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環保督察組:湖南個別公職人員充當違法企業保護傘
2019-05-17 06:52:57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企業肆意違法排污地方政府監管缺位

  湖南個別公職人員充當違法企業保護傘

  核心閱讀

  督察組在湖南“回頭看”發現,一些地方表態多、行動少,部署多、落實少。有些地方整改力度不大,要求不高,生態環保壓力傳導層層遞減,一些突出生態環境問題還要依靠領導批示或上級督察督辦才能引起重視、推動解決。

  近日,中央第四生態環保督察組(以下簡稱督察組)向湖南省反饋“回頭看”及專項督察情況,益陽市石煤礦山環境污染威脅洞庭湖及長江生態環境安全問題也隨之曝光。

  督察組組長李家祥所作的反饋意見顯示:一些地方黨委政府存在不作為甚至亂作為情況;一些企業違法肆意排污。

  李家祥在反饋意見中還指出,株洲等頂風在綠心違規建設高檔別墅;臨武群眾舉報被敷衍;大量超標污水直排洞庭湖等。督察組透露,益陽市赫山區環保局個別公職人員甚至充當違法企業的“保護傘”。

  頂風建設24棟高檔別墅

  2018年10月30日至11月30日,督察組對湖南省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整改情況開展“回頭看”。

  “益陽市18項整改任務中,除長期整改任務外,其余15項任務有7項未完成或未達到序時進度;全市涉銻污染整治工作部署不力,導致大量嚴重超標的高濃度含銻、砷廢水直排外環境。全市水環境品質相對較差,2017年大通湖斷面水質仍為劣Ⅴ類。”李家祥指出,督察組在湖南“回頭看”發現,一些地方表態多、行動少,部署多、落實少。有些地方整改力度不大,要求不高,生態環保壓力傳導層層遞減,一些突出生態環境問題還要依靠領導批示或上級督察督辦才能引起重視、推動解決。益陽的問題就是一個典型。

  督察組“回頭看”還發現,湖南一些地方擔當意識不強、工作作風不實,部分項目甚至在第一輪督察反饋後頂風違建。“株洲市在‘回頭看’督察期間提供不實資訊,聲稱位于綠心地區的‘北歐小鎮’房地産項目已于2017年5月後全面停建,但督察發現,該項目在此後仍違規建設24棟高檔別墅,當地對此沒有堅決制止,沒有查處到位。”李家祥説,長沙瀏陽市金科山水洲一期別墅、長沙縣麗發新城三期和怡海新城三期等房地産項目,也在第一輪督察反饋後繼續違規建設,佔用綠心面積478.5畝。

  此外,大鯢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水電項目違規建設問題也被督察組點名。李家祥指出,張家界市將部分違規水電站退出時限設置為2038年,甚至將擬保留水電站數量由24家增至40家。截至“回頭看”時,建于核心區、緩衝區的23座違規水電站,僅6座退出發電功能。

  據李家祥介紹,2015年以來,衡陽常寧市為礦産開發和風電等項目三番五次申請調整大義山省級自然保護區邊界。2015年以來,原湖南省林業廳作為主管部門,對常寧市保護區規劃調整申請把關不嚴,甚至有意“放水”,致使358公頃面積被調出保護區范圍。

  李家祥在公開披露這幾個城市的問題後,點名原省環保廳等部門,他説,原湖南省經信委、省畜牧水産局、原省環保廳等部門在履行生態環保職責時,責任落實不夠到位。

  無視村民用水渾濁稱正常

  敷衍整改、表面整改、假裝整改本就是督察組“回頭看”時重點搜尋的問題。在湖南省“回頭看”時,督察組發現這些問題仍然存在。

  李家祥説,懷化市溆浦縣對江龍錳業公司歷史遺留錳渣、江東灣銻礦區3處採礦廢渣等污染問題十多年未開展實質性整治工作;湘西州花垣縣礦業採選污染問題整治進展依然緩慢;郴州市北湖區擅自變更芙蓉礦區遺留含砷廢渣治理項目選址,約29萬噸含砷廢渣仍原地堆存,無任何防滲措施;臨武縣對聚鑫錳業公司在溪邊露天堆存的8萬噸錳渣僅表層簡易覆土,即公示辦結;永州市在“回頭看”進駐前一天,對全部8家沒有完善配套污染治理設施、廠區粉塵無組織排放嚴重的富錳渣企業緊急下達停産通知,應付督察;永州市對區域內3個斷面重金屬超標問題至今未出臺專項整改方案。

  “臨武縣在處理群眾反映多年的石珠兜村飲用水井污染問題時,無視村民家中末梢水渾濁度、氨氮均超標的事實,公示稱‘石珠兜村內水質正常’。”李家祥指出,2018年7月再次接到投訴後,臨武縣再次掩蓋末梢水氨氮超標事實。直到督察組“回頭看”進駐前,臨武縣政府迫于問責壓力,才著手解決該問題。

