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有人撤退有人盈利 汽車分時租賃洗牌潮還沒完
2019-11-15 08:59:39 來源: 羊城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陷入“押金風波”的不僅是共享單車,共享汽車領域也未能幸免。今年10月,有廣州市民發現汽車分時租賃平臺“盼達用車”在廣州已無車可用,並無法退還押金。而幾乎同時,另一汽車分時租賃平臺Gofun卻宣稱,在40個自營城市中半數以上已盈利。兩相對照,讓汽車分時租賃再次引發關注。羊城晚報記者注意到,汽車分時租賃與共享單車發展路徑類似,初期頭部企業集中,但隨著資本退潮,行業開始分化,掀起“洗牌潮”。因重資産的運營模式,分時租賃或需探索新的盈利出路。

    龐大“有本無車”者成用戶基礎

    共享出行曾是共享經濟中最受寵的領域。國家信息中心的數據顯示,2018年,生活服務、生産能力、交通出行三個領域共享經濟的交易規模位居前三,分別為15894億元、8236億元和2478 億元。2015年-2018年,出行的共享新業態對整個行業增長的拉動作用為每年1.6個百分點。

    除了發展相對成熟的網約車,基于互聯網和移動設備,以小時(分鐘)或裏程數計費,隨取隨用的自助式汽車分時租賃,逐漸成為共享汽車出行的新型解決方案。根據公安部交管局公布的數據,截至今年6月,我國私家車保有量達1.98億輛,汽車駕駛人數達3.8億人。這意味著,分時租賃市場已有規模化的“有本無車”潛在用戶基礎,且在不斷擴大。

    因按照時長或裏程數計費,分時租賃擁有較高的性價比優勢也讓人看好。根據易觀分析,出行距離為40公裏時,出租車價格是分時租賃價格的4.58倍,且出行裏程越長,分時租賃價格優勢越明顯。此外,行駛速度越高,單公裏出行成本越低。

    多路玩家和資本入局

    2016年前後,分時租賃成為共享經濟的風口。2015年到2017年,行業爆發式增長。據易觀統計數據,從2015年到2018年,分時租賃融資由1億元上漲至13億元。

    從企業類型上看,則即有來自傳統車企的,也有平臺型的。2017年前後,重慶力帆控股旗下的盼達用車、上汽的EVCARD以及首汽集團的Gofun,開始獲得融資並佔領市場。目前,EVCARD覆蓋超過65個城市;GoFun已覆蓋包括廣州的80個城市,至今年9月底, 近70%的自營和加盟城市已實現盈利。市場第一梯隊逐漸形成。

    以途歌為代表的創業運營平臺也將眼光瞄準這個市場。資料顯示,途歌先後獲得多家投資和基金公司的資金支持。截至2018年,共完成六輪融資,共計5億元。

    加入爭奪的還有包括滴滴等網約車平臺發展的短租業務,以及資本領投的汽車分時租賃平臺,如螞蟻金服領投B輪數千萬美元融資的立刻出行。

    根據前瞻産業研究院發布的《中國共享汽車商業模式創新與投資機會深度分析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6月,國內已注冊的共享汽車企業超過400家。

    “爆雷”出現撤退潮涌現

    然而,狂潮過後是洗牌。去年12月,官網無法訪問、辦公場地人去樓空、用戶押金退不出……途歌陷入“押金風波”。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公開數據顯示,截至目前,途歌累計有135條來自全國多地法院的被執行記錄,其失信被執行人記錄增加至26條,其中多半與用戶退還1500元押金有關。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途歌出行APP母公司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已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為失信公司。當前,途歌出行APP已停止運營。

    前瞻産業研究院的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分時租賃新注冊成立公司為294家,2018年降至238家。事實上,從2017年開始,分時租賃就迎來“撤退潮”。近兩年,有相當比例的中小平臺業務收縮或倒閉。

    傳統車企的布局也並非一路順暢。今年6月,戴姆勒奔馳宣布旗下的car2go正式結束在重慶的運營;今年10月,有廣州用戶發現,打開盼達用車APP周圍已無車可用。同時,成都、杭州、廣州等多地的用戶押金未能按時退還。

    重資産運營亟待轉型

    那麼,汽車分時租賃該如何轉型?有分析認為,與共享單車相比,汽車分時租賃的運營成本更高,包括車輛購置成本、保險成本、運營成本以及停車成本與充電樁建設等,這決定了其重資産的運營模式。

    除了重資産運營模式亟待轉型,運營效率也有待提高。根據國信證券經濟研究所測算,奔馳 Smart、 北汽 EV200 和奇瑞 eQ 日使用次數分別達到 3.6 次、5.4 次和7.8 次以上才能在理論上實現盈虧平衡。當前,分時租賃汽車的日周轉率普遍達不到這一水平。

    目前整個行業仍處于虧損狀態,盈利模式仍需探索。

    從現實來看,今年10月,GoFun出行聯合産業鏈共同打造創新合作模式,實現由重資産模式向提供平臺服務的輕資産模式的轉變,這種聚焦B端、融合上下遊産業鏈的模式,被認為或許是行業的轉型方向之一。

    而易觀分析認為,未來,分時租賃公司可提早搶佔無人駕駛出行服務,並通過控制車輛的入口地位探索新的盈利方向。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曄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皖南冬韻
皖南冬韻
天路彎彎
天路彎彎
吉林長春大雪紛飛
吉林長春大雪紛飛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041125234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