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願以身許國”——記者眼中的中國核工業人
2019-04-25 22:58:5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4月25日電 題:“我願以身許國”——記者眼中的中國核工業人

  新華社記者安娜、高敬

  “我願以身許國。”在北京房山區中國核工業科技館的一張黑白老照片下,記錄著“兩彈一星”功勳獎章獲得者王淦昌50多年前這句擲地有聲的回答。這6個字激勵著一代代核工業人。

  1956年,國家制定的一份全國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把原子能科學技術列為重點科研任務之一。

  發展原子能科學,建設中國人自己的核工業,人才是關鍵。祖國的需要就是“集結號”。

  1961年,剛剛從杜布納聯合原子核研究所回北京的王淦昌接到了一項特殊的任務——投入我國原子彈的研制工作。面對各項保密要求,已經年過半百的王淦昌只説了一句話:“我願以身許國。”

  從此,他隱姓埋名,奔赴一線。就這樣,這位名揚中外的實驗物理專家從科技界悄然“消失”了17年,連家裏人都不知道他到底在哪兒、到底在幹啥。

  中國核工業科技館的展墻上,有一張格外溫煦的笑臉。他叫郭永懷,空氣動力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為核彈、氫彈和衛星實驗工作均作出巨大貢獻。

  1968年冬,郭永懷在祖國西北的基地工作時,發現了一個重要的研發線索。為了第一時間趕回北京匯報,他搭乘返京的夜航飛機,不料飛機在落地前失去了平衡……

  人們趕到現場,在飛機殘骸中找到郭永懷和警衛員已經燒得面目全非的遺體時,他們緊緊抱在一起,以這種方式將絕密技術資料護在胸前。資料完好地保存了下來。

  “雖然科學沒有國界,科學家卻是有祖國的。祖國再窮,是自己的;而且正因她貧窮落後,更需要我們努力去改變她的面貌。”被稱為“中國的居裏夫婦”的錢三強、何澤慧夫婦這樣表示。他們毅然放棄了在法國的優渥生活,回到當時一窮二白的祖國,全身心投入原子能事業的開拓。

  “回國不需要理由,不回國才需要理由。”核物理學家彭桓武説。

  幹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中國核工業幾十年的發展歷程中,“以身許國”者是一串長長的名單,從王淦昌到每一位老一輩核工業人,他們以自己的忠誠、奉獻、生命,連起中國核事業的過去和未來。

  “中國核工業能有今天的成就,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當時有一批全球頂尖的科學家滿懷‘以身許國’的豪情壯志,堅持不懈投身于中國原子能事業的偉大實踐。”中核集團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黨委書記萬鋼説。

  “以身許國”成為中國核工業精神的火種;如同基因一樣,在每一代核工業人的心中生根、開花、結果、傳承。

  原子能院反應堆工程技術研究部助理工程師王東東來自安徽省懷寧縣。他告訴記者,他的家鄉出了一位偉大的前輩——鄧稼先。他收藏了一本《鄧稼先:溫文爾雅的堅守》。“每當我想要懈怠的時候,會感到愧疚。”他説。

  原子能院科技信息部工程師周雲雙2016年正式成為核工業大軍的一員。“第一年來到原子能院,我覺得這就是一份工作。到了第二年,我覺得它是一份事業。現在,它將成為我一生的追求。”周雲雙説。

  “以身許國”,不只是一句豪言。原子能院的年輕人對記者説,晚上到院裏來走一走,每一個燈火通明的夜晚都會告訴你,中國核工業為什麼會有今天的成就。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貴州丹寨:嶺上開遍映山紅
貴州丹寨:嶺上開遍映山紅
中國核工業從這裏走來
中國核工業從這裏走來
苗山脫貧影像志——山間地頭的午餐
苗山脫貧影像志——山間地頭的午餐
多國海軍艦艇開放日活動在青島舉行
多國海軍艦艇開放日活動在青島舉行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417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