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駐村書記駐村記
2019-11-21 08:18:16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駐村書記駐村記

  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

  當前,脫貧攻堅已進入衝刺階段。廣袤大地上,成千上萬駐村幹部奮鬥在精準扶貧第一線,為貧困民眾過上好日子殫精竭慮,奉獻青春,奉獻智慧。聽聽駐村書記講述自己的扶貧故事,可以從中感受中國脫貧攻堅戰取得的成就。

  廢果變身致富“金果”

  ■ 金達芾 商務部派駐四川省廣安市革新村第一書記

金達芾(右二)在寫電商小店告示。記者 王明峰攝

  “我們兩個合個影,要不要得?等你走了就合不上了。”今年9月23日,革新村村民還沉浸在文藝活動的熱烈氛圍中,村裏的黨員貧困戶王明澤扒開人群走到我面前,用他粗糙有力的大手緊緊抓住了我的手。老王平時話不多,是個內斂的川東漢子,但我從他堅定有力的動作中感受到了淳樸的真情。

  我和老王的“戰鬥友誼”還要從一年前我發起的“柚果戰役”説起。那時我剛到村裏,看著一望無際的龍安柚直發愁。聽説從2014年種上這800畝柚子之後,就沒怎麼賣出去過。村民見換不來錢,更懶得管,于是越發賣不出去,一提柚子,全村人都搖頭。

  賺不到錢帶來的問題,還得靠賺錢來解決。為了賺錢,我逼著村支書楊盛榮仔細想,柚子除了當水果還能幹什麼。楊支書抓耳撓腮地想了好幾天,終于提供了一個情報:每年柚子剛結果的時候,會有二道販子到村裏來收那些掉在地上或者梳果梳下來的小果子,幾毛錢一斤,據説拿出去當藥材賣,但收購量很少,老百姓賺不到多少錢。

  找專家一打聽,原來柚子和其他柑橘類水果一樣,沒長大的小果子是可以入藥的,學名叫枳實,市場價值還挺高。得到這個信息,我就坐不住了,要是能找到大廠家收購,就能變廢為寶。

  這是讓柚農賺錢的好機會啊!我趕緊給商務部有關單位打電話,請他們幫我聯係做這種業務的企業。第二天,部裏同事就找到了願意收購柚果的企業,一公斤20元,敞開收。我和楊支書高興壞了!剛上任我就找到了工作抓手,楊支書也能甩掉帶領村民種了柚子卻賺不到錢的煩惱。

  説幹就幹!我們打印了收購小柚果的告示,在村裏四處張貼,備好了笸籮、筲箕、麻袋,準備大幹一場。然而告示貼出去兩三天,除了楊支書家屬外,竟然不見一位村民前來交貨。

  眼看樹上果子越來越大,再不收就超過限定尺寸了。沒辦法,我只好找來各村民小組組長,開會壓任務。沒想到一開會,組長們對這件大好事表現出了明顯的抵觸情緒。

  “你們説這個果子能賺錢,誰也沒看到過。萬一我們辛辛苦苦去摘了,最後你們不給結賬咋辦?這個還好説,最多白幹,可要是我們替村裏收了老百姓的果子,村裏給不了錢,我們咋和老百姓交代?”老王是一組組長,性格耿直,第一個站出來説話就給我和楊支書出了個難題。但事到臨頭,現在要是説不幹,黨支部的威信沒了不説,這個致富增收、打破龍安柚産業鏈惡性循環的好機會也就失去了。

  “你怕啥子?只要你們拿果子來,咱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絕不差老百姓一分錢。賺了是村裏的,賠了我個人負責。”我當即表態。

  “賠錢算我一個。”見我表態,楊支書也立馬站出來表示支持。盡管這樣,村組幹部也只是答應回去宣傳一下。

  中午正在午睡,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我翻身下床開門,見王明澤滿頭大汗地站在門口,身旁是只半人多高的大麻袋。打開一看,裏面是翠綠的小柚果,足足有七八十斤重。

  “金書記,我早上説老百姓有顧慮是實在話,現在給你們送果子也是個實在事。村裏搞産業,我王明澤作為老黨員,第一個要支持,老百姓的柚果你們答應了給現錢就不能反悔。這80斤果子是我從早上到現在撿回來的,等你們賺到了錢再給我結賬,賺不到錢我就不要了。”

