……心裏五味雜陳。

  然而,理性的漁民冷靜下來,都會意識到,長江裏的魚越來越少,靠水吃水已經吃不飽了,一味的索取就是竭澤而漁,到了讓母親河休養生息的時候了。

  江若無魚,人何以漁?

  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指出:“長江生物完整性指數到了最差的‘無魚’等級。”

  “無魚”二字振聾發聵。原本世界上水生生物最為豐富的河流之一長江,水生生物資源已經嚴重衰退,“四大家魚”資源量大幅萎縮,種苗發生量與20世紀50年代相比下降了90%以上,産卵量從最高1200億尾降至最低不足10億尾,陷入“資源越捕越少,生態越捕越糟,漁民越捕越窮”的怪圈。

  長江禁漁十年,漁民退捕上岸。生産生活的巨變不可避免地會給漁民帶來陣痛,但有“全面小康一個都不能少”的勇氣和擔當,有一代代生生不息的漁民的勤勞和勇敢,未來的日子必定越來越好。

  洪湖市漁政局幹部告訴記者,他們正謀劃設置一批生態護漁員等公益性崗位,那些最難轉産的五六十歲的漁民,很大一部分將從“捕魚人”變為“護魚人”。

  明天,太陽照常升起。與夏明星同一個鎮的漁民徐保安2017年就退捕上岸,現在和妻子在離家不遠的威弘鞋業公司上班,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

  “家門口上班,能照顧小孩和老人,夫妻倆還能拿到每月8000多元的工資,這樣的日子我知足了。”徐保安説,“剛開始都會有不適應,但禁捕是為了保護長江生態,為了子孫後代。我們總要勇敢地邁出第一步,只要不好吃懶做,岸上的生活一定更美好!”

  有了新的生計,才能確保漁民退得出、穩得住、過得好,從根本上保證他們不再重返“江湖”。

  人退魚進、人水和諧,類似長江捕撈村的故事,每天都在發生。長江經濟帶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母親河重回魚肥水美的那一天,不會太遙遠。(記者肖藝九、王賢)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青海湖進入封凍期
青海湖進入封凍期
多彩鹽湖入畫來
多彩鹽湖入畫來
麥積山石窟的守護者
麥積山石窟的守護者
新華社記者帶你走近山東艦
新華社記者帶你走近山東艦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399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