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青春詮釋夢想 奮鬥定義人生
2019-11-17 08:17:36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一群青年創客用科技破解社會難點、行業痛點——

  青春詮釋夢想 奮鬥定義人生(青春派·青春奮進新時代④)

(江一杭(中)正在和同事們一起研究設計圖紙。資料圖片)

  核心閱讀

  開發區優惠的扶持政策,優良的營商環境和高效的創業服務吸引了大量優秀項目和人才聚集。他們在科技前沿勇敢探索,並將成果運用于解決社會難題、行業痛點的市場實踐中,靠奮鬥攻堅克難,實現夢想。

  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創立于1984年,是中國首批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35年間,一片鹽鹼荒灘長成了一處創新開放新高地。如今,這裏已成為我國經濟規模大、外向型程度高、綜合投資環境優良的國家級開發區之一。

  從“一只機”(尋呼機)、“一碗面”(方便面),發展到以先進裝備制造、醫藥健康、人工智能等為驅動引擎的産業形態,一代又一代的“開發人”在這裏拼搏奮鬥、創新創業。30多年來,開放的環境成就了投資的熱土,也凝聚起高質量發展的內生動力。如今,“引進一名領軍人才,實現一項技術革新,帶動一個産業發展”正在開發區生動上演,一大批創新人才正加速匯聚。

  他們中,有人攻克清潔能源生産技術難關,讓中國風電走向世界;有人解決無人機行業痛點,完善社會智能化治理;還有人關注生命健康,以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助力癌症治療……借助不同的技術平臺,一個個年輕火熱的夢想,正在開發區變為現實。

  從技術引進到自主創新,在科技前沿攻堅克難

  未到廠區,先見一排白色巨型葉片。

  一個葉片有多長?小的34米,最長的90米,相當于高鐵三四節車廂的長度。

  外觀簡單,看似加長版吊扇扇葉,但裏面結構很復雜。從技術引進到自主創新,過程艱難。

  難在哪?從零到一。

  江一杭2008年大學畢業,正好趕上公司建廠研發期。當時國內清潔能源剛興起,東方電氣2007年在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專門成立風電葉片工程公司,但技術要靠國外引進。原材料、設計、工藝都得進口,由外國專家指導,生産成本高。而且傳授的都是傳統工藝,不教先進經驗,生産效率低。

  “我們想學先進工藝,但公司沒人懂,師傅也只比我們早到兩三個月,想咨詢都找不到人。”江一杭回憶。

  一群大學生只能對著圖紙自己摸索。

  小組四五個人,分頭破解。有人網上查資料,有人去找原材料供應商交流。後來發現,遊艇玻璃鋼外殼用的是真空灌注工藝。江一杭和同事就根據同樣的原理模倣、試驗。

  從小樣開始做。“真空灌注工藝的管路設計最重要,設計合理,樹脂才能均勻灌注到葉片殼體裏。”葉片殼體裏的結構很復雜,各種部件厚度不同,環氧樹脂在不同部件裏流速不一樣。江一杭解釋。

  “前期要做充分準備。理論論證與小實驗要都有把握,才敢做産品實驗。整個産品實驗成本50萬,如果失敗就全部廢了,因為復合材料不能拆了再次使用。”

  第一支産品實驗成功!“興奮、當然興奮!大家一齊喊句‘成功了’。”江一杭説,當時沒時間慶祝,得淡定繼續趕制第二支。

  幾個月內,一群年輕人攻克難題,學會風電葉片制造新工藝。將單支葉片成型時間從72小時縮短至48小時。

  生産速度提高了,成本如何降下來?

