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原處處展新顏——西藏和四省藏區脫貧攻堅一線探訪
2019-12-02 21:11:0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拉薩12月2日電 題:高原處處展新顏——西藏和四省藏區脫貧攻堅一線探訪

  新華社記者劉洪明、康錦謙、李亞光

  幅員遼闊、溝壑縱橫、高寒缺氧……西藏和四川、雲南、甘肅、青海四省藏區自然環境較差,是全國十四個集中連片貧困地區中貧困程度深、貧困發生率高、脫貧任務重的地區之一。

  近年來,在黨中央堅強領導下,西藏和四省藏區聚焦深度貧困,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讓高原處處展新顏。

  克服環境之困闖出脫貧路

  西藏日喀則市仲巴縣帕羊鎮聶康村是個純牧業村,全村國土面積約965平方公裏,平均海拔4800米以上。這裏距日喀則市區車程680公裏,距拉薩車程940公裏。地理位置和氣候條件制約著當地農牧民生産生活。

  36歲的桑巴是帕羊鎮聶康村建檔立卡貧困戶,最近三年他“變了個人”。

  “以貧困戶身份從中國農業銀行貸款5萬元投入村合作社,我們夫妻倆都在合作社放牧,兩人每月共有2800元工資,年底還有分紅。去年兩人收入7萬多元。”桑巴説,合作社給他創造了現金收入機會,足夠3個孩子的開銷。

  聶康村共有169戶556人,2018年以前建檔立卡貧困戶45戶101人,貧困發生率18.2%。“以前家裏牛羊不到10只,我沒技術也不想出去打工,沒有現金收入。”桑巴説。

  聶康村專業合作社堅持現金入股、牲畜入股相結合,流轉草場16萬畝。村黨支部書記石旺説,現在合作社有7100只羊、900頭牛。去年,社員分紅133萬元,全村人均收入14354元。

  針對自然環境差、群眾致富觀念弱等實際情況,仲巴縣千方百計引導群眾以牲畜入股、勞動力入股、草場流轉的方式參與合作社運營,發展適合當地氣候的珠峰霍爾巴綿羊。如今,全縣羊存欄量55萬只,其中珠峰霍爾巴綿羊存欄量29萬只。

  已擔任仲巴縣縣長4年的梅普瓊説:“全縣克服環境困難逐漸闖出了一條扶貧路。我們通過合作社發展多元經營模式,群眾看到分紅越來越多,從最初顧慮重重到如今全心參與,輻射帶動成效顯著。今後要探索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持之以恒全力投入脫貧攻堅。”

  48歲的脫貧牧民貢扎,家住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瑪沁縣當洛鄉查雀貢麻村。當地人一度用“地圖上找不到,報紙上看不到,外人都不知道”形容這裏。

  當洛鄉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高寒幹旱。貢扎一家長久以來“靠天吃飯”,遊牧業是唯一的收入來源。“柏油路最近幾年鋪到鄉上,2016年硬化路也修到村口。過去從最遠的夏季牧場到鄉上,騎馬需要2個小時,從鄉裏到縣城要大半天時間。”他説,通路後,村裏到縣城只需3個多小時,牧閒時還去縣城打零工,每天能掙100元。

  “現在再也不怕出‘遠’門了,就算家裏有急事,也能及時趕回去。”貢扎告訴記者,一些無畜或少畜的村民索性在縣城做保安、清潔工、售貨員等工作,每月人均收入超過2000元。

  産業吸納農牧民就業

  阿裏地區革吉縣革吉鎮森布村,全村平均海拔4700米以上,村民受教育程度偏低。貧困戶嘎兒全家除政策性收入外,就靠家裏為數不多的幾十只綿羊過日子。

  最近兩年,中國工商銀行西藏自治區分行駐森布村工作隊將精力投入森布村産業化人工種草建設項目。目前全村大部分村民參與人工種草,其中56名貧困人員通過此項目就業增收。

  嘎兒説:“我在阿裏地區焦炭公司打工,月收入4000元,還利用間隙回家忙活人工種草、去公路維修工地勞動。妻子在縣城開了茶館,年收入1.3萬元。”

  今年,嘎兒全年收入約8萬元,成為勞動致富的“領頭羊”。森布村今年以來共轉移貧困家庭勞動力就業86人,其中就近就地就業45人,外出務工41人,平均月收入3500元左右。

