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宜昌六人無視景區警告“野泳”犯險,獲救後被追索救援費,該誰買單?
2019-08-25 07:49:40 來源: 中國之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據中國之聲報道:近年來,“任性”驢友無視景區安全警告,執意犯險的事件頻發。本月初,湖北恩施鶴峰縣遊客在未開發景點遊玩,突遇山洪導致12人死亡,1人失聯。8月12日,廣東籍男子周某違規穿越四川四姑娘山後受傷失聯,經歷了36個小時努力,將被困男子安全救出後送醫救治,由于搜救及時,失聯男子沒有生命危險。事發後據相關部門調查,周某進入景區沒有辦理入溝及戶外活動手續,景區管理局依法對其進行批評教育,並根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條例》及《四姑娘山景區山地戶外運動突發事件有償救援管理辦法》,對周某給予2000元罰款的行政處罰,由其自行承擔此次救援行動中産生的費用3000元。此次救援,是四姑娘山景區管理局自2018年9月出臺“突發事件有償救援管理辦法”以來的首例有償救援,同時也是四姑娘山景區開出有償救援的第一張罰單。

  “任性”驢友涉險,相關管理部門組織公共救援後,這筆費用到底該由誰來承擔,引發社會公眾的廣泛討論。本月中旬,湖北宜昌就發生了一起這樣的事件。當地點軍區兩家六人自駕車旅遊,無視沿途禁止遊泳以及汛期嚴禁進入南津關大峽谷的告示牌,在附近的溪流中遊泳時遇險,隨後被當地公安和消防人員救起。六人脫險後,被當地有關部門追索救援費用。對于這些無視自身安全,無視管理警告的任性行為,其救援費用到底該不該由其承擔?

  湖北宜昌六驢友無視景區警告“野泳”被索救援費

  本月10日下午,宜昌市點軍區的這六個人,在南津關大峽谷附近的溪流中遊泳。因上遊突發大水致河水水位上漲,6人被困河中無法返回路面,隨即報警。接報後,夷陵區公安和消防隊員迅速前往施救。隨後,民警將6名當事人帶回小溪塔派出所詢問核實有關情況。此次施救共出動消防車3臺、橡皮艇1艘、警車4臺,消防官兵、公安民警及相關工作人員共54人。宜昌市夷陵區文化和旅遊局副局長盛艷説:

  “他們去的這個下牢溪有很多河流溪流,進入下牢溪裏面以後,沿路都有嚴禁遊泳的標識標牌,包括還有一些進入峽谷地帶的入口我們都有禁止進入戶外探險的提示,所以我們感覺這些遊客他們對周邊所有的提示置若罔聞。”

  救援工作結束後,為進一步加強警示教育,由宜昌夷陵區文旅局牽頭,組織多部門共同對當事人進行了法制談話。

  “2019年初,夷陵區的旅遊部門、公安、應急管理相關幾個部門,共同針對戶外探險遊客這種行為産生的救援有一個規范性的文件,出現這樣的情況就按照流程進行處理。我們是依據《旅遊法》的規定,遊客進入到封閉的或者是不能進入的地段産生的救援,遊客應該承擔費用。”

  根據《夷陵區戶外探險活動救援費用追償暫行辦法》,相關部門還對這兩家人下達了《關于追償救援費用的通知書》,並依法通過民事訴訟程序向6名人員主張追償救援費用。宜昌市夷陵區文化和旅遊局副局長盛艷介紹,當時被救遊客還是有些抵觸情緒。

  “總的來説還是比較理解,但是最開始是比較抵觸的,他們認為‘公共資源你就該救我,我為什麼還要對後面的費用承擔。’我們反復跟他強調,對你的追償不是目的,更多是要警示更多的人,不要去涉險。”

  四姑娘山景區開出第一張有償救援罰單

  本月13日,廣東籍男子周某違規穿越四川四姑娘山後失聯。四姑娘山景區聯合小金縣當地警方,經過36個小時成功將該男子救出。四姑娘山景區也根據相關規定,開出了第一張有償救援罰單。

