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是表演隊 更是戰鬥隊
2019-05-23 08:51:43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是表演隊 更是戰鬥隊

    ——記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

    夜幕降臨,伴隨著巨大的轟鳴聲,數架“利劍”涂裝的殲-10表演機從跑道上騰空而起,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這是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的另一面。在人們印象中,提及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腦海中浮現的大多是殲-10編隊拉著彩煙、做出驚險特技動作的經典場景。然而,很少有人見過他們跨晝夜飛行的樣子。

    殲-10表演機平穩飛行在夜空中,飛行員們盯著各項儀表,不時觀察機艙內外的情況,地面是璀璨的萬家燈火。這樣的畫面並不陌生,在選拔到八一飛行表演隊前,這些飛行員都在作戰部隊服役,實戰化意味濃厚的夜航課目是必練內容。

    來到被譽為“藍天儀仗”的八一飛行表演隊後,彩煙並沒有遮蓋硝煙,在完成飛行表演訓練的同時,他們始終保持戰術訓練水平和戰備值班能力,常年保持夜航水平,組織空中加油訓練,多次擔負戰備值班。

    “我們既是表演隊,更是戰鬥隊。”八一飛行表演隊隊長曹振忠説,這是表演隊成立以來始終堅持的目標。

    1962年1月25日,經黨中央、中央軍委批準,八一飛行表演隊的前身——空軍護航表演大隊正式成立,從此中國有了自己的專業飛行表演隊。周恩來總理曾3次視察,勉勵表演隊員“一次成功的飛行表演,勝于打下一架敵機”,劉少奇主席也曾指示:“國家大禮,萬無一失。”

    頑強的戰鬥作風首先體現在飛行表演中。1982年5月迎外表演,九機起飛後黃沙漫卷,空地一片模糊。但表演隊員保持嚴整隊形,在沙暴中盤旋、俯衝、躍升,完成全套動作後安全降落。帶隊的外軍將領主動來到著陸線,握著他們的手説:“中國空軍,了不起!”

    敢于在極限條件下起飛,也源于飛行員們的實戰意識和精湛技術。八一飛行表演隊飛行一大隊大隊長井飛回憶,近年來在出國表演期間,他們曾兩次冒著大雨轉場,在外國機場地面人員敬佩的目光中按時起飛。“大雨中起飛以及超低能見度著陸是我們必備的技能。”他説。

    戰鬥隊的定位還體現在表演隊對特技飛行編隊和動作的不斷探索中。“飛行表演是國家大禮,越驚險越能展現國家形象。”曹振忠告訴記者。

    組建57年來,八一飛行表演隊先後創造出殲教-5九機上下分組開花、水平開花等16個高難表演特技動作,殲-7EB六機楔隊斤鬥等5套世界級高難動作,成功試飛論證了寶塔隊、藍寶石隊、鏢形隊、雙機對頭、順風隊等11套表演動作,使表演方案中的動作從16個增加到21個。

    經過多年反復摸索,飛行員們逐步掌握了飛機尾流和渦流的影響范圍,得出上千組數據,把編隊距離從30米縮短到20米、10米、5米、3米、1.5米、-2米,相繼達到單機、雙機、三機、四機和六機表演水平。

    井飛解釋説,在現在的六機三角隊形中,5架表演機組成三角形的兩條邊,後機的機頭與前機的機尾在距離上存在著兩米的重合,這就是-2米的由來,如此緊湊的隊形已經達到目前編隊能力的極限。

    密集的編隊無疑具有很強的觀瞻效果,讓觀眾大呼過癮,但對飛行員來説卻是心理與技術的雙重考驗。“在路上開車時,旁邊並行的車可能會對駕駛員造成一定的壓迫感。更何況在空中,那麼大一架飛機就在我旁邊。”飛行員何曉莉笑著説,自己第一次飛密集編隊時本能地想把隊形拉大,但為了表演效果,只能一點點克服心理障礙。

