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攔住天降橫禍,需要用什麼織網?
2019-07-20 08:06:05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從掉玻璃窗到落下菜刀,各地頻現高空威脅。雖經多年治理,路人行走之痛仍未治愈

  攔住天降橫禍,需要用什麼織網?

  往樓下扔刀?刑拘!

  近日,山東省濟南市槐蔭區某小區出現驚魂一幕,中午時分,三把刀從天而降掉在地上。7月17日,濟南市公安局槐蔭區分局發布案情通報,經初步調查,該小區住戶葛某因感情糾紛將三把刀扔出墜地。葛某涉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已被刑事拘留。

  “天降菜刀”事件發生時,距離深圳男童小宇航被從20樓掉落的玻璃窗砸中身亡,剛好過去1個月。小宇航的離世,再一次用血的教訓提醒人們“懸在城市上空的痛”。可是,盡管有人鼓起勇氣對高空拋物者喊“停”,有人自發成立“防空隊”隨時排查安全隱患,但類似的危險事件,依然在各地頻頻上演。

  在我國,高空墜物傷人甚至殺人,將面臨法律嚴厲的懲罰。但由于責任認定難、甚至找不到直接責任人,在不少案例中實施的“連坐”判罰始終頗受爭議。

  究竟要多嚴密的保護網,才能攔住天降橫禍,這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裏,擺在道德與法律面前的問題。

  人禍總是大于天災

  在濟南,事發小區業主付先生記得很清楚,7月11日,他正準備吃午飯,突然窗外“哐”地一聲巨響,隔了幾秒又有東西從樓上掉下。出門一看,竟然有一把菜刀和兩把尖刀散落在地上。雖然無人因此受傷,但付先生感到後怕的是,就在刀具掉下來的前1分鐘,一位老人帶著孫子剛進了單元門。

  接警後,公安民警迅速趕往事發小區,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派出所以涉嫌“尋釁滋事的違法行為”對此事立案調查。通過逐戶走訪排查等手段,最終鎖定扔刀嫌疑人葛某。

  高空墜物早不是新鮮事。2000年,重慶市民郝躍在其居住的小區樓下被掉落的煙灰缸砸成重傷,這被視為我國高空拋物第一案。此後19年時間,類似事件幾乎從未間斷。記者登陸中國裁判文書網,以“高空墜物”為關鍵詞進行檢索,得到近1500個結果。而這一數字,還不包括絕大多數未造成人員傷亡的高空墜物事件。

  僅僅在深圳男童小宇航去世的一個月裏,貴陽一女子被拋下的滅火器砸中身亡;深圳一6歲女童被塑料瓶砸傷頭部;南京一10歲女孩被高空墜物砸得血流不止,“肇事”物件至今沒有找到……

  稍加梳理不難發現,高空墜物的來源主要有三個:建築物外墻及廣告牌、窗戶、空調主機等,高層居民丟下的物品,陽臺放置的花盆等雜物。雖然墜落原因各不相同,但歸根到底,“人禍”的數量總是大于“天災”。

  在小宇航案中,看似是窗戶意外掉落造成悲劇,但其背後隱藏的,是可能存在的建築質量問題和窗戶安裝問題,以及業主和租戶對安全隱患的疏忽。

  在記者隨機走訪中,不少市民表示過去對高空墜物風險意識不足。“我從來不知道,一顆雞蛋從18樓扔下去,就能擊穿人的頭骨。”北京市民李女士告訴記者,自家露天陽臺上過去長期放著一堆雜物,最近她才意識到有多危險。

  民間“防空”力量興起

  近日,網上一段視頻引起了網友“極度舒適”。視頻中,見樓上鄰居拎著一袋垃圾準備往窗外扔,天津小夥倪康泰突然一聲大吼:“嘿!別扔了!”嚇得那位鄰居再也沒敢露頭。

  無獨有偶,最近在西安某小區,由業主自發成立的“媽媽防空隊”,也讓不少網友紛紛點讚。“防空隊”的成員如果發現或接到有人在小區裏高空拋物、墜物的情況,會第一時間趕到事發地拍照、錄視頻留存證據,並保護現場、上報物業,再配合物業和警方的後續調查。

  “防空隊”的倡導者馬嘯説,就是因為此前小區裏時不時出現天降燈泡、玻璃瓶等事件,媽媽們才想到要通過這種方式和拋物者“死磕”。

  據了解,媽媽們的努力取得了顯著成效。物業公司墊資安裝了防高空拋物的監控攝像頭;面對高空拋物,民警也不會因沒傷到人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是根據“防空隊”提供的線索耐心掃樓、尋訪。

  高空拋物的危險,讓越來越多像倪康泰和馬嘯這樣的普通人行動起來,並贏得了多方的支持。在杭州,由街道出資,一新交付的高層小區安裝了47個防高空拋物監控攝像頭,號稱“就算丟一顆煙頭都能找到人”;在深圳,一小區在10多年前發生高空墜物砸死孩童慘劇後,除了攝像頭,還在每棟樓的2樓設置了兩層鋼板結構的攔截平臺,並不定期上門抽查業主門窗安全狀況。

  “雖然很多時候即使找到可能的拋物者,也因為沒有確鑿證據無法進行處理,但我們都覺得是‘大獲成功’。”正如馬嘯所説,作為一名普通業主,相比于讓某個具體個人受到處罰,能對拋物者實現廣泛且有效的威懾與防范,她認為更有意義。

  無奈“連坐”是否適得其反

  民間力量固然可貴,但民間力量往往只能解除10多棟樓幾千戶人的高空威脅。面對層出不窮的高空拋物事件,法律和行政力量能否織出一張結實的安全網?

  根據濟南市公安局槐蔭區分局的通報,扔刀的葛某的行為涉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將受到相應懲處。據法律專家介紹,在我國,根據高空拋物者主觀惡意程度,以及實際造成的人身傷亡和財物損失情況,拋物者還可能涉嫌故意傷害罪和故意殺人罪。

  “但問題在于,高空拋物的責任認定是個難題。特別是一些人為拋物,事後很難找到直接責任人。”專家表示,在這種情況下,根據《侵權責任法》第八十七條的規定:“從建築物中拋擲物品或者從建築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築物使用人給予補償。”

  在重慶郝躍案中,正是因為找不到拋物者,最終可能從窗口扔煙灰缸的22戶鄰居全部成為被告。隨後,多起類似案件都以集體賠償作為最終判決。

  這種被俗稱為“連坐”的處罰形式一直頗有爭議。有人認為這樣會讓大量無辜居民承擔賠償責任;也有人認為這是倒逼公民既要自己守法,還要監督他人守法;還有人認為,這是為受害人伸張正義的不得已之舉。

  對此,不少法律界人士多次表示,“連坐”無法對高空拋物的禍首精準懲罰,懲罰力度和威懾力度都少了很多。

  去年,東莞一女嬰被高樓拋下的蘋果砸傷,警方通過生物樣本比對,最終確定嫌疑人。有專家據此指出,隨著技術進步,找出拋物者的幾率越來越高,應考慮修改“連坐”規定,讓真正的肇事者承擔後果。

  此外,還有業內人士建議,可參考香港等地運行多年的“天眼”高空擲物監察係統,由政府統一在高層建築周邊安裝,達到事前防范和事後取證的效果。(記者 羅筱曉)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天宇上演月偏食
天宇上演月偏食
“孤島”救援記
“孤島”救援記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601210204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