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存牛奶”闖出脫貧路
2019-09-05 08:39:1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蘭州9月4日電題:“存牛奶”闖出脫貧路

  新華社記者劉紅霞、文靜、張文靜

  完代克以前只知道存錢,從沒聽説過“存牛奶”。直到村裏搞起了合作社,他這才發現:呵,“存牛奶”,可不就是存錢嘛!

  28歲的完代克,家住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那吾鎮多河行政村更知地自然村。甘南州屬于我國“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可謂脫貧攻堅戰中“最難啃的硬骨頭”之一。

  完代克家有10多頭産奶牦牛。眼下正是産奶旺季,他每天都向合作社交牛奶。“這幾天家裏的牦牛每天能産60多斤奶,每斤能賣到三塊五,這是我家收入的很大一部分。”

  他口中的合作社,指的是合作市那吾鎮更知地興盛奶牛養殖農牧民專業合作社。64歲的德合拉,是合作社的理事長。這幾年,他和牧民們一道,搞起了奶牛養殖,抱團闖市場,大夥兒日子一天過得比一天好。

  德合拉曾是更知地村建檔立卡貧困戶。為了謀生,他四處打工,最遠跑到西藏做小買賣,但因人生地不熟,生意不景氣,只得回老家。

  近年來,那吾鎮鼓勵各村建立合作社發展産業。鎮長南傑克介紹,德合拉在外做生意,腦子靈活,見多識廣,在村裏也有威望。于是,鎮裏推薦他為合作社理事長。

  搞合作社,做什麼?怎麼做?當地草場面積大,村民多從事畜牧養殖業,發展奶牛養殖優勢明顯。

  “那就幹大家最熟悉的活兒,搞奶牛養殖。”德合拉説。

  但村民們有顧慮:以前也賣牦牛奶,但牛奶是初級産品,價格不穩定,賣不上好價錢,産奶量大時,有可能賣不出去。

  為了打消村民們的顧慮,德合拉告訴大家:“我們入股合作社,抱團發展,做大規模,不僅賣牛奶,還要做酸奶。”

  德合拉發動村裏包括6個建檔立卡貧困戶在內的18戶牧民入股合作社。合作社負責統一放牧、管理、擠奶和銷售等工作,以解放勞動力,增強抵禦市場風險的能力。

  合作社還與當地乳業公司簽訂了長期收購協議,以高于市場價的保護價收購合作社的牛奶,拓寬銷路。

  2018年,合作社在産奶旺季銷售鮮奶的産值就達到了50萬元左右。

  但每年的産奶旺季僅三個月。淡季時,很多乳制品企業停止收購,導致牧民家裏的牛奶無處可銷。

  怎麼辦?建冷庫!

  南傑克告訴記者,現在,鮮奶被合作社收購後,經儲藏冷凍,就可以運到外地銷售。

  去年,合作社收購牧民鮮奶6萬公斤左右,銷售額60多萬元。合作社的6戶建檔立卡貧困戶每戶分紅達到了3.8萬元,其余12戶每戶拿到了3.6萬元的分紅。

  接下來,合作社打算探索乳制品深加工,延伸養殖産業鏈條。在政府的資金扶持下,合作社投入40多萬元,引進了一套酸奶加工設備,建起了酸奶制作車間。

  “以前都是人工做酸奶,效率低,口感不穩定。現在,有了設備,每人每天能做1500多公斤酸奶,質量也有保障。”德合拉説,再過兩三個月,等設備完全調試好,車間將正式生産,酸奶産品將銷往西藏、青海、四川等地。

  在合作社的抱團取暖下,更知地村已整體脫貧,村民們的生活發生了巨大變化,不再“小打小鬧”,分到的“蛋糕”也越來越大。

  截至今年8月,甘南州309個貧困村落實縣級涉農整合資金3711萬元,共扶持農牧民專業合作社275個,建立規模化種養基地648個。

  “産業發展是最重要的脫貧致富路子。”甘南州扶貧辦主任楊學峰説,甘南州今年還將落實草食畜牧業主導産業建設項目資金,重點用于貧困村養殖專業合作社基礎設施建設和企業加工生産線的改造提升。

  初秋清晨,甘南草原涼意漸濃。在合作社大院,完代克存好鮮奶,盤算著,更好的日子,還在後頭呢。

+1
【糾錯】 責任編輯: 任禹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秋風起 湖蟹肥
秋風起 湖蟹肥
北京大興國際機場投運在即
北京大興國際機場投運在即
天空之眼瞰呼倫貝爾
天空之眼瞰呼倫貝爾
高山“微小學”的開學第一天
高山“微小學”的開學第一天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62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