  “早期都是進口,成本高,供貨緊張,原材料時不時還斷貨、提價。”為了實現風電葉片原材料的國産化應用,江一杭和團隊展開了攻關。

  團隊要把葉片五大主要材料國産化。江一杭負責膠黏劑的國産化。“此前我都不知道膠黏劑是什麼。”國外買來樣本,分析,測試,搞清楚性能指標。把指標給國內的企業,讓他們量身定做。測試不行,調整指標,再重新生産,再測試。反反復復“折騰”好幾個月。

  最終,他們成功實現原材料國産化,讓單支葉片成本降低了10%到15%,為公司帶來的直接年經濟效益超過4000萬元。

  創新不止步。2013年,江一杭帶領團隊轉向海上巨型風電葉片制造研究。今年6月,一支90米長,10兆瓦海上風電葉片下線,國內葉片最長、功率最大,他們再次刷新紀錄。

  “我們的夢想是讓中國的風電葉片走向世界,為清潔能源的發展做出更大貢獻。”江一杭説。

  瞄準行業痛點,靠創新贏得市場

  開發區34平方公裏,先進研發制造業雲集。有企業研發風電葉片,也有企業生産用于檢查風電葉片破損的自動化機器——無人機。

  當然,工業無人機的功能不止這一項。交通、消防、電力巡檢……它可以根據客戶的需求大顯身手。

  雲聖智能創始人、90後陳方平沒想到,他會走出學校實驗室,成為一名工業無人機行業的創業者。

  北大讀博,學計算機應用技術,平時喜歡研究無人機,一個人在實驗室能做出全套機器人産品。導師高文説,“這個東西應該走出實驗室,它有廣闊的應用場景。”

  機遇眷顧勇于創新者。2017年陳方平參加一個創新創業大賽,拿了一等獎。投資人對産品感興趣,鼓勵他創業。陳方平很快拿到400萬天使投資,于2017年3月成立公司。

  角色忽然轉換,有些不適應。“在學校時,專注的是技術,把它做精就可以了。到市場上發現,我們認為的前沿技術跟客戶的需求不匹配。”找準客戶需求,産品很快贏得市場青睞。作為工業級無人機,“虎鯨”的用戶大多是政府和企業。七八個月後,第一代無人機已銷售到西部省份。

  這裏的無人機有何專長?以智慧城市應用為例,“虎鯨”可以代替人對城市進行日常巡檢。比如交通高峰期,它可以勘察路況,跟蹤可疑車輛,無人機移動作業,可以解決攝像頭盲區無法監控的難題。

  “節約人力物力,提高巡檢效率,助力社會治理智能化、精準化。”陳方平説,達到這個效果,首先要讓無人機真正無人化,解決無人機要靠人工控飛、更換電池等行業痛點。這也是公司給“虎鯨”設計的使命。“人不用出門,在中控室操作,無人機可自動飛往目的地,電量低時返回最近機庫自動更換電池。”

  這裏提到的機庫,是無人機的全自動機場,分固定和車載移動式。紅色箱體,高2米,重1.5噸。無人機在這裏停放,可以自動更換電池、傳感器,讓無人機在野外無人時也可以作業。

  機庫和無人機的操作都在中央控制室。根據客戶需求,人坐在中控室點一下,無人機自動飛去巡檢,採集的數據傳到雲端服務器。專業人員通過算法分析,再下達指令給無人機,形成閉環反饋係統。

  技術創新,意味著所遇問題也是全新的。前不久,機庫裏電路板莫名燒掉。硬件部門各處查找原因,電路板、外接線、電流……陳方平跟著大夥兒一起,挨個分析挨個試,看哪裏出現了問題。最後終于找到根源——某兩個電極距離太近,過熱導致。

  “不管什麼情況,什麼困難,一定要把它做成。”陳方平説,創業後他沒想過給自己留退路,就是想把無人機事業做大做強。

  “虎鯨”名字裏也藏著陳方平的志向和決心。“我們無人機的造型有點像虎鯨。我希望‘虎鯨’無人機成為工業無人機的領先者。”

