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書店夜生活,還只能玩“快閃”?
2019-09-10 07:29:16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從7月19日起,每周五到周日,北京地鐵1號線、2號線延長運營時間,沿線各站末班車發車時間均在零點以後。看得出來,為了我們的夜生活,地鐵都很努力。

  夏末的一個夜晚,正陽門外,中軸線西,大柵欄北,首屆“北京書店之夜”主會場所在地北京坊,將城市夜生活延展至書店,同時,遍布全市的25家書店分會場也點燃星星之火。這一夜,北京夜生活的口號是“約飯,不如約書店”。

  北京人民廣播電臺帶來誦讀節目《遇見一家書店》,繪本作家熊亮講演《如何打造中國孩子的童話世界》,素描戲劇《白日夢太奇》和黑膠音樂聲光舞蹈秀,則營造出了夜間遊園的氛圍……

  聽説“北京書店之夜”的消息,初一女孩美怡拉上阿姨和阿姨家的弟弟一同前來,跟隨“打卡地圖”的路線走走看看,已經打卡了3個點。美怡説,如果能延續下去,她還想參加。馬嘯帶著女兒專門趕來,他是一名教師,覺得孩子更應該參加“書店之夜”,“讀書能直達心靈”。

  北京最富有特色的45家書店,聚集于北京坊三富街,形成一條“北京書店大街”。走完這條街,書迷們在一面巨大的立體許願墻上留下了滿壁心願——“我想帶著《瓦爾登湖》去趟瓦爾登湖”“希望能找到愛讀書的另一半”“希望能讀完一本大部頭經典”“全世界的最美書店等等我”……

  一切都很好,只是這樣的熱鬧就像一次以書店為主角的“快閃”,此夜之後,夜生活的選項能否加上書店?“一夜”能否變成“夜夜”?

  事實上,在書店過夜生活也不是新鮮事,之前各地就有24小時書店的探索和嘗試。在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産業管理學院副院長劉京晶看來,在政府資源統籌和支持下開展的此次係列活動,是一種很好的示范和引領,但書店夜生活要想可持續發展,還要取決于書店自身的積極性和訴求。

  最直接的,書店夜生活的開展和書店運營成本密切相關。劉京晶説:“夜間運營所需的人員、安保等成本會比白天大幅增加,書店能否通過延長營業時間來獲得足夠的回報,這是制約書店夜生活是否可持續發展的關鍵所在。”

  劉京晶認為,目前書店夜生活的開展有兩種路徑:一是將書店拓展為功能復合型的公共文化空間,為各類文化活動提供載體,比如觀影會、朗誦會、讀書會、話劇、音樂,甚至夜間培訓等;二是在各種空間內承載與書相關的生活,比如在餐廳、商場、影院等開展閱讀活動。

  把書店夜生活好好過下去,劉京晶覺得首先“急不得”。“可以先找一些品牌性、標志性的書店進行探索和嘗試,而不宜一下子全部打開。因為這取決于書店本身能否生存下去,還是要待城市從整體上形成夜間文化生活的氛圍後,它才可能有更多發展空間。”

  將書店拓展成文化綜合體,這在一二線城市已經較為普遍,在逐漸下沉到三四線城市時,期待産生更多新的業態,如將書店與餐飲、創意市集,甚至汽車美容相結合。

  而後者,在這次“快閃”活動中也初現端倪。在MUJI HOTEL BEIJING(無印良品酒店北京店),住店客人可以從大堂書吧約8000本書中,挑一本喜歡的書免費帶回房間閱讀。

  在兒童樂園“小綠洲”,奇想國和一米陽光童書館把孩子最喜歡的閱讀場景搬到了樂園中。小綠洲創始人馬瑾説:“要讓孩子把繪本看成玩具。在我們的空間裏,會在不同的角落布置‘閱讀角’,同時設立小小圖書館,把所有繪本開放給家長和孩子,供所有來到小綠洲的家長挑選和借閱。”

  “家傳”品牌旗下的家庭式餐廳“媽媽+”,設立了熊亮經典繪本的試讀區。熊亮説,“在其他場景,書應該有這樣的機會”。“媽媽+”餐廳每月會推薦一本書,開業第一個月是著名童書出版人郝廣才的繪本《媽媽的一碗湯》。在那個月,家傳聯合創始人孫岩琨發現,整個餐廳的小朋友都在讀同一本書,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解。

  孫岩琨説:“我們的客人中,有七成是帶著小朋友的家庭。在構想餐廳時,第一個放進來的板塊就是閱讀角,也是我們關于‘餐桌和書桌’理念的一個體現。爸爸媽媽在等位時放下手機,很投入地給小朋友讀繪本的樣子,真美。”

  “推動夜間經濟是一個係統工程,要求城市的各個係統都來支持夜間生活,包括公共交通、治安維護、夜間景觀等。書店夜生活不取決于單一書店的發展,更有賴于整個文化消費習慣的形成。”劉京晶説。(記者 蔣肖斌 見習記者 李怡)

+1
【糾錯】 責任編輯: 白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開幕式舉行
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開幕式舉行
白露到 曬核桃
白露到 曬核桃
初秋那拉提
初秋那拉提
深山·村小·三十七年
深山·村小·三十七年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1721124979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