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殘臂校長馬復興:托起山村娃的人生夢想
2019-10-31 13:40:2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西寧10月31日電 題:殘臂校長馬復興:托起山村娃的人生夢想

  新華社記者王浡

  沒有手,卻用一雙殘臂,寫下超過百萬字的備課筆記;沒有手,卻用一雙殘臂,寫過近四十年板書課件;沒有手,卻用一雙殘臂,讓數千個孩子接受教育……他的名字叫馬復興,青海省西寧市湟中縣漢東鄉下麻爾村小學校長,教書近40載,用一雙殘臂托起了無數山村孩子的夢想,也譜寫出自己人生的價值。

  “再難我也要接受教育”

  1959年,馬復興出生在青海省湟中縣漢東鄉下麻爾村,四個月大時不小心掉進火炕,險些離開人世,雖然保住了性命但卻失去了雙手。沒有了雙手,一切別人看來十分輕松的事情對于馬復興來説卻充滿坎坷。“寫字、翻書、穿衣服等等這些動作我都練了好久。”馬復興説。

  生活尚且如此艱辛,學習更是難上加難,從開始用腳寫字,到後來用斷臂夾著筆寫字,他自己不知道付出了多大努力,脊背磨破了,就用斷臂夾著筆寫,沒有紙筆了,就用樹枝當筆,大地做紙……“再難,我也要接受教育。”馬復興説。四年級時,他已經能夠用一雙斷臂正常寫字,寫出來的字已不遜色于其他同學。

  身體的殘疾,反而成為學習的動力。馬復興付出了多于常人數倍的努力,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1977年,他以優異成績考入漢東中學高中部。

  他的高中成績一直保持年級前3名,他有把握考上大學,有把握用知識改變命運。然而,當信心滿滿的馬復興帶著老師借給他的5元錢去報名時,命運卻再一次給他設下障礙。因為身體殘疾無法通過體檢,他和大學失之交臂。提起舊事,馬復興嗓音哽咽,大學,成了他生命中最大的遺憾。

  命運常常曲折,卻又給人饋贈。正當馬復興因為求學無路萬念俱灰的時候,時任下麻爾村村支書馬有財找到了這個村裏唯一的高中生:“復興,來村裏當老師吧!” 新的人生篇章開始了。

  “讓村裏的孩子都能接受教育”

  1981年3月,馬復興正式成為下麻爾村小的一名小村教師,馬復興至今還記得第一天上課的場景,“我一進教室,孩子們都不説話了,就盯著我的胳膊看。”他笑著説,他當時也沒有多説話,用殘臂抱起一根粉筆,在黑板上寫道:我叫馬復興,以後同學們就叫我馬老師。

  孩子們天性善良,沒過多久就和他熟稔起來,家長們卻不放心,“沒有手,怎麼能教好學生?”一方面是不信任教師,一方面是不懂得教育,下麻爾村小的學生越來越少,最嚴重的時候,學校甚至因為學生少而開不了學。

  看到學生越來越少,馬復興心裏著急。“山溝裏的教育觀念和思想意識太落後,一時半會很難扭轉。”他説,為了孩子能上學,只能一家家的去做工作,剛開始大家還算客氣,後來去得多的,大家見他就像是在躲瘟神,有反鎖家門的,有擺臭臉的,甚至還有故意放狗咬的。“那段時間真不好過”,馬復興回憶起來依然搖著頭,但是不管處境多麼困難,“還是要讓村裏的孩子都能接受教育”。

  功夫不負有心人,馬復興通過一次次努力終于感動了家長們,孩子們陸陸續續地回到了課堂上,家長們的教育觀念也慢慢轉變了,而今全村適齡兒童入學率已達100%,村小教室裏的讀書聲朗朗不絕。

  “讓村裏的孩子走出大山”

  如今,年屆六旬的馬復興依舊站在下麻爾村小的講臺上。

  “同學們看,五星紅旗為什麼是紅顏色的啊?”

  “對,是革命先烈的鮮血染紅的……”

  “我已經教了快40年了,村裏不少人一家三代都是我教出來的,孩子們一直記得我,逢年過節都會有學生來看我,我也舍不得他們,相處久了他們就是我的孩子。”臨近退休,馬復興心裏放不下的還是他的學生,“我還能幹,我也想幹,組織上也尊重我的想法,不管還能幹多少年,我就想把孩子們教好,讓他們能有走出大山的希望。”

  馬復興説,他現在也有一個自己的五年計劃,如果能繼續幹五年,他想在下麻爾村建立一個中心學校,“現在這裏只有一二年級,三年級之後孩子們就去十幾公裏外的康川學校上學,起早貪黑很辛苦,我想向上級反映一下,在下麻爾村建起一個九年一貫的中心學校,這樣,周圍幾個村的孩子們就都不用每天起早貪黑去上學了。”馬復興的眼裏帶著光,倣佛這個學校已經拔地而起。

  課間操時間到了,孩子們嘰嘰喳喳地跑出教室,一個花白頭發的老人笑盈盈地跟在他們身後,斷臂的袖子隨風飄蕩,但陽光把他的身影拉得很長很長。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殘臂校長馬復興:托起山村娃的人生夢想-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5176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