  説完,老王放下東西轉身就走。

  從那天下午開始,我們陸陸續續收到老百姓交來的柚果,一袋果子換回幾張紅紅綠綠的鈔票。慢慢地,收果難關總算邁過去了。

  “收購風波”只是“柚果戰役”的一個序幕,因為幹這個事誰也沒經驗,因此我們在後期加工、存儲、防霉等各個環節都遇到了重大挑戰。每當我們遇到困難感覺事業很渺茫的時候,一個又一個像老王這樣的村民和我們駐村工作隊一起,同舟共濟、共克時艱。正是因為有了他們,我們才把一個産業從無到有地做了起來,把一堆爛在地裏無人問津的廢果變成了年産值近百萬元的致富“金果”。

  兩年的駐村經歷讓我感悟最深的就是,沒有村民的支持,我們幹不成事!只有依靠黨員,發動群眾,以真心換真情,我們的脫貧工作才會越做越好。(記者 王明峰整理)

  “蜂箱大轉移”歷險記

  ■ 韓嘉鍇 陜西省西安市鄠邑區西澇峪口村第一書記

韓嘉鍇(左)和村民一起搶修生活用水管網。孟楊詩樺攝

  入冬時節,站在西澇峪口,向遠山眺望,已是層林盡染的時節。我在秦嶺腳下的這個小村莊已度過了900多個日日夜夜。時至今日,我仍清楚地記得初來乍到下村入戶時的情景。

  第一次走進貧困戶安闖娃家時,我著實吃了一驚:老舊的土墻房已經破爛不堪,房梁全靠木頭支撐,年久失修破損嚴重;安闖娃和年過七旬的母親在偏僻山溝裏相依為命,出行極為不便……此情此景讓我心裏一酸,不禁流下淚來。

  為摸清全村的生産生活情況,我和同事們在一個月內走訪了全村296戶人家。除了務農,村民大多外出打工,但收入十分有限。“如何讓老鄉擺脫貧困、鼓起腰包?”秦嶺的夜晚靜悄悄,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産業扶貧是脫貧攻堅戰中的重中之重。因此,西澇峪口村可通過發展特色産業,變“輸血”為“造血”。經過實地勘察、請教當地專家,我們決定在村裏搞中華蜂養殖。

  説起養蜂,初夏那次“蜂箱大轉移”讓我尤為難忘。2017年5月的一天,秦嶺大雨突至。考慮到雨後山裏氣溫低、夜晚光線暗、利于蜂群落地,我們和幾個養殖戶一商量,打算抓住這個有利時機,將蜂箱運上山。

  下午4時,大雨漸停。我們叫來運蜂車開始上山。雨後山路濕滑,車走得很慢。遇到布滿淤泥的路面,大家下車推車上山。快到養殖基地時,山路變成了羊腸小道,只能容一人通過。而此時,早已夜幕四合。

  大夥兒拿起手電、頂著頭燈,搬著20多斤的蜂箱,深一腳淺一腳地運到養殖基地。深夜12時,經過8小時奮戰,200箱蜜蜂全部擺放到位,在林間錯落有致。雖然山上很冷,但看到大家擼起袖子不顧一切的幹勁兒,我心中熱流涌動。

  除了養殖中華蜂,我們村還建起了葡萄園和蔬菜大棚,目前正積極探索鄉村旅遊。在各種幫扶政策的支持下,村裏貧困戶人均收入已由2016年的3000元,提升到現在的2萬余元。

  幾年過去,我最挂心的還是安闖娃。在駐村工作隊幫扶下,安闖娃蓋起了3間新房,搞起了肉雞養殖。日子好了,他重拾信心,還幹起了修鞋營生。如今,安闖娃家已成功脫貧,對未來充滿期待。

  日子好了,整個西澇峪口村熱鬧起來了。春節期間,村裏給村民送對聯、送燈籠,元宵節猜燈謎,還有社火表演。3年過隙,駐村雖苦,但老鄉質樸的笑臉親切又溫暖。秦嶺腳下,這段青春奮鬥的時光,是我人生中一抹閃亮的記憶。(記者 高 炳整理)

