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今日延安:“對照過去我認不出了你”——紅色聖地的生態交響曲
2019-05-09 11:16:1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圖文互動)(1)今日延安:“對照過去我認不出了你”——紅色聖地的生態交響曲

  陜西省延安市南泥灣的稻田(2017年9月12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邵瑞 攝

  新華社西安5月9日電 題:今日延安:“對照過去我認不出了你”——紅色聖地的生態交響曲

  新華社記者沈虹冰、姜辰蓉、姚友明

  粉嫩的山桃花、嬌艷的山杏花,在連綿起伏的蔥蘢山色間爭奇鬥艷。晴翠滿目、春光正好,行走在延安的大地上,很多人難以相信這就是印象中的陜北“黃土高原”。光禿禿的山包、飛揚的塵土,哪裏去了?

  從連續多年的衛星遙感圖上,人們能清晰地看到,延安的植被覆蓋度從2000年的46%提高到現在的80%以上。在綠色的逐年浸染中,這片黃土地刷出了自己的“新顏值”。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上圖為2000年延安市遙感植被覆蓋度圖;下圖為2018年延安市遙感植被覆蓋度圖。 新華社記者 劉瀟 攝

  五月花開:黃土地演繹“春之圓舞曲”

  在延安市宜川縣辛戶村村民張延剛的記憶中,過去每年春季,都是風沙的季節。那時候的延安大地,就如同老電視劇裏的場景一樣,縱橫的溝峁、光禿禿的山梁,單調的底色上響起蒼涼的歌聲——“翻了架圪梁拐了道彎,滿眼眼都是黃土山”。

  “早年間的三四五月,我們這溝裏、垣上,整日刮大風。那風一來的時候,遠遠就能先瞧見一個高幾十米的黑臺子,眼看著刮到跟前,連太陽都遮了。瞬間白天裏就黑得啥也看不見了。”張延剛説。

(圖文互動)(2)今日延安:“對照過去我認不出了你”——紅色聖地的生態交響曲

  延安寶塔山寶塔(4月21日攝)。 新華社記者 邵瑞 攝

  如今的五月,從寶塔山到南泥灣,從勝利山到乾坤灣,無處不是觸目青翠,鬱鬱蔥蔥。青山映著各色花樹,正應了詩句“遲日江山麗,春風花草香”。自20世紀末國家啟動退耕還林工程以來,延安共完成退耕還林1077.46萬畝,完成營造林2134.6萬畝,植被覆蓋度從2000年的46%提高到目前的80%以上,在衛星遙感圖上清晰可見一條綠色的分界線,與行政邊界相吻合,標志著“綠色延安”已經形成。

  一陣綿綿春雨灑落,山林中蒸騰起氤氳的霧氣。山抹微雲,細雨如絲,眼前的景致讓從美國歸來的付先生困惑了——這裏真的是延安嗎?“我是第一次來延安,我一直以為這裏到處是黃土飛沙。但是實際上完全不是這麼回事,這裏到處都是樹木,空氣也很濕潤,有些江南的感覺。”

  行走山間,也許你能聽到農家哼唱的新曲:“山坡坡栽樹崖畔畔青,黃土高坡有了好風景;狂沙那個不起塵少見,林果繞村綠滿眼。”歌聲裏,春風吹過,綠滿山坡。

  煙雨籠罩中的陜西黃陵國家森林公園(4月28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劉瀟攝

  二十年奮鬥:延安人重譜“命運交響曲”

  山青了,天藍了,水也清了。氣象資料顯示,如今延安沙塵天氣明顯減少。城區空氣優良天數從2001年的238天增加到2018年的315天,入黃泥沙量從退耕前的每年2.58億噸降為0.31億噸。

  隨著植被增加,野鴛鴦、環頸雉等許多候鳥結伴還鄉;原麝、黑鸛、金錢豹等多年不見的野生動物,也重現山林之間。在這變化之後,是延安人二十年的不懈努力。

  漫步在林中,時常會發現同一片林子中的樹木高低錯落,粗細不一。延安市吳起縣南溝村村民閆志雄説:“在延安這樣幹旱缺水的地方,種樹很難一次成活,需要經過三年中五六次的補種才能長起來。一片林子往往是‘爺爺孫子五輩樹’。”

  和“插個樹枝就能活”的江南不同,為了種樹,延安人付出了艱辛的努力。一年中的春、秋兩季,是種樹的季節,而天氣這時往往還很冷。在延安黃河兩岸的白于山區,為了在陡峭的山崖上種樹,農民們把樹苗放在背後的背簍中,匍匐著身子,手腳並用地爬上去。

  站在晉陜大峽谷,兩岸青山相對。延安市宜川縣林業局局長郝雲峰説,經過多年的持續綠化,宜川縣已在晉陜大峽谷植樹造林2.5萬畝。“和其他地方的黃土不同,峽谷這裏是砂石質,存不住水,樹木很難成活。”

  為此,人們只能沿著崖畔,用石頭壘坑,在坑中填入運來的黃土,把大苗栽進去,再進行灌溉。在一面面陡峭的山坡上,延安人用這樣的“土辦法”,種活了一片片樹林。

  不惜力、不放棄,延安人憑著對綠色的執著追求,改變了大地的面貌,也扭轉了自己的命運。

(圖文互動)(3)今日延安:“對照過去我認不出了你”——紅色聖地的生態交響曲

  延安市黃龍縣(2018年5月31日無人機攝)。 新華社記者 邵瑞 攝

  瓜果滿園:山林間鳴奏“財富進行曲”

  “綠水青山”不僅帶來了生態環境的變化,也為延安人帶來了致富的新機遇。

  眼下,正是蘋果疏花的時節,56歲的張延剛正在自己的30畝果園中忙活著。“有這30畝果園,每年我就能收入四五十萬。過去連想都不敢想。”張延剛説,“過去我家8口人,種著40多畝地,常常還擔心吃不飽肚子。”

  退耕還林後,辛戶村在政府的指導下進行産業結構調整,全村1740畝地都改造成了蘋果園。“現在我們村誰家年收入沒有個十幾萬?”在辛戶村,村民們從山溝裏的窯洞,搬到了垣上新房。經過統一規劃的新村,粉墻朱瓦、花樹環繞,彰顯著山裏人家的富足。

  在延安,寶塔、安塞的山地蘋果,延長、宜川的花椒,吳起的香瓜,延川的紅棗,黃龍的板栗、核桃,成為退耕群眾重要的收入來源。在主導産業支撐下,延安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退耕前的1356元提高到2018年的10786元。

  延安市林業局統計顯示,目前整個延安林果面積已達676萬畝,僅蘋果年産值就達120多億元,森林旅遊年直接收入達1.2億元,林下經濟年收入8.1億元。

春暉沐浴寶塔山——寫在延安各縣整體脫貧摘帽之際

追夢在新時代的春天裏——革命聖地延安告別絕對貧困巡禮

新華時評:新時代 新延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藏:納木錯開湖
西藏:納木錯開湖
生態中國·燕趙碧波賽江南
生態中國·燕趙碧波賽江南
英國薩塞克斯公爵夫婦攜新生兒亮相
英國薩塞克斯公爵夫婦攜新生兒亮相
柏林試用新安全道路標識
柏林試用新安全道路標識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61210129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