    更具挑戰性的是,飛行員不僅要適應“翼尖擦著翼尖”的編隊隊形,還要同步做出高難飛行動作。“比如四機編隊橫滾,通俗地講就是4架飛機在一個桶狀空間裏面滾一圈。”何曉莉舉例説,這一編隊要求飛行員時刻了解長機動態,拉桿動作要精準、穩定,時刻關注飛機數據和姿態的變化,以保持滾轉的一致性,“這就要求我們必須要有精湛的編隊技術,成功的秘訣就是不斷地練習。”

    每次表演,觀眾都會為八一飛行表演隊驚險的特技動作送上熱烈的掌聲。實際上,這些急劇變化的飛行動作並不只是具有觀賞性,而是有著鮮明的實戰意義。

    比如大仰角起飛,飛行表演開始後,6號機以戰鬥加力狀態起飛,隨即以70度仰角上升,一躍而起。據井飛介紹,這一動作能夠縮短飛機在跑道上的滑跑距離,盡快爭取高度,提高出航效率。同時,這一動作也體現出飛行員對飛機性能的不斷探索,被稱為檢驗殲-10飛機推力和加速性能的試金石。

    斤鬥動作是最經典的空中擺脫動作之一,在一個垂直面內,飛機要進行動能與勢能的轉換來擺脫敵機的追擊。八一飛行表演隊的表演方案中也包括多套單機和編隊的斜斤鬥、半斤鬥等動作,兼具實戰意義與觀賞價值。

    這些劇烈變化的特技動作以超常的驚險度提高了飛行表演的“含金量”,背後則是飛行員們超出常人的付出和極限拼搏的戰鬥精神。“飛機的動作越急劇,我們承受的載荷就越大。”井飛告訴記者,通俗來講,承受一個G的載荷相當于一倍體重的重量壓在身上,而在飛行表演中他們所承受的最大載荷達到9個G。“基本上達到3個G的過載時,想把胳膊抬起來就已經很困難了。9個G載荷時,如果説沒有平時的訓練,大腦容易出現供血不足的情況,導致灰視和黑視。”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出現,飛行員們十分注重肌肉訓練,以腰腹力量和腿部力量為主。訓練飛行時,由于特技動作密集,他們往往要把飛機的性能和人的生理拼到極限,身上經常被載荷壓出淡淡的血點。一名飛行員回憶,自己剛從其他部隊調來時一時難以適應如此大的訓練強度,飛行結束後兩手“不聽使喚地發抖”,吃飯連筷子都拿不穩。

    2013年8月,八一飛行表演隊首次飛出國門,執行莫斯科航展飛行表演任務。陌生的環境、陌生的機場、跨區域保障對他們來説都是巨大的挑戰。“由于海拔高度的變化,發動機並不是最理想的工作狀態,要求飛行員對飛機的把控能力要進一步增強。”曹振忠説,飛行員們克服種種不利因素,最終在異國為30萬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奉獻了一次高水平的飛行表演,其精彩的表現也得到俄羅斯飛行表演隊同行的高度評價。

    此後,八一飛行表演隊又應邀赴馬來西亞、泰國、阿聯酋、巴基斯坦等國進行飛行表演,航跡越來越遠,適應陌生環境的能力也越來越強。“隨著經驗的積累,我們整個團隊的協調能力、後勤保障能力也得到不斷提升。”曹振忠説。

    如今,八一飛行表演隊日益頻繁走向世界舞臺,憑借其高超的特技飛行水平在世界同行中享有盛譽,成為一張展現國家形象和空軍形象的亮麗名片。(王達)

+1
【糾錯】 責任編輯: 蔡琳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高溫來襲
北京高溫來襲
如何讓傳統非遺“活”起來?
如何讓傳統非遺“活”起來?
杜鵑花開峨眉山
杜鵑花開峨眉山
“鷺鳥王國”生機勃勃
“鷺鳥王國”生機勃勃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031210141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