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正確認識放開放寬城市落戶限制
2019-05-08 09:03:08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不能片面理解為是搶人大戰,更不等于放松房地産調控。”近段時間,包括《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係的意見》等多份政策文件同時提到深化戶籍制度改革,放開放寬城市落戶限制。但這是不是搶人大戰的手段?是否意味著樓市調控放松?針對這些大眾關注的熱點問題,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在新聞發布會上給出了如上回答。

  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是新型城鎮化的首要任務,也是核心任務。而解決市民化問題的一條最重要途徑,就是放開放寬城市落戶限制,促進有條件、有能力在城市穩定就業生活的農業轉移人口落戶,這樣他們就可以完全享有城市的公共服務。這是推進新型城鎮化的必然要求,也是城鄉融合發展的必然趨勢。截至2018年底,我國有2.26億已成為城鎮常住人口但尚未落戶城市的農業轉移人口,其中65%分布在地級以上城市,基本上是大城市。解決好這部分人的市民化問題,需要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聯動,而僅靠小城鎮、小城市其實滿足不了許多人的落戶需求,人們更為期待的還是大中城市放開放寬落戶限制。總之,不管是從城鎮化發展的需要來看,還是從增強人民獲得感的角度來看,都應該放開放寬城市落戶限制。

  在近年來一些地方的搶人大戰中,放開放寬落戶限制確實是一項重要舉措。但是,這與為了城鄉融合發展放開放寬落戶限制有所不同。簡單説,搶人大戰實行的是選擇性落戶,面向的主要是城市希望“搶”到的中高端人才,這部分人在城市落戶的門檻本來就不高;而城鎮化的落戶面向的主要是已經在城市長期就業、工作、居住的農業轉移人口,特別是舉家遷徙的,還有新生代農民工,以及農村學生升學和參軍進入城鎮的,這些重點人群想落戶城市一度並不容易,他們才是城鎮化落戶的重點。城市需要人才,但是更需要不同層次的人口,放開放寬落戶限制著眼的是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而不是為了片面地去搶人才。

  城市放開放寬落戶限制,勢必帶來人口流入,增加住房需求。就房地産市場而言,有百利無一害,其對樓市的正向刺激作用不可小覷。正因如此,人們擔心樓市調控變相放松,房價再次非理性上漲。但需要強調的是,不管戶籍制度怎麼改,“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這個定位是必須堅持、不能動搖的。這也是房地産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底線要求。而一直以來,房地産市場調控的重點都是打擊投機炒房,遏制房價過快上漲,並不是要抑制居民的剛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可以説,放開放寬落戶限制與樓市調控既不衝突,也不必然導致房價上漲。在不改變調控目標的前提下,只要因應轉移人口的住房需求適當增加住房供應,繼續打擊投機者借機鑽空子,就能夠防止房價大起大落。

  當然,放開放寬並不意味完全放開、一下子放開,還必須因城施策、把握節奏。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明確提出,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的要全面取消落戶限制;300萬至500萬的要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並全面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精簡積分項目。總而言之,每個城市既要留下願意來城市發展、能為城市做出貢獻的人口,又要立足各個城市的功能定位,合理疏解中心城區非核心功能,引導人口合理流動和分布,防止“大城市病”的發生。(丁建庭)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多彩民俗迎立夏
多彩民俗迎立夏
澳“伊拉瓦拉之翼”航展落幕
澳“伊拉瓦拉之翼”航展落幕
北大博士:我在雄安當村官
北大博士:我在雄安當村官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41124464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