  大量超標污水排入洞庭湖

  督察組在湖南省專項督察發現,盡管近年來湖南省加大洞庭湖生態環境整治力度,但洞庭湖區生態環境保護形勢依然嚴峻。

  據李家祥介紹,洞庭湖區城市污水管網建設普遍滯後,大量超標污水排入河湖。其中,岳陽市主城區每日近7萬噸污水只經簡易處理即排入東風湖、芭蕉湖;益陽市每日近6萬噸污水溢流排放;30座污水處理廠僅完成3座;湖區近250個鄉鎮生活污水直排環境。

  同時,督察組還發現,洞庭湖周邊的一些工業園區環境管理混亂。李家祥説,湖南岳陽綠色化工産業園雲溪片區不僅違法違規調整規劃,將填湖地塊合法化,而且廢水偷排問題嚴重;園區污水處理廠經常超標排放;臨湘工業園區濱江産業區廢水處理廠長期不正常運作。

  此外,督察組發現,在洞庭湖周邊,石煤礦山露天開採生態環境破壞嚴重,監管失職失責問題突出。李家祥説,洞庭湖禁養區內仍有16家畜禽養殖場、678家養殖專業戶逾期未關停退出,一些畜禽養殖場污染嚴重。

  石煤礦山未得到有效治理

  2018年11月12日,督察組下沉時,發現因長期無序開採,益陽市石煤礦山部分石煤開採企業長期偷排,絕大多數廢棄石煤礦山未進行有效治理。

  據督察組介紹,益陽市宏安礦業有限公司批小建大、批建不符;露天開採石煤,長期偷排,造成周邊農田重金屬污染。

  “2018年10月,該公司擔心環境違法犯罪行為敗露,在未採取任何治理措施的情況下,將周邊被污染田地及兩處廢水收集池直接用黃土掩埋。”督察組現場挖掘發現,宏安礦業有限公司兩處廢水收集池中黃土滲出液總鎘濃度分別達到2.86毫克/升和7.42毫克/升,超過《煤炭工業污染物排放標準》(GB20426-2006)排放限值27.6倍、73.2倍。

  督察還發現,宏安礦業有限公司石煤破碎車間被填埋的廢水收集池周邊溝渠水總鎘濃度達到6.6毫克/升,超過《地表水環境品質標準》(GB 3838-2002)Ⅲ類標準限值1319倍。同時,這家企業附近池塘水體總鎘濃度1.6毫克/升,超過地表水Ⅲ類標準319倍。據督察組介紹,宏安礦業有限公司的露天礦坑,未做任何防滲漏處理,積水面積超過6000平方米,水中總鎘濃度8.0毫克/升、總鋅濃度65毫克/升,分別超過煤炭工業排放標準79倍和31.5倍,對地下水及周邊環境構成嚴重威脅。

  無獨有偶,桃江東方礦業有限公司環境違法問題也被督察組公開揭露。督察組指出,2018年11月17日,益陽市公安、環保部門對這家企業開展突擊檢查,發現東方礦業有限公司正在偷排礦山廢水,偷排廢水pH值為2.92,總鎘、總鋅、總砷濃度分別達到1.92毫克/升、17.5毫克/升、0.6毫克/升,超過煤炭工業排放標準18.2倍、7.75倍、0.2倍;總鎳濃度5.8毫克/升,超過《污水綜合排放標準》(GB8978-1996)4.8倍。

  此外,益陽鑫盛礦業有限公司、安化縣楊林石煤場的違法問題也被督察組查實。

  督察組指出,桃江縣廢棄的大小石煤開採點127個,大部分未得到有效治理。2015年至2017年,桃江縣獲得國家重金屬污染治理資金3040萬元,但僅對桃花江水庫周邊8個遺留礦山進行治理,其他礦區歷史遺留開採點生態環境尚未得到修復。

  督察組認為,益陽市黨委、政府對石煤礦山環境污染問題監督管理不到位。益陽市赫山、桃江、安化等區縣黨委、政府對在産石煤礦山企業涉嫌環境犯罪行為打擊不力;桃江縣政府及其部門在督察組現場檢查期間放任企業弄虛作假,應對督察。

  同時,益陽市赫山區及桃江縣兩級環保部門對企業長期超標排放含重金屬廢水行為姑息縱容。赫山區環保局個別公職人員充當“保護傘”,對宏安礦業涉嫌環境犯罪行為,案發前包庇掩飾,上級介入後以罰代管,督察督辦後拒不移送。益陽市及相關區縣國土資源部門對企業地質環境治理恢復工作監督不力,失職失責嚴重。(郄建榮)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福建莆田木蘭陂
福建莆田木蘭陂
南寧:南湖岸邊花飄香
南寧:南湖岸邊花飄香
亞洲文化嘉年華在京舉行
亞洲文化嘉年華在京舉行
山東濟南:初夏泉城美如畫
山東濟南:初夏泉城美如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505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