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些企業選擇性繳納社保 發放所謂社保津貼代替
2019-04-13 06:56:35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些企業為降低成本,選擇性繳納社保,或只發放所謂的社保津貼來代替

  【焦點】繳社保領導“站中間”員工“靠邊邊”?

  “剛面試成功了一家公司,工作環境、工資收入、工作內容和休息休假都還不錯,就是要入職滿一年才能給繳社保,到底要不要去?”近日,準備換工作的長春市民小薇十分糾結。

  實際上,像小薇一樣因就職公司未依法繳納社保而苦惱的人並不少見。繳納社保是職工在退休後、生病後、因工致傷後、喪失勞動能力後、失業後的基本保障,也是其依法應享受的福利之一。然而現實中,一些企業因想降低成本等原因,晚繳、少繳或不繳社保,一些企業選擇性繳納,或只是發放所謂的社保津貼來代替。律師提醒,一旦發生勞動糾紛,企業可能得不償失。

  核心人才多繳,普通職工少繳、晚繳或不繳

  雙雙是吉林某醫藥公司的銷售代表,入職半年多了,到現在公司還沒給她繳社保。

  “我們公司中層以上管理者才給正常繳社保,普通職工要工作一年以上才繳,而且還是按長春最低工資標準繳。高管的繳納基數相對高些,也只有老板和老板愛人才有公積金。”雙雙告訴記者,這樣的制度讓她對公司非常沒有安全感和歸屬感。

  已經工作14年的崔女士一直在各類商品門店做銷售員,這些年沒少換工作,但始終不變的是一直沒繳過社保。眼看著要“奔四”了,崔女士考慮自己做個小買賣,多賺些錢養老,實在不行就自己去繳養老保險。

  從來沒繳過保險的還有長春一家包裝公司的設計師小李。他工作已快10年,在他看來,像這種幾十人的小型民營企業,不繳保險很普遍,“至于養老金,等到年紀了再想辦法。”

  農民工老費剛入職長春某機械制造公司不久,轉正後已經和企業簽訂了不繳社保協議,企業負擔部分直接以工資方式發給他,這讓工作並不穩定且看重工資過于社保的老費特別滿意。

  “企業也沒辦法,用人成本太高了。”一個企業老板説,在重負荷下,企業只能“看人下菜碟”,核心人才多繳,普通職工少繳、晚繳或不繳。基層崗位尤其是農民工崗位,因流動性很大,社保增減員手續非常繁瑣,為便利起見,也會適當延長這些崗位職工社保的代繳時間。

  一旦發生勞動糾紛,企業可能得不償失

  隨著職工的法律意識越來越強,很多人在與企業發生勞動糾紛時,會把社保欠繳問題作為原因之一,將用人單位訴至法院。

  吉林省某工程咨詢公司李某索賠案,是長春市總法律援助案例之一。本案中,李某入職7個月後,公司以其不適合在單位長期發展為由將他辭退。長春市總參與援助後,以企業因未訂立勞動合同、未支付加班費、未依法繳納社會保險並違法解除勞動關係應予以賠償為由,訴至長春市南關區人民法院。等待開庭期間,工會工作人員勸服雙方通過調解解決問題,企業最終同意賠償李某1.75萬元。

  “在我們處理的勞動爭議援助案件中,企業因沒有為職工繳納社保而需要承擔經濟補償的並不少見。躲繳社保也許一時能夠節省企業用工成本,但一旦發生勞動糾紛,企業就須付出法律代價。”長春市總職工服務中心法律援助部的工作人員説。

  在長春市某鄉政府食堂做廚師的張某,2013年與單位解除勞動合同,在結清工資和住房公積金後,他才發現單位一直沒有為自己繳納社會保險。多次交涉無果後,張某找到長春市總尋求法律援助。

  此案先後歷經區級仲裁和法院拒絕受理、長春市中院駁回請求、吉林省高院予以支持多個程序,最終,被告鄉政府同意調解,支付張某17.6萬元賠償金。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吉林省高院印發的《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的指導意見》第6條規定,勞動者以用人單位沒有為其辦理社會保險手續、欠繳社會保險費或未按規定的工資基數足額繳納社會保險為由,要求用人單位履行上述義務而訴至人民法院的,一般不予受理。此案代理律師認為,這一規定與最高法相關規定“打架”。此案最終以法院受理、職工拿到賠償落幕後,吉林省高院將其收錄在審判實務中。也就是説,再遇同類案件,全省各級法院須予以受理和支持。

  職工主動放棄權利,也是在“推波助瀾”

  “按照我國現行法律規定,除了例如非全日制用工等個別情況外,有勞動關係就應該按照法定比例為職工繳納社會保險,不繳納、少繳納、漏繳納以及所謂發放社保津貼的行為都是違法行為。”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教授,勞動法和社會保障法研究中心主任沈建峰説。

  沈建峰告訴記者,上述行為擾亂了國家的社保秩序,不利于社會保險本身的良性發展;不繳、少繳社會保險將導致勞動者不能正常享受社會保險待遇,侵害勞動者權益;此外,對用人單位來講,不繳納社會保險也存在風險。

  “根據相關法律規定,用人單位不繳納社保是勞動者立即解除勞動合同並主張經濟補償的重要事由,也就是説,用人單位可能要承擔補繳社保並支付經濟補償的風險。”沈建峰説。

  “很多企業之所以選擇性繳納社保,與職工不積極主張權利有很大關係。”吉林省總援助律師王雨琦説。

  王雨琦告訴記者,社保繳納由企業自行申報,社保管理部門沒有精力一一進行檢查,除非遇到職工主動反映,才能予以稽查罰款等處理。

  “有的職工因不想在企業長幹或者不想負擔個人須承擔的社保費用,也會主動選擇不繳社保。”王雨琦説,“這些職工有的認為自己離退休還很遙遠,一般是過了一定年齡之後才考慮這個問題,殊不知不繳社保還會導致其無法享受可能隨時面臨的醫療、生育、失業和工傷相關待遇。”

  據悉,4月4日,國務院辦公廳已正式印發《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綜合方案》,要求5月1日起降低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至16%,相較之前的費率水平,相當于降低五分之一,同時繼續階段性降低失業保險、工傷保險費率,並合理降低部分參保人員和企業的社保繳費基數,預計全年可減輕企業社保繳費負擔3000多億元。此外,該方案還特別強調,各地不得採取任何增加小微企業實際繳費負擔的做法,不得自行對歷史欠費進行集中清繳,這對企業來説無疑是福音。

  “我國正在進行實質降低社保負擔,同時嚴格收繳制度的改革,提示企業在與職工存在勞動關係時,應該依法繳納社會保險。”沈建峰説。(柳姍姍)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安徽:杜鵑花開引客來
安徽:杜鵑花開引客來
山東菏澤:花開富貴迎客來
山東菏澤:花開富貴迎客來
“萬畝茶海”春色怡人
“萬畝茶海”春色怡人
埃及舉辦第四屆“法老村”國際文化節
埃及舉辦第四屆“法老村”國際文化節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001124361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