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處方藥網售“松綁”?專家:安全是最大前提
2019-09-03 08:57:4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創意圖片/新京報記者 王遠徵

  近期,新版《藥品管理法》通過,讓處方藥網售再次成為業界關注點。這部將于2019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法規規定,“疫苗、血液制品、麻醉藥品、精神藥品、醫療用毒性藥品”等國家實行特殊管理的藥品不得在網絡上銷售,並未直接禁止網售處方藥,讓業界認為此舉是為處方藥網售“松綁”。

  多年來,處方藥網售政策一直搖擺不定,但數千億元大蛋糕十分誘人,雖然政策層面沒有定論,但處方藥網售市場的布局與爭奪早已悄然開始。

  處方藥網售是禁是放?

  處方藥網售是否放開,在經歷了多年的政策演變後,新版《藥品管理法》通過讓這一問題再度成為業界焦點。

  新版《藥品管理法》規定,疫苗、血液制品、麻醉藥品、精神藥品、醫療用毒性藥品、放射性藥品、藥品類易制毒化學品等國家實行特殊管理的藥品不得在網絡上銷售。

  此舉被業界普遍認為是為處方藥網售“松綁”。在8月26日舉行的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新聞發布會上,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行政法室主任袁傑表示,對于網售處方藥,現行做法是明確規定網絡不可以直接向公眾銷售處方藥。與此同時,考慮到對于網售處方藥的不同意見,袁傑表示,法律就網絡銷售藥品作了比較原則的規定,即要求網絡銷售藥品要遵守藥品經營的有關規定,並授權國務院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會同國務院健康衛生主管部門等部門具體制定辦法,同時規定了幾類特殊管理藥品不能在網上銷售,為實踐探索留有空間。

  在北京大學醫藥管理國際研究中心主任史錄文看來,疫苗等産品作為特殊藥品,禁止網售勢在必行,但這種排他性表述並不等同于其他藥品均可通過網售渠道獲得,“這畢竟不同于將處方藥網售明確化。”

  史錄文同時指出,如果處方藥網售在未來得以實現,如何保障公眾安全、合理用藥,至關重要,網售處方藥的好處顯而易見,老百姓獲得藥品更加便捷,但如何保障老百姓規避風險,合理使用藥品,才是重中之重,“即便放開,處方藥網售也仍需要專業藥師、醫師進行指導。市場固然擺在面前,但沒有安全保障的網售處方藥平臺很難走遠。”

  國家衛計委全國合理用藥監測係統專家孫忠實對此則持保守態度,他表示,藥品價格、藥企競爭等都是其次,用藥安全是首先需要考慮的問題。至于用藥安全問題,梁永強表示,網購同樣需要憑借處方,網購只是購買方式的改變。

  處方藥網售已經不是第一次引起業界集體關注,早在2014年5月,原國家食藥監總局發布《互聯網食品藥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首次提出放開處方藥在電商渠道的銷售。彼時,國家衛計委全國合理用藥監測係統專家孫忠實就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對此則持保守態度,“處方藥畢竟要在醫生處方指導下用藥,一旦網售放開,沒有醫生及藥劑師的指導,用藥風險增加,而且處方的來源、真假等都無從考證。”

  千億市場爭奪早已開始

  網售處方藥之所以備受關注,除了可能改變老百姓的購藥渠道外,與其市場份額不無關係。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IMS)的一項數據顯示,2015年處方藥市場三大渠道(醫院、零售藥店、第三終端)佔比分別為77%、10%及13%。預計未來10年,零售藥店的市場規模佔藥品終端市場的比例將不斷增加,預計到2018年,處方外流將為零售藥店帶來超過2500億元的增量。另有數據顯示,到2020年,處方藥院外市場總容量將超過4000億元。另有數據顯示,2018年處方外流規模將至1600億元,到2020年自院內向院外遷移的處方藥總量有望近萬億元。

  在數千億的市場蛋糕面前,各方早已紛紛入局。

  2017年5月,百洋醫藥集團旗下百洋智能科技搭建了易復診處方信息共享平臺,以患者為核心,聯合醫院、衛生計生委、食藥監局、社保等部門及社會藥店共同建設的實現醫療機構處方信息、醫保結算信息和藥品零售銷售信息的互聯互通、實時共享的信息化平臺。簡單來説,醫生通過院內HIS係統為患者開出“外延處方”,經過醫院合理用藥監測及數據脫敏後,平臺方獲取處方信息。平臺向患者綁定的手機號發送短信,內容包括處方編號、取藥碼及推薦可滿足需求的零售藥店。患者可以自主選擇,並在零售藥店打印處方及憑方購藥。該模式還相繼在遼寧、陜西、河南、山東、廣西、廣東等地上線。

  天士力、揚子江、以嶺藥業也早在幾年前就進入電商領域。以嶺藥業斥資5000萬元建立以嶺健康城,以嶺健康城電商事業部總經理邵清就曾對媒體表示,以嶺藥業本身有醫院,一旦處方藥可以在網上銷售的政策發布,醫院處方可以外流。而且,隨著醫改深入,將來醫藥分開,病人看完病可以不在醫院排隊買藥,直接上傳處方在網上買。

  互聯網平臺也是爭奪這一市場的重要角色,2014年年底,京東商城獲得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A類證書。至此,一號店、阿裏健康及京東商城三大網購平臺均已獲得網絡售藥“入場券”,京東醫藥城負責人彼時就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正在探索與醫院電子處方聯通並流轉的O2O模式。京東的處方藥銷售體係已初具,未來還將做專業電子處方流轉探索及全程可追溯藥品。

  阿裏健康也曾在石家莊試點電子處方平臺,患者醫院看病後,醫生開具的處方將通過醫院信息係統進入阿裏巴巴的電子處方平臺內,患者如果想在院外購藥,就可以通過APP發布購藥請求,APP將購藥請求分發給附近藥店,藥店可搶單。2019年1月,阿裏健康還與昆明市政府合作,試點“電子處方+藥品配送到家”服務。

  新京報記者 張秀蘭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暢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高山“微小學”的開學第一天
高山“微小學”的開學第一天
“定遠艦”沉艦遺址在威海發現
“定遠艦”沉艦遺址在威海發現
旅德大熊貓“夢夢”産下雙胞胎
旅德大熊貓“夢夢”産下雙胞胎
綠色與現代感相結合的卡塔爾建築
綠色與現代感相結合的卡塔爾建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9191210265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