  四姑娘山景區法規處處長楊清培介紹説,這3000元的罰單,是綜合了違規穿越四姑娘山所産生的救援物資、人員等費用後計算得出的。

  “有償標準管理收費規定是去年我們在整個四姑娘山景區、社區戶外一些俱樂部,戶外管理中心起草、對社會公布後,到阿壩州法制辦備案,公示完之後我們才執行的有償管理規定吧。”

  黃山景區就有償救援實施辦法徵求意見

  從去年五一前夕,安徽黃山景區發布《黃山風景名勝區有償救援實施辦法》徵求意見稿,這是國內第一個公開發布的有償救援實施辦法。徵求意見稿發布前後,社會公眾對此事就存在兩種不同的聲音。有人認為,在人身安全面前,談錢是很不恰當的;但更多的聲音則認為,推行有償救援,是對旅遊秩序的一種維護。北京外國語大學文創産業研究中心旅遊研究所所長劉思敏就支持有嚴格限定條件的有償救援:

  “如果在景區范圍之內收取了門票,就有義務為遊客提供相應的救援的服務,但是超出了景區警示的這個范圍,那麼這個後果就應該承擔。承擔的原則第一,限定條件。第二,他不應以營利為目的。也就是説,景區和地方政府救援之後的收費不能高于成本。”

  劉思敏坦言,目前來看,推行有償救援的,還只是在極個別的幾個景區。更多還在免費救援的景區,可能有道德方面的考量:

  “對這個遇險的遊客,哪怕他是闖入了危險區出現這種險情,大家還是一種期待,像雷鋒式這樣的救援,而不願意付出代價。在這種社會心理下,如果是收費的話,就可能會帶來負面的影響,這是有景區所忌諱的;第二點,這樣的極端事件雖然時有發生,但是跟龐大的遊客基數相比,它還是比較小的。所以很多景區權衡之後,不想因小失大。還有畢竟很多地方,也希望更多的遊客去,也是對遊客懷著感恩之心的,那麼收費的話就必然是傷感情,所以説也有所顧忌。”

  劉思敏認為,事實上,哪怕現在所推行的有償救援,也是一種人道主義的救援,是在無條件救人之後,再去追償一部分費用:

  “不用擔心它會變成一種營利模式,實行有償的這種收費救援,對遊客就是一種警示,遊客當預計既有生命的危險,也會有付出巨大的經濟代價的這種風險的情況下,他的行為就會更加的慎重,反過來就讓很多遊客知難而退,不要再去冒險。”

  救援服務不完全屬于社會公益,被救援者理應承擔成本

  在記者的報道中,我們注意到,在湖北點軍區的這次搜救行動中,當地出動了公安、消防等官方搜救力量,耗費的人力、物力、財力。隨著驢友探險活動的增加,類似的事件年年都會發生。應該説,如果驢友在規定區域內活動,且因為客觀原因遇險,由政府承擔救援費用,無可厚非。但如果是因為違法進入到“禁區”遇險,這樣費用全都由公共財政支出也不妥當,個人承擔費用也順理成章,畢竟,你違法,你遇險,你獲救。因此,從長遠來看,救援服務不應當完全屬于社會公益,作為被救援者理應承擔一定的救援成本。

  的確,隨著戶外活動的普及,戶外救援的市場化已經成為社會救援體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既能讓遇險者獲得更為專業的救援服務,又能節省公共資源的成本,像專家所説的,這樣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警示和約束違法者的行為。不過,不可否認,從目前來看,戶外救援行業的市場化還面臨著一些道德風險,因此需要強調的是,這種市場化的有償救援一定要在法律的框架下進行,比如在什麼情況下執行有償救援,另外罰款罰多少,這些都要進行科學細致的規劃。(記者 肖源、左艾甫)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你好,我是婦好!
你好,我是婦好!
“十萬大山”秋色美
“十萬大山”秋色美
生態中國·擁青攬翠三秦俊
生態中國·擁青攬翠三秦俊
俯瞰大哈爾騰河
俯瞰大哈爾騰河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4917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