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項制度改變一條河流的命運
2019-12-13 08:21:12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練江大小支流又黑又臭垃圾成堆中央環保督察組建議汕頭黨政領導住到江邊

  一項制度改變一條河流的命運

  ● 2018年6月中旬,中央環保督察組到汕頭就練江污染整改進行“回頭看”,但所看到的練江大小支流,或垃圾隨意堆積,或河水又黑又臭。2016年給汕頭留下的13個整改項目,竟然一個都沒有按時完成。督察組鄭重建議汕頭市黨政主要領導住到江邊,直到江水不黑不臭

  ● 練江有15條支流污染嚴重,目前每條支流都有一名市黨政領導駐點包幹,並成立由駐點市領導任組長的專項工作組,建立駐點工作方案、臺賬和檔案,向社會公開發布駐點信息。由此,練江污染治理從點到面全面鋪開,並已初見成效

  ● 為了徹底根治練江的污染問題,汕頭市建設了2個垃圾焚燒發電廠、2個印染園區、10個污水處理廠及其配套管網。這三項工程是練江污染治理的關鍵,也是最為棘手的難題。目前,隨著潮陽區垃圾焚燒發電廠的投入運營,全市垃圾已經全部實現焚燒處理

  溶解氧從0.05毫克/升到7.34毫克/升,足足提高146倍,從水裏沒有任何生物到重新看到魚……一年半時間,谷饒溪已然大變樣。

  谷饒溪是潮汕地區“母親河”練江的支流。上個世紀90年代起,練江開始發黑發臭,並逐漸成為中國污染最嚴重的河流之一,谷饒溪亦未能幸免。2018年6月中旬,中央環保督察組到廣東省汕頭市“回頭看”,對練江的污染問題觸目驚心,鄭重建議汕頭市黨政主要領導住到江邊,直到江水不黑不臭。《法制日報》記者隨督察組見證並採寫了相關報道。

  督察組離開後,汕頭市長鄭劍戈于6月22日帶隊住到谷饒溪邊。其後,新到任的汕頭市委書記馬文田也住到了峽山大溪支流。7月9日,廣東省委書記李希到汕頭調研督導練江整治。省長馬興瑞堅持每半年到練江督辦一次,並現場調度辦公……今年12月初,《法制日報》記者再次來到汕頭採訪時看到,練江污染治理已初見成效。

  環保督察兩赴練江

  整改項目無一落實

  採訪中,鄭劍戈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同一個城市、同一間會議室、同一個主題,但卻由被動挨批到介紹治理成效,這在一年半前,他連想都不敢想。

  2018年6月15日,中央環保督察組到汕頭就練江污染整改進行“回頭看”,但所看到的練江大小支流,或垃圾隨意堆積,或河水又黑又臭。在谷饒溪,督察組打上來的水居然黑如墨汁,水裏溶解氧低到0.05毫克/升,“河水裏基本上沒有氧氣,別説魚,根本不可能有活物”。

  然而,早在2016年12月,督察組對廣東省進行第一輪督察時就對練江污染問題提出了明確的整改要求,廣東省也制定了整改方案。但當督察組“回頭看”時卻發現,2016年給汕頭留下的13個整改項目,竟然一個都沒有按時完成。一年半時間過去了,練江的污染依然如舊。

  2018年6月16日,同樣是在汕頭迎賓館的這間會議室裏,督察組向汕頭市黨政主要領導鄭重地提出三項建議,其中包括住到江邊,直到江水不黑不臭。“督察組‘回頭看’後提出的‘五個震驚’,讓我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鄭劍戈説。

  “在督察組‘回頭看’前,對于練江啥時能消除劣五類,其實我們心裏也沒底。”汕頭市政府一位負責人坦言,練江有治理方案,治理資金也不是完全沒有,但卻不敢投,“那麼多錢扔進去了,如果治不好怎麼辦”。

  廣東省生態環保督察辦公室主任賴海濱透露,在汕頭當地,“從政府官員到百姓,一些人認為練江沒法治,也沒必要治,甚至一度想放棄治理”。

  鄭劍戈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不敢治的主要原因是沒有一套完整可行的制度作保障。

  2016年到2018年,督察組兩次到練江。從第一輪督察提出問題到一年半後“回頭看”發現沒有整改,從提出單個項目的整改要求到提議汕頭黨政主要領導住到臭水邊上,針對練江污染問題,督察組開出了兩付不同的“藥方”。

  “正是中央環保督察的制度設計,使得練江整治從根本上扭轉了被動局面,過去不敢想、不敢做、做不了的事情,現在都在短時間內取得了重大突破。”汕頭市黨政主要領導認為,是中央環保督察制度拯救了練江。

  黨政領導駐點包幹

  污染治理全面鋪開

  12月3日,在谷饒鎮溪美村老年活動中心的一家辦公室裏,《法制日報》記者看到了鄭劍戈的行李鋪蓋,推開窗戶外面就是谷饒溪。據當地人介紹,督察組“回頭看”離開後的第6天,鄭劍戈就住到了谷饒溪邊。