  革吉縣縣長王明傑介紹,全縣打造人工種草基地助力牧業提質增效,今年種植面積達2.35萬畝。産業化種草項目累計帶動500多人就業增收,同時提高了畜牧業效益。

  37歲的貧困戶班瑪次旦家住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縣納加村,“春種幾壟地,秋收幾袋糧”是他家2017年以前的生活寫照。班瑪次旦全家8口人,“父母身體不太好,經常要去醫院,4個孩子還在上學。我文化程度低,只能種地、放牧,和妻子去山裏採挖野菜和食用菌來補貼家用。”他説,盡管拼盡全力,全年收入也不到1萬元,生活很艱難。

  村級産業為班瑪次旦帶來了改變。如今,他每年都能領到村合作社分紅。

  納加村村委會主任冷布交説,村裏在黨員帶動下,2015年成立了扎尕那納加石門原生態旅遊專業合作社,旅遊季酒店工作人員工資從2100元至4000元不等。酒店2016年正式營業,兩年內便已回本,今年45萬元收益將由42戶村民分紅。迭部縣已于2018年全縣脫貧,納加村最後5戶建檔立卡貧困戶也于今年實現脫貧。

  社會保障兜底不落一人

  那曲市索縣嘎木鄉牧民扎旺因患有包蟲病、腎積水,今年已在拉薩市人民醫院治療兩個月。即將出院了,作為貧困戶的扎旺起初顧慮重重:“生病既耽誤放牧,又要花費錢。”

  但讓他驚喜的是,政府承擔包蟲病的全部治療費用,個人只花費了吃飯錢。“沒有住過院,沒想到現在政策這麼好。”扎旺説。

  西藏是我國包蟲病分布區域最廣的省份,全區發病率高達1.66%。包蟲病成為健康扶貧“最難啃的硬骨頭”。對此,西藏確定了區內13家定點醫院,醫療費用由政府財政實行兜底保障。

  西藏將所有符合條件的貧困人口納入重特大疾病醫療救助范圍,2018年救助13萬人次,有效防止了因病致貧返貧;全面實施特困人員救助供養制度,供養城鄉特困人員14734人,其中集中供養率達57.2%;健全完善臨時救助制度,2018年全年救助15215人次。到2020年,西藏將通過社會保障兜底脫貧24萬人。

  脫貧牧民公松家住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稱多縣尕朵鄉卡吉村。他有4個女兒,其中一位罹患先天性脊柱側彎,一位因燒傷導致五指無法伸開。2017年底,公松的另一個女兒又不慎受傷骨折。

  稱多縣借助醫療扶貧項目和對口幫扶項目,將公松的3個女兒送往青海紅十字醫院診治。患有脊柱側彎的藏巴拉毛由于病情較為嚴重,共進行了5次手術。

  公松告訴記者,青海紅十字醫院為他們家專門騰出一間病房住宿,主治醫生還用自己飯卡供應他們一日三餐,為他們節省不少開支。

  再過一段時間,14歲的藏巴拉毛就能挺直脊梁走路了。“想到自己能重新回到小學課堂,和小夥伴們一起讀書遊戲,我很高興。” 她説。

  政府社會保障兜底助力脫貧的同時,西藏和四省藏區的貧困人口也正在改變自己,生産生活態度日益積極向上。

  給番茄苗打茬、採摘成熟的小番茄……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縣甲洼鎮俄曲村,四郎擁章忙個不停。

  “她現在是種小番茄的一把好手。”但在過去,她卻“不種地、不打工,整天找不到人”。俄曲村駐村第一書記朱茂偉告訴記者。

  為幫助當地人們從思想上脫貧,甲洼鎮開展道德評議活動。俄曲村2018年組織村民為四郎擁章專門開了次會,幫助她認清自己的問題。這次會議後,她真正下決心治好“懶病”。

  在政府幫助下,四郎擁章進入理塘縣一家農莊就近務工。“現在每月工資3000元。我一定要靠自己勞動爭取早日脫貧。”她説。

  此外,西藏和四省藏區還派遣精兵強將到深度貧困地區工作。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今年以來選派50名專業技術人才支持脫貧攻堅,在工作突出的幹部中提拔14名處級、74名科級幹部,集中整頓137個軟弱渙散黨組織,調整召回111名不符合要求的駐村工作隊員,持續引導基層黨組織把工作重心轉移到服務脫貧攻堅工作。(參與記者:崔翰超、楊靜)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巴黎:香街點燈
巴黎:香街點燈
第二屆紐約花燈遊園會開幕
第二屆紐約花燈遊園會開幕
川藏線上的美麗風景
川藏線上的美麗風景
神奇“不凍河”
神奇“不凍河”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99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