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村務監督:從“治村之計”到“治國之策”
2019-04-05 11:04:3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指出:全面建立健全村務監督委員會,發揮在村務決策和公開、財産管理、工程項目建設、惠農政策措施落實等事項上的監督作用。

  目前,全國有近60萬個建制村,原來的村級組織設“兩委”——村黨支部委員會和村民委員會,後來增設一個村務監督委員會。這個“第三委”的制度安排,最早源自浙江省武義縣後陳村的創新實踐。

  從15年前發掘報道後陳村創建村務監督委員會的做法開始,到形成“後陳經驗”,再到村務監督寫進法律,最後成為中辦國辦要求貫徹落實的“治國之策”,這些年來,記者一直跟蹤關注和研究這項制度,採寫了30多篇調研文章。

  15年前的一份調查報道

  地處城郊的武義縣後陳村,2000年之後,隨著工業化和城鎮化的推進,大批土地被徵用,村集體可支配的資金急劇增多,由于村裏財務不透明,一些村幹部以權謀私濫用權力,村民與村幹部的矛盾糾紛不斷。2000年至2003年間,縣裏查處了連續兩任村支書,但村幹部貪腐問題還是不斷,這期間後陳村每年有近百起上訪事件,成為了武義上訪第一村。

  為了破解當地農村存在村幹部濫用權力以及貪腐現象引發村民不斷上訪等問題,武義縣委選擇了幹群關係緊張的後陳村開展創設村務監督機構試點。2004年6月18日,後陳村成立了全國第一個村務監督委員會(以下簡稱村監委),並選舉産生了第一任村監委主任。

  當時吸引記者關注的是,後陳村創設村監委機構的做法,與此前各地農村建立的財務監督小組有本質的不同。以前的監督小組在村委會管轄之下,組長通常由一個村委會委員兼任,而後陳的村監委是在村黨支部和村委會之外設立的一個相對超脫的權力監督機構。它與村委會之間彼此獨立,互不從屬。用當時武義縣委主要領導的話説,就是要在農村扶持一股監督力量,對村級權力形成制約機制,改善農村基層的政治生態環境,維護農村社會和諧穩定。

  更重要的是,在村黨支部領導下,實行村務管理權與監督權分離的工作模式。後陳建立了兩項制度,即《後陳村村務管理制度》和《後陳村村務監督制度》。村委會依照管理制度管理村務,村監委依照監督制度實行監督。大家都按照制度辦事。村監委對村級事務有建議權,而無決策權。決策權在村黨支部領導的村民代表會議。由此構建起村黨支部是領導核心,村民代表會議是決策機構,村委會是執行管理機構,村監委是村務監督機構,這樣一個閉環係統。後陳村監委的創設,建構了村級組織“村三委”運行機制。

  後陳村監委建立後,因為有了這個專門機構對大小村務進行全程監督。村民們説,村監委成員監督越積極,村民越放心。他們有什麼意見就向村監委反映,上訪案件應聲而降。

  2005年1月10日,記者通過近半年跟蹤關注這套制度模式的運行和實踐效果,採寫的後陳村創設村監委的情況調查,引起時任浙江省委主要領導的高度重視並作出批示。浙江省委辦公廳、省紀委、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省委組織部、省民政廳、省農辦、省農業廳等部門組成調研組赴武義後陳村進行專題調研。後陳的“治村之計”由此進入省委決策層視野。

  “後陳經驗”走向全國

  後陳的村監委制度模式,很快在武義全縣各村推廣。記者又相繼調研採寫了一批報道。2005年3月17日,《新華每日電訊》以《浙江武義:嘗試分權制衡管村務》為題的調查報告,引起較大社會反響。同年4月9日,新華網《拿什麼來遏制“村官”的“權力狂想”》文章引發社會熱議。同年5月6日,《報刊文摘》以《村幹部“前腐後繼”逼出新課題——浙江出現村務監督委員會》為題轉載了記者在《記者觀察》雜志上的專稿。在此前後,各主流媒體也紛紛報道武義“後陳經驗”,一時間在全國形成關注熱點。

  2005年6月16日至17日,時任浙江省委主要領導專程到武義後陳村考察調研,並在後陳村召開座談會,對後陳村創設監委制度模式和實踐效果給予充分肯定,並要求在全省以後陳村的典型引路,試點完善,面上推開。“後陳經驗”從此走出武義。2006年1月9日,司法部、民政部授予後陳村“全國民主法治示范村”榮譽稱號。之後,武義縣的“村務監督委員會制度”入圍第三屆“中國地方政府創新獎”。

  2010年,全國人大常委會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吸納了武義縣後陳村的創新做法,明確規定“村應當建立村務監督委員會或者其他形式的村務監督機構”,揭開了我國建立村級監督組織的嶄新一頁。

  持續跟蹤調研為中央做“參謀”

  新修訂的村民委員會組織法頒布實施後,我國農村基層組織載體日益健全,實踐內容不斷豐富。但是,因為這部法律對設立村監委機構的內容表述簡單,缺少具體化,後陳制度設計的核心價值在推行中沒有得到體現和落實,一些農村出現了村監委建立之後成了擺設的現象。2014年9月,記者提出專題調研的策劃,得到高度重視和支持。一支由浙江、廣東、河南、吉林、安徽、河北6省記者參加的調研小分隊組建起來,歷時近一個月,共採寫刊發了一組13篇稿件。

  這組調研文章圍繞農村基層組織建設,從全國村民自治實踐的現狀摸起,從現實問題切入,走訪多地村民、村幹部、鄉鎮幹部、縣市黨政領導、省級有關部門以及國家有關部委和多所院校的專家學者。重點聚焦村級民主監督,梳理分析建立村監委機構的爭議焦點和困惑,結合對全國層面了解到的情況,提出新華社記者的專業意見。採寫了推行建立村監委制度的爭議焦點及分析、促進村務監督委員會務實管用、以及浙江武義縣後陳村創設村務監督委員會10年回訪等報道,得到有關方面的高度重視。

  這次調研,我們在稿件中提出,現階段亟須重視完善村監委的制度設計,進一步規范監督主體、內容、權限和程序,健全村民對村務實行有效監督的機制,加強對村幹部行使權力的監督制約,防止村監委流于形式,成為擺設,確保機構建立後監督務實管用。我們欣喜地看到,這些建議內容在2015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得到了體現。

  好的調研稿一定是吃透中央精神、主題重要、調研細致、宏觀與微觀、專業性與參考性的有機結合。通過對農村基層組織的專題調研,中央深改辦直接牽頭組織制訂村務監督委員會的指導意見。民政部的一位幹部説,新華社的村務監督調研材料是他看到眾多相關材料中最專業最具參考價值的文章。“問題看得深透,掌握的情況真實全面,建議到位,為中央研究出臺指導意見提供了重要參考。”

  2017年歲末,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建立健全村務監督委員會的指導意見》。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認真貫徹落實。該《指導意見》提出,建立健全村務監督委員會,對從源頭上遏制村民群眾身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促進農村和諧穩定,具有重要作用。如今,“後陳經驗”已聲名遠播,後陳的“治村之計”成為了“治國之策”。(記者謝雲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
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4331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