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記者探訪11家醫院廁所 “聞味尋廁”現象基本消失
2019-05-03 07:46:3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4月16日,北京安貞醫院門診樓廁所外,一名女士在用微信掃碼取紙。

4月16日,北京安貞醫院門診樓男廁所的墻上,貼有保潔員的保潔時間記錄。

4月16日,北京安貞醫院門診樓男廁所內,保潔員在清潔地面。

4月16日,北京婦産醫院西院區,門診樓男廁所內,紙盒內沒有紙。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針對兩部門提出今年底醫院廁所要全面達到幹凈、衛生和整潔的要求,近日,新京報記者探訪北京11家醫院廁所衛生狀況。總體來看,醫院對廁所環境較為重視,設有專門保潔人員進行維護,廁所沒有散發出強烈異味,“聞味尋廁”的現象基本消失。

  一些醫院對廁所清理不夠及時

  今年3月底,國家衛健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印發《關于開展醫療衛生機構廁所整潔專項行動的通知》,提出今年底各級各類醫療衛生機構的廁所全面達到幹凈、衛生和整潔。到2020年底,衛生廁所基本實現全覆蓋,並建立較為完善的長效管理機制。政策落地後,北京醫院的廁所衛生現狀如何?近日,記者前往北京11家醫院進行現場探訪。其中既有大型三甲綜合醫院,也包括專科特色醫院和私立醫院,如北京協和醫院、北京友誼醫院、北京安貞醫院、北京宣武醫院、北京佑安醫院等。

  總體來看,“聞味尋廁”的現象基本消失。但由于人流量大,一些廁所的清理仍不夠及時,有時讓人無從下腳。情況最糟的是無障礙設施,馬桶破損嚴重,無蓋、無馬桶圈、功能障礙的情況較普遍,在一些醫院,設有馬桶的無障礙設施間還淪為了雜物間。

  仍有人在醫院洗手間抽煙

  值得注意的是,違法吸煙行為在醫院並未絕跡。在北京婦産醫院西院區門診大樓,與記者同行的一位男同事就在一樓男廁發現了一截沒被衝掉的煙頭。

  從舉報情況來看,衛生間由于不能安裝監控、無法頻繁巡視,是醫院控煙死角,其中,婦産醫院和兒童醫院被投訴得最多。“産婦去檢查,陪同的家屬在外面等待,可能就去廁所吸煙。另一方面,這兩類醫院,患者對二手煙的危害更加敏感,維權意識更強,主動投訴的人也會更多。”北京市控煙協會會長張建樞稱,為遏制院內吸煙現象,協會曾給一些醫院提供語音提示器,借助紅外感應功能,在有人進入時播報控煙提醒。

  ●清潔度

  個別醫院廁所垃圾桶爆滿

  記者看到,為了確保廁所環境,很多醫院建立了專門的管理制度,對保潔員的保潔范圍、標準、時間進行規定。在北京友誼醫院、北京佑安醫院、北京安貞醫院的衛生間內,都張貼相應的文件與記錄表。如佑安醫院的公廁衛生管理制度規定,衛生間應該幹凈、無污跡、無亂寫亂畫亂貼,保潔員要實時保潔。一旁還貼有巡視檢查表,每兩小時對地面、墻壁、便池、異味等進行一次檢查。

  實地體驗中,大部分醫院衛生間都較為潔凈,地面幹凈、幹燥,沒有明顯異味。在北京安貞醫院、北京友誼醫院等醫院,保潔員隨時待命,基本上市民如廁後,就會有人進行清掃。

  不過,也有一些衛生間清掃不夠及時,一些衛生間內垃圾桶已經爆滿,用過的紙張扔到了外面,蹲便間內污跡斑斑,洗手臺上殘留水跡。記者原地停留二十多分鐘,都不見人前來打掃。

  市民們的如廁素養也有待提升。在豐臺區婦幼保健院,除了正常尺寸的蹲便,還有專門給小孩設置的小型蹲位。雖然張貼了標識,但一些市民不願等待,使用兒童蹲位後,周圍留下了污漬,踩出黑色的腳印。協和醫院兒科診區的衛生間中特意張貼告示,提醒成年人不要使用兒童廁所。