  城裏幹部成“泥腿子”

  ■ 葉偉傑 河南省南陽市社科聯駐唐河縣桐寨鋪鎮周莊村第一書記

葉偉傑(右一)與貧困戶張義峰一起察看西瓜長勢。魯 釗攝

  扶貧工作難,若是把心貼近、情融進、共甘苦,就能打開局面,讓群眾開心脫貧。2016年1月至今,我擔任周莊第一書記。4年來,我駐村為家,奔波忙碌,殫精竭慮,群眾説我一個城裏幹部變成了“泥腿子”,青年人變成了“老頭子”,換來的是村莊由亂到治、由窮到富,貧困村華麗蝶變成了美麗鄉村。

  周莊是有名的老大難村,共有86戶,貧困人口285人,基礎設施建設嚴重滯後,貧困程度深。我全年住在村裏,進家入戶,掌握詳細情況。

  村民王偉保老實木訥,不善應酬,農産品賣不出去。我去他家聊天,他家的狗“老木”兇猛,人不敢靠近,我多次拎著禮物上門,順便也給“老木”扔些吃的。時間長了,次數多了,也就混熟了。“老木”認可我這個朋友,繞著我撒歡。每次我進出村,“老木”總要蹦跳著迎送很遠。我引導組織貧困戶種植優質西瓜、甜瓜和紅薯,目前初具規模。王偉保種的紅薯好,如今收入可觀,已形成品牌效益。他媳婦經培訓學會了手工編織,全家很快脫貧致富。

  村民張志國常年多病,我帶著他到鎮醫院作全面檢查,找醫生對症下藥,開了長期服用的藥品,辦了慢性病卡。他身體壯實了,我就安排他進入企業在村裏建成的扶貧車間,有了穩定的收入。

  實現穩定脫貧,首先要接受良好教育以提升自身素質。我到上級政府和教育部門爭取項目改建學校,聯係市區學校、企業捐贈教學用品;籌資20萬元成立教育扶貧基金,每年資助考入高中和大學的貧困學子;以“雨露計劃”、幫扶企業培訓為載體,多次對貧困戶進行種植、養殖、駕駛、手工編織等技能培訓,增強其“造血”功能,提升其脫貧致富能力。

  現在周莊水清了,環村污水溝成為清流渠;水通路通氣通,安裝了太陽能路燈,用上了天然氣,全村收入明顯提高且穩定持續,83戶273人告別貧困,整村實現高質量脫貧,紅色文化的美麗鄉村初步形成。(魯 釗整理)

  義無反顧來扶貧

  ■ 張建紅 甘肅省華池縣鐵角城村第一書記

張建紅(右一)走訪貧困戶。受訪者供圖

  去年6月底,我來到鐵角城村,擔任第一書記和駐村工作隊長。當時,孩子剛填報完高考志願,老父親也已80歲高齡。丈夫、孩子不停地埋怨我,但我還是義無反顧地踏上了這條路。

  鐵角城村是華池縣最偏遠的村,位于甘肅、陜西兩省交界處。由于地處偏僻、山大溝深,這裏曾經賭博之風盛行。華池縣這邊的警察來抓,賭徒就越過省界跑到陜西那邊;那邊的警察去抓,賭徒就跑到我們這邊。有的家庭夫妻都是賭徒,好幾戶因為賭博妻離子散。

  來這之前,我是甘肅省體育局田徑曲棍球運動管理中心人事科長,從來沒有過在農村生活、工作的經歷。初到鐵角城村,居然花了兩天時間:先從蘭州乘車到華池縣城,第二天一早才到村裏。公路沿著山溝蜿蜒,上車不一會兒,我就頭暈惡心、嘔吐不止。

  我剛來的時候,村裏202戶中有72戶是貧困戶。分析致貧原因,無非因賭、因病、因學。村裏宗族勢力盤根錯節,連續三任村支書都辭職不幹,成了縣裏有名的“軟弱渙散基層黨組織”。

  矛盾多、困難不少。我們工作隊員和鄉鎮包村幹部一起想辦法,燒起了三把火。

  第一把火,我們嚴格按照《甘肅省農村黨支部建設標準化手冊》規范村黨支部建設,按照村組地理位置重新劃分了村黨小組並選出組長,同時推動各黨小組開展活動。後來又重新選出了村“兩委”班子,徹底掃除了籠罩在鄉親們心頭的陰霾。