  創業者的激情和團隊的幹勁兒讓公司快速發展,業績和投資額跟著無人機一起飛漲。到開發區一年半,公司人員從十幾人增加到五十多人,訂單翻了好幾倍。

  “機器放不下了,今年8月又申請增加一塊場地,是現在面積的5倍,開發區批地很快,9月已動工裝修。”陳方平説。

  關注社會難點,用大數據突破醫療困局

  開發區的人工智能不僅應用于智慧城市,還服務于醫療健康。

  于家堡華夏金融中心9層,開放式辦公平臺通透明亮,年輕員工們面對電腦或快速敲擊鍵盤,或頻繁撥打電話……看上去和其他公司沒什麼兩樣。事實上,這個名為零氪科技的公司專注腫瘤大數據及人工智能的研發應用,已成為世界醫療大數據及人工智能賽道上“中國隊”的重要成員。

  “癌症一直是醫學難題,也是最需要科研和大數據的一個領域。我們希望推動中國人工智能的發展,讓每一位患者都能享受更普惠、精準的醫療服務。”零氪科技創始人張天澤説。

  今年36歲的張天澤是天津人,從北京郵電大學計算機係畢業後,先後就職于騰訊、阿裏巴巴等互聯網企業,而一次在父親科室的經歷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張天澤的父親是國內資深的肺癌手術專家,他的電腦裏記錄著這個科室20多年來治療的8000多位肺癌和食管癌患者的資料,而所有的數據僅僅是一張Excel表格。

  “如果全國上千個專科醫生的幾萬甚至幾十萬份患者病歷,和患者的治療結果匯聚在一起,不僅能幫助醫生快速提升診療能力,患者也能得到更準確的診斷和更適合的治療方案。”抱著“攻癌”的初心,張天澤決心轉型,2014年創立零氪科技。

  2016年,零氪科技在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設立數據科學研究和智能化運營中心。

  3年來,零氪天津團隊從最初的30人發展到300余人,去年還成為開發區科技50強企業。“開發區讓公司發展有了更大空間和更多可能。”張天澤説。

  第一步就是喚醒“沉睡”在醫院裏的數據。過去幾年,零氪與北京協和醫院、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等醫院展開合作,打通院內係統,醫生可線上查詢診療、隨訪、用藥等各方面數據;深度處理近400萬份腫瘤科研級病歷;處理醫學影像數據超千萬份,建立了強大的醫療大數據與人工智能平臺。

  院內數據完成了結構化,而院外的數據仍需被“打通”。“您好,請問您最近的用藥情況如何?”零氪在天津有100多人的專業隨訪隊伍,在患者知情同意的情況下,對患者院外康復進展進行跟蹤咨詢。“從患者入院、院內治療到院外治療及康復,打造了完整的數據閉環,給予醫生更多治療參考。”張天澤説。

  在激活大數據的基礎上,如何讓人工智能不僅僅停留在實驗室算法層面,而應用于具體的臨床場景?

  2018年,零氪與天津市胸科醫院合作建立肺癌AI輔助診療中心。在AI肺癌輔助診斷軟件分析報告上,不僅能看到肺部影像,還可以看到包括病灶位置、體積和惡性概率等在內的詳細數據,以及人工智能給出的診療建議。

  AI不僅可以幫醫生解決“看片子”等重復性工作,提高工作效率,還能做“醫生助手”,通過深度學習專家知識和經驗,降低醫生知識差異,提高診斷水平。截至今年9月底,天津市胸科醫院AI輔助肺小結節診斷係統已累計服務超過2萬例患者、3.2萬余例CT檢查,病灶檢出率89%,診斷符合率達97%,AI診斷與術後病理診斷符合率統計超過90%。

  張天澤説,零氪未來仍將扎根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積極配合推動京津冀大數據綜合實驗區建設,“在賦能醫療行業的同時,讓每一位腫瘤患者‘看對病、用好藥、付起錢’。”(記者 龔相娟 楊 昊)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皖南冬韻
皖南冬韻
天路彎彎
天路彎彎
吉林長春大雪紛飛
吉林長春大雪紛飛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40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