  小廣告也是醫院廁所“一景”。記者探訪過程中發現,大多數醫院的廁所門板上都有用油性馬克筆寫著開假條、挂號的小廣告,有的明顯被保潔員擦拭過,但字跡未能完全清理掉。

  ●如廁用具

  坐便間使用率不高

  考慮到部分行動不便患者的需求,大多數醫院都在衛生間中安裝了馬桶。協和、友誼、安貞、婦産醫院等設置了專門的無障礙設施間,配上便于借力的扶手,安貞醫院還在其中配置應急按鈕,患者如遇緊急情況,伸手就能求救。

  不過,馬桶也是“受虐”最多的設備。記者在廣安門中醫院等多家醫院看見,一些馬桶失去了馬桶蓋,有的連馬桶圈都沒有,功能受損也很普遍。回民醫院門診樓三層的無障礙設施間中,馬桶看起來完好無損,但是出水按鈕下陷,無法衝水清潔。豐臺區婦幼保健院一層的坐便間貼出告示稱,“馬桶堵了,不能大便。”

  除了缺損,馬桶的衛生情況同樣堪憂。一位市民告訴記者,如果萬不得已用馬桶,自己絕不會坐上去,而是半蹲著解決。還有的市民甚至選擇踩著馬桶邊緣如廁。記者在不少醫院坐便間看到,馬桶的邊緣殘留著排泄物、被液體沾著的紙張、腳印,遇到這種情景,之後的使用者也只能“破罐子破摔”,更粗暴地使用。

  因此,一些坐便間的使用率並不高。整個探訪過程中記者注意到,但凡蹲便有空位,就不會有人主動使用坐便間,哪怕蹲便“滿員”,一些市民也寧願排隊等待。或許因為如此,一些醫院的坐便間和無障礙設施間淪為雜物間。如豐臺區婦幼保健院,坐便間本就沒門,馬桶旁堆滿箱子、保潔工具,在二層廁所,保潔員更是把馬桶當作置物臺使用。在協和醫院的部分無障礙設施間裏,記者還發現有墩布挂在洗手臺邊的扶手上,一部分墩布片垂到了洗手臺中。

  ●輔助設施

  不少感應式水龍頭壞損

  一些市民認為,衛生間本就是細菌集中的地方,去醫院上廁所,更是“能不碰裏面的東西就盡量不碰”。感應式水龍頭能減少市民與設備接觸,但探訪中記者發現,不少醫院衛生間裏的感應式水龍頭已經失靈。

  豐臺區婦幼保健院一層女廁共有三個水龍頭,其中兩個是感應式的,均不能出水。北京佑安醫院、北京協和醫院等醫院的洗手間也出現部分水龍頭失效的情況。還有一些使用感不佳,如北京安貞醫院門診二樓無障礙間的感應式水龍頭,出水時間只有一秒鐘左右,其他醫院也有發現諸如水流太大、不易出水、容易外濺等情況。

  與此類似的情況是,一些醫院廁所的烘幹機也無法使用,如北京佑安醫院、北京宣武醫院;部分醫院烘幹機使用感差,如安定門中醫院,手離遠了只持續一兩秒,離近了熱風燙人;北京婦産醫院西院區烘幹機感應弱,離得十分近才能出風。

  ●人性化設計

  有的廁所未安裝扶手

  考慮到就醫患者取尿便標本、挂輸液設備等需求,醫院廁所在人性化設計上更花了一些心思。大部分醫院都配備標本臺、挂鉤,佑安醫院的標本臺還有鏤空設計,能更方便收納試管;協和醫院、友誼醫院、婦産醫院的衛生間中均設置扶手,便于腿腳不便的患者借力。

  不過,還有一些醫院的人性化設施安裝不夠完全。在廣安門中醫院,記者見到不少腿腳不便或拄拐的老人就診,但廁所中沒有安裝扶手,一位來如廁的老人説,自己腿疼,要撐著門板助力才能下蹲。豐臺婦幼保健院平常要接診許多孕婦,但衛生間也沒有安裝扶手。宣武醫院門診樓一樓,衛生間空間有限,沒有專門的洗手臺,只有用來洗拖把的水池和水龍頭,一些患者如廁後只能放棄洗手。

  衛生間及設備設計不合理也是一個問題。佑安醫院一些廁所隔間中,標本臺、置物架設在患者身後,患者取完尿便標本,需大幅扭身才能夠到,而且有的置物架高度在記者面部上下,不便于放置物品;有的隔間太小,馬桶離門只有十厘米左右的距離,垃圾桶挨著馬桶,難以下蹲。記者還發現,門診樓斜對面的衛生間,男廁的小便池緊挨著入口,沒有隔板,站在門外也能看見。(記者戴軒)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445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