  第二把火,我挨家挨戶入戶調研,哪家幾口人、都有誰,哪家在外打工、上學,我都摸得一清二楚,了解他們的煩心事、頭疼事。

  第三把火,對村民極為關注的低保和臨時救助對象確定問題,我們落實了村民民主議事制度,讓大家公平評議選舉,從而贏得了支持和認可。

  要脫貧,既要抓眼前,又要看長遠。我們引導貧困戶根據自然地理條件,調整種植養殖結構,種起了蕎麥、小米、胡麻等附加值相對較高的作物,並且辦起了宗清、萬錦湖羊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通過“戶托社養”模式帶動66戶貧困戶致富。

  扶貧,更要扶智、扶志。我組織開展了“家長課堂”“婦女課堂”和“群眾課堂”,宣講傳統文化和政策法規,引導村民自尊自信自立自愛,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村裏賭博的惡習被摒棄,文明程度大大提高。

  一年多來,生活上、工作上我碰過不少釘子。可我覺得,拔掉這些釘子的過程,也就是挖掉窮根子的過程。去年底,我們村有48戶貧困戶摘掉了“窮帽”。眼下,又有23戶貧困戶正在進行公示,很快就能脫貧出列,剩余的一戶因為喪失勞動能力,屬于政策兜底戶。到今年底,鐵角城村就能徹底鏟掉窮根子了!(記者 付 文整理)

  村民笑臉最珍貴

  ■ 取 追 雲南省德欽縣委宣傳部派駐江坡村駐村書記

取追(右)在整理扶貧工作材料。江 初攝

  2016年10月底,我來到佛山鄉江坡村參與扶貧工作,2018年被任命為村第一書記。

  駐村3年,除了5+2、白加黑地整理材料和加班加點幹事,還有許多小事豐富了我的駐村生活。上世紀70年代初,一個名叫巴登的年輕人在江坡村開展落實政策工作,村裏的老人大多熟悉他,而他就是我的外公。沒想到40多年後,剛走上工作崗位的我也來到外公當年工作過的地方,成為駐村扶貧工作隊一員。時間的洪流讓我們祖孫二人的人生在江坡村這個點再度交匯,盡管歲月不同,我們卻有著一樣的擔當和使命。

  剛到江坡後入戶走訪,我認識了尼瑪次裏大叔。他身患重病,靠家裏購置的一個吸氧器維持生命,是典型的因病致貧戶。我決定盡自己所能幫助這家人。我及時把尼瑪次裏住院的情況反映給負責他家的幫扶人員,大家都盡自己所能給予各種幫助。可是在撐過女兒婚禮後沒多久,老人還是離開了人世。

  如果説疾病是帶走生命的一種殘酷形式,那麼年老+孤獨+疾病又該是怎樣一種殘酷?在江坡村的一個山頭上,距離村民小組幾公裏外,70多歲的公求白追奶奶獨自居住。老人家境貧寒,體弱多病,那些漫漫長夜她一個人是如何度過的?在我的努力下,村總支書記扎史農布聯係鄉文化站給公求白追送來一臺電視機。偶爾回單位,我會把她的事講給同事聽,大家最終和這位老人建立了親密關係,不僅買生活用品寄給老人,還多次前去看望她。鑒于老人的情況,我們多次去勸説老人的親戚,最終她被接回了親戚家。後來我再次入戶看望老人,老人拉著我的手,再三感謝我和同事給她的幫助。看到老人的生活有了著落,我感到由衷的幸福。

  德欽全縣今年初已通過國家考核,可以説已脫貧摘帽,我也在兩個月前結束了駐村工作。3年裏,全村67個村民小組167戶人家我都走訪了個遍,沒有落下一戶,特別是那30個建檔立卡戶,我不知串過多少次門。我認識了全村的老百姓,村民給我的笑臉就是對我工作的最大肯定!(江 初整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江西廬山:楓葉美景迎客來
江西廬山:楓葉美景迎客來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皖南冬韻
皖南冬韻
天路彎彎
天路彎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55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