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青藏高原上的養路人
2019-04-02 18:21:5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西寧4月2日電(記者王浡)4月1日9時30分,在平均海拔3800米的青藏鐵路江倉線路工區,謝珠亮像往常一樣帶著10名在崗的同事趕往作業地點,在K88+850公里處做好各項準備,等待“天窗”命令下達。

  “青藏線上的火車一趟接著一趟,為了安全起見,調度室會在列車運作間隙空出一段時間來專門讓我們進行養路作業,我們每天就要在這段‘天窗期’將活幹完。”中國鐵路青藏集團西寧工務段江倉線路車間江倉線路工區的工長謝珠亮説。

  “我們不怕風吹日曬,怕的就是在這一片白茫茫的雪原上迷失方向,這可是會死人的,有了線路,我們就有了‘導航儀’。”臉龐黝黑的謝珠亮指向旁邊躺在雪地裏又黑又亮的兩條鋼軌説,他們的工作,就是在這茫茫雪原中保證鐵軌平順,讓列車行駛得更安全更平穩。

  冬天,列車駛過時會擠壓凍土路段,鋼軌很容易變得不平整。為讓列車平穩運作,謝珠亮和同事先用弦繩測量鋼軌兩側高差,接著用扳手撬開固定鋼軌的螺絲,再用重達50斤的起道器將鋼軌連帶枕木抬起,在下面放置填充物,直到鋼軌平整。

  江倉,在藏語裏是“狼窩”的意思,地處祁連山腹地,永久凍土厚度平均70米,含氧量約53%,年平均氣溫零下3℃。江倉線路車間一共有46名職工,他們遠離親人,堅守在這片平均海拔3800米以上的雪域,守護著這條跨越世界屋脊,橫亙生命禁區的天路。

  已經在江倉堅守了10年的工區班長李崇説:“剛到江倉時,條件簡陋,經常能見到尾隨著牛羊的狼群,夜裏還能聽到瘆人的狼嚎聲,上廁所也都是拿著棍棒結伴而行。現在好多了,駐地增加了防塵網和圍墻,狼來了也不怕。”

  三月,春色正好的季節,但江倉還是一個白色世界。汽車駕駛員王志安邊檢查車輛狀況邊説:“積雪結冰,根本看不出雪有多厚,一不小心就會把車陷進去。雖然我們已經採取了措施,但這裏又冷又缺氧,汽車動力還是不足,被雪凍住後極易熄火,所以每次都會提前出發。”

  14時30分,第一個“天窗”結束了,王志安從車上拿著一袋白餅和榨菜奔向剛作業完畢的同事們。車間副主任羅文東邊吃邊説:“這裏的石砟和雪水結冰後,就像水泥塊一樣硬,為了抓緊時間把活幹完,每次出來都會帶上饃饃、榨菜,用最快的速度來填飽肚子。”

  江倉線路車間管轄設備屬于凍土地帶,四季風沙。惡劣天氣的作用下,石砟風化嚴重,地表鹽鹼化加之凍融交替,諸多因素致使軌道線路病害變化毫無規律可循,要確保工務設備的絕對正常和線路的平順性,必須得用設備時時檢測並及時跟進整治,“一年下來,光補充石砟就在10萬方以上。”

  在他們的精心養護下,江倉線路工區沒有出現一起因為軌道問題而引發的事故,“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每次坐車路過這段的時候我總覺得比別的地方更平穩。”李崇笑著説。

  15時整,第二個“天窗”即將到來,這群穿著棉襖、皮膚黝黑的漢子結束了簡單午餐,拿起工具,沿著鐵軌繼續前進。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
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4318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