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駐村八年的鏗鏘玫瑰:決不能打退堂鼓
2019-12-27 15:05:3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合肥12月27日電 題:駐村八年的鏗鏘玫瑰:決不能打退堂鼓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吳慧珺 姜剛 楊丁淼

  舍棄幸福優渥的家庭條件,連續三任堅守八年駐村幫扶,期間經歷親人離世的家庭變故,強忍悲痛矢志扶貧,帶領軟弱渙散村、貧困村群眾脫貧致富,被群眾親切地稱為“閨女”,她便是安徽省亳州市稅務局女幹部劉雙燕。

  自2012年以來,劉雙燕勇當先鋒,像一朵開在脫貧攻堅一線的鏗鏘玫瑰,在平凡的崗位上書寫了不平凡的華章。不久前,劉雙燕獲2019年全國脫貧攻堅獎貢獻獎。

  八年堅守:“嬌姑娘”的無私與自私

  家中排行最小,優越的家庭環境讓劉雙燕成了最受寵的“嬌姑娘”。

  可她卻在脫貧攻堅一線堅守了八年。2012年3月至2014年10月,劉雙燕作為安徽省第五批選派幹部任利辛縣劉家集鎮陸小營村第一書記。2014年11月起,她被選作省第六批選派幹部,任利辛縣汝集鎮朱集村第一書記兼駐村扶貧工作隊長。去年2月,劉雙燕申請擔任省第七批選派幹部,繼續留任朱集村。

  當初剛到陸小營村,劉雙燕傻了眼:這是個外人避之不及的村子,交通閉塞,産業落後,思想不穩定,各種矛盾交織下成了軟弱渙散村。駐村第一天,她在“四面漏風”的宿舍思考了一夜。

  “如果不能改變風向,就及時調整風帆”。在家人鼓勵下,劉雙燕放下思想包袱,與村民打成一片。她還主動從上級爭取到50萬元資金,幫這個村修通了水泥主幹道。

  記者注意到,劉雙燕現在駐村的房間在村部的二樓,臥室廚房和辦公室共用,裏面有一張床,中間一張辦公桌隔開了臥室和廚房。進門的左手邊放著一張長條桌,一個小小的電飯煲,一個塑料杯裏插著一雙筷子一支牙刷,一個菜籃子裏放著兩根玉米和一包泡面。

  而這相較過去已是“高標準”。剛到朱集村,村部辦公條件差,廁所是露天的蹲坑,劉雙燕上廁所時只能靠唱歌提醒同事避免尷尬;宿舍在村敬老院,沒有空調和獨立衛生間,洗澡只能在公用廁所衝一衝,回來晚了還沒有熱水。

  劉雙燕的單位出錢讓她改善住宿條件,她卻用這筆錢給敬老院裝了太陽能路燈。八年來,她未向組織提過個人工作生活上的任何要求,而是利用挂職幹部的身份,爭取了資金和項目:光伏扶貧實現全覆蓋;建成200多畝特色種養殖基地;建成農民健身文化廣場……朱集村貧困發生率由2014年的13%降至0.9%。

  村民們説,劉書記最無私。但她卻説,自己最自私:不是孝順女兒,在媽媽被查出肺癌時,不能床前盡孝;不是盡責媽媽,從女兒小學六年級到大一,缺席了她的成長和陪伴;不是稱職妻子,與丈夫兩地分居,丈夫又當爹又當媽照顧女兒,去年因勞累過度突發心梗離世。

  由于常年入戶走訪,膝蓋過度磨損,劉雙燕得了髕骨軟化症。在她的床頭,用過的鎮痛膏藥貼紙裝了滿滿一袋。

  一聲“閨女”:從“被質疑”到“一家人”

  劉雙燕剛到村裏時,村民們並不相信她能幹啥事。“一個女娃到村裏當書記,還不是走馬燈,沒想到她真能辦事!”朱集村村民周學正説,“我們老兩口年齡大了,她根據我家情況,鼓勵我養羊,三年前發了2只種羊,説不要賣了,也不要吃了,要羊生羊,發羊財,沒想到靠這個還真脫了貧。”

  “她經常來村裏,給大家講扶貧政策,大事小事隨叫隨到,這樣的幹部就跟閨女一樣啊。”周學正説。

  堅持“一戶一方案、一人一措施”,劉雙燕緊抓扶貧扶智等關鍵點,培育了養羊大戶、養鴨大戶等一批致富帶頭人,使他們徹底擺脫了貧窮生活,為村裏的産業興旺築牢基礎。

  “你離鄉村有多近,鄉親就跟你有多親。”在陸小營村,劉雙燕也是用這樣的扎根態度與村民打交道。

  陸小營村村民陸殿華曾因患病一度對生活失去了信心。“她隔三岔五給我打氣鼓勁,指導我家發展産業。”陸殿華説,如今,他家已從建檔立卡貧困戶,發展成養雞大戶。

  劉雙燕把村民當家人,與他們拉家常、問冷暖、送政策,幫助解決生活困難,尋找脫貧致富辦法。

  “就為咱村都能過上好日子,有多大勁兒,我都使出來。”劉雙燕説。真情付出,點滴變化,百姓看在眼裏,記在心上。

  村裏的泥巴路修成了水泥路、貧困戶都有了脫貧門路……村民朱士嶺對村裏的變化如數家珍,“過去村裏窮,在外面都不敢講是朱集人。現在村裏發展好了,大家的腰包鼓起來了,走到哪都感到很自豪。”

  久久為功:從“陷糾結”到“要留下”

  “祝賀你劉書記,終于要回城了。”去年春節前夕,得知駐村扶貧的任期即將結束,劉雙燕卻猶豫了。“扶貧工作是真辛苦,白天走訪貧困戶、談項目,晚上建檔立卡、錄入數據,每天都到淩晨。”劉雙燕坦言。

  朱集村的老百姓舍不得她走,悄悄商量著按紅手印留下她。汝集鎮同期駐村的市縣幹部都回城了,劉雙燕陷入了糾結:幾年來的扶貧,已經把她和朱集村的命運緊緊相連,村裏的路燈還沒點亮,還有20多戶群眾沒脫貧……

  “脫貧攻堅是一場偉大戰役,我們就像扛旗衝鋒的戰士,眼看紅旗就要插上最後一個高地了,這時候不能打退堂鼓。”劉雙燕説。

  “糾結説明內心想留,如果想走不會糾結的,等女兒高考結束,我就把合肥的工作辭了去村裏給你燒飯當司機,咱們再也不分開了。”劉雙燕的丈夫曾對她説。

  劉雙燕也曾擔心,駐村多年稅務業務荒廢了,回去一切要從頭開始。可她也覺得,稅務係統少了她一樣運轉,而朱集村脫貧工作離不開她,這種“被需要”對自己來説是莫大的滿足。

  選擇留任後,意外和打擊卻接踵而至。丈夫由于長期勞累,去年8月突發急性心梗驟然離世。去年10月,劉雙燕體檢查出五公分大小的腺肌瘤,為了不影響扶貧驗收工作,她拖了半年才做手術。

  “美麗的朱集,美麗的家”,劉雙燕説,到脫貧攻堅戰全面勝利時,把朱集建成美麗的家,是她的“小野心”。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李嘉文:我在印尼當“島主”
李嘉文:我在印尼當“島主”
雪後初晴麥積山
雪後初晴麥積山
海河“精靈”
海河“精靈”
在亞熱帶養企鵝——企鵝“老爸”與他的一家
在亞熱帶養企鵝——企鵝“老爸”與他的一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5395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