  “6月22日晚上,鄭劍戈到谷饒溪駐點辦公,連夜參加谷饒鎮黨政班子專題民主生活會。”谷饒鎮政府一位負責人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市長到谷饒鎮辦的第一件實事就拆違,“谷饒溪河道邊一片1.3萬平方米的違章建築存在了30多年,5天之內被徹底拆除”,違章建築被拆除後,騰出的空地開始鋪設排污管網。

  峽山大溪支流是馬文田的駐點地。今年5月8日,馬文田剛擔任汕頭市委書記第二天,便來到練江暗訪。5月15日,他到包幹的峽山大溪邊駐點辦公,組織研究部署練江污染整治。

  在峽山大溪駐點時,針對當前在建污水處理係統仍為雨污合流,無法充分發揮污水處理設施的減排效益情況,馬文田親自組織研究、論證,親自指導推動“源頭截污、雨污分流”示范工作,並將這項工作在汕頭市全面鋪開,切實從根子上解決練江污染問題。

  據介紹,練江有15條支流污染嚴重,目前每條支流都有一名市黨政領導駐點包幹,並成立由駐點市領導任組長的專項工作組,建立駐點工作方案、臺賬和檔案,向社會公開發布駐點信息。截至11月底,汕頭市領導班子帶頭駐點居住193人次,市主要領導在練江駐點調研現場辦公104次。

  “住到臭水邊不是應付督察組,是要真解決問題。”汕頭市政府相關負責人説,練江污染最嚴重的15條支流被市黨政主要領導包幹進駐後,練江污染治理從點到面全面鋪開。

  賴海濱説,“等靠要”“光説不練”等問題一直困擾著練江的污染防治。2018年6月,督察組“回頭看”時也指出,汕頭市治污不投入,無論是截污管網還是污水處理廠建設均嚴重滯後,而這也是練江多年來“只有規劃沒有變化”的根本原因。

  以前是沒錢投也不敢投,而督察組走後的一年半時間裏,汕頭市在建的主要重點項目總投資達到239億元,包括10個污水處理廠二期及配套管網,2個紡織印染環保綜合處理中心,15條重要支流清淤、堤岸加固以及各村各街道的截污管網等。截至11月底,練江綜合整治累計完成投資210.34億元,其中2018年6月16日以來新增投入122.95億元。

  三項工程全面啟動

  根治污染指日可待

  制衣及印染行業既是汕頭的主要支柱産業,也是導致練江污染的罪魁禍首。上個世紀90年代至今,在練江兩岸聚集了近千家紡織印染企業。由于長期無序布局,基礎設施建設滯後,大量紡織印染企業長期非法排污,導致練江水長期泛黑發臭。

  除了印染廢水直排外,汕頭市練江流域城鎮居民生活污水也多是直排入江,讓練江不堪重負,成為全國污染最嚴重的河流之一。

  為了徹底根治練江的污染問題,汕頭市建設了2個垃圾焚燒發電廠、2個印染園區、10個污水處理廠及其配套管網。在汕頭市看來,這三項工程是練江污染治理的關鍵,也是最棘手的難題。

  2018年6月,督察組離開後,汕頭市下定決心解決這三大難題。目前,隨著潮陽區垃圾焚燒發電廠投入運營,全市垃圾已經全部實現焚燒處理。

  12月3日,《法制日報》記者在潮南區紡織印染環保綜合處理中心看到,這個印染中心90%的工程已經完工,污水處理廠一期已在運行,二期在明年6月底前也將投入運營。園區實行集中供氣,污水集中處理。“園區全部建好後,132家印染企業即可入園,印染企業污水直排,特別是偷排問題將從根本上得到遏制。”該園區相關負責人説。

  2018年6月,督察組“回頭看”時曾到過潮陽區和平鎮林昆上村的練北大坑。當時,這條河因又黑又臭而被督察組點名。日前,《法制日報》記者故地重遊時發現,河水已經不黑了,還在水裏看到了魚。住在河邊的一位70多歲阿婆説,這一年多,練北大坑的水變好了很多。

  去年6月15日,“回頭看”督察組曾在谷饒溪的一座小橋上取水樣,並現場檢測水裏的溶解氧。當時檢測結果顯示,水裏的溶解氧僅為0.05毫克/升,幾乎是無氧狀態。2019年12月3日,汕頭市環境局的執法人員在同一地點現場取樣,取出來的水已較為清澈,水裏溶解氧達到7.34毫克/升,相對提高了146倍,而且水中又有魚了。兩岸綠化後,這裏已成為附近居民散步的好地方。

  12月4日,廣東省18個地表水國控斷面水質日報發布,其中汕頭市海門灣橋閘國考斷面11月濃度均值已到達地表水V類標準,從一個側面印證了汕頭市練江污染治理的成效。(記者 郄建榮)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534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