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女子抵押房産借款數百萬 被網戀“男友”賭光
2019-03-26 07:08:06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同是離異人士的夢竹(文中當事人均為化名)與老白在婚戀平臺上相識,迅速成為彼此的“依靠”。因為“愛情”,夢竹用抵押房産等方式給老白500多萬元,結果換來的卻是人財兩空。老白在短短三個月,將這些錢全部用于賭博。

  3月25日,在本報直播欄目《法學苑》中,北京市檢察院第三分院檢察官助理張曉晴和心理咨詢師高愛華通過解讀這個真實案例,抽絲剝繭揭開了網戀“渣男”的套路。

  癡情女為男友押房産借數百萬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許多人開始利用網絡徵婚交友。網絡婚戀平臺和社交APP的出現,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大齡單身青年交際圈窄、無法接觸到適齡異性的問題。但由于網絡的虛擬性和信息不對稱,也使網戀蒙上了一層陰霾。

  2018年1月,老白通過某婚戀網站認識了夢竹。兩人同是離異人士,相同的經歷迅速拉近了二人的距離,認識短短兩周,老白就住進了夢竹家。

  一個月後,老白提出想要開飯店掙錢給夢竹一個優渥的生活環境,並向夢竹提出借350萬元。為支持戀人的事業,夢竹抵押了北京的一套房産湊錢給老白。

  可一個半月後夢竹才得知,350萬元全部被老白在地下黑彩票點賭博輸光了。

  此案的助理檢察官張曉晴説,從下注的賬單信息看,老白出手極其大方,每次至少轉5000元,有時候甚至一次就50000元。錢款輸光後,老白跟夢竹承認錯誤,還給夢竹打了一張欠條,承諾三年歸還錢款,並保證自己今後再也不賭了,老老實實開飯店將這350萬元貸款還上,然後繼續跟夢竹借錢開飯店。

  夢竹是工薪階層,月薪幾千元,她覺得靠自己微薄的工資無法償還350萬元的欠款,只能繼續寄希望于老白,所以又通過信用貸款以及向朋友借錢,湊了170萬元給老白。不料兩個月後,老白又將錢全部賭博輸光了。最終,夢竹經閨蜜的提醒才去派出所報了案。

  經公安機關偵查,老白在婚戀平臺上的注冊信息均不實。而且老白還供述,此前已經在婚戀網站上跟另一女子借過十幾萬元用于賭博和生活消費。

  被告人辯解是借貸而非詐騙

  庭審中,老白辯解,他和夢竹之間有借條,是借貸關係而不是詐騙。他稱在婚戀網站注冊時虛構學歷並無惡意,也沒有為此制作假文憑,“所以也不算什麼詐騙吧”。老白在法庭上稱,自己可以跟夢竹結婚,用他的後半生還她,不會讓夢竹人財兩空。“她對我的賭博行為是放縱或者支持的”。

  聽到這裏,坐在被害人席上的夢竹大喊了一聲,“你這個混蛋“,並哭出了聲。

  檢察官當庭表示,老白這是在欺騙夢竹,“這是善意的,我也沒有犯罪動機。”老白在法庭上回應。

  檢察官助理張曉晴説,我國《刑法》第266條規定,詐騙罪是以非法佔有為目的,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讓被害人陷入錯誤的認識,騙取公私財物的行為。老白是以開飯店為由,把被害人的500余萬元用于非法活動,揮霍殆盡,雖然寫了欠條卻沒有償還能力,是以借款為名行詐騙之實,構成詐騙罪。

  偽造身份誇大經濟實力是套路

  在昨天的直播中,張曉晴對婚戀騙子的套路進行了“揭秘”,“騙子需要偽裝,偽造吸引人的身份和極力誇大經濟實力是他們的兩大特點”。騙子們為了進一步取得被害人的信任,在見面之初就會展開猛烈的愛情攻勢,用花言巧語或者噓寒問暖的手段迅速與被害人確定戀愛關係。接下來騙子最常見的手段就是借錢,以借款之名行詐騙之實。

  “有一定經濟實力,又急于結婚的男女都可能會成為目標。”張曉晴介紹,“在司法實踐中,我遇到的比較多的受害人是大齡單身女青年,背負著家庭和社會催婚的壓力。”張曉晴發現,婚姻受到過傷害的女性更渴望得到一份難能可貴的愛情,這樣的女性一旦內心被攻陷,就會飛蛾撲火,難以自拔。

  張曉晴提示,對于通過網絡平臺、交友App等形式認識的相親對象要格外慎重,核心信息需要反復確認核實,比如有無不良嗜好、身份、教育背景、家庭背景、經濟狀況等。還得多花些心思觀察對方的言行是否一致,如果總有出入,即使對方有各種各樣的辯解和理由,也要多留神了。“最重要的,在這種戀愛關係中提到錢,請一定在腦中拉響警報,不是一定不能給錢,而是要認真核實錢款去向、認真評估錢款用途,必要的時候要親自實地考察”。(記者 趙加琪 統籌/孫慧麗)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苗山脫貧影像志——苗鄉女的讀書夢
苗山脫貧影像志——苗鄉女的讀書夢
福鼎茶鄉迎來白茶開茶季
福鼎茶鄉迎來白茶開茶季
花開映坦途
花開映坦途
合肥:安全教育進校園
合肥:安全教育進校園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61124281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