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伊斯蘭國”地盤盡失 敘亂局依舊難解
2019-03-24 13:43:4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大馬士革3月23日電 (國際觀察)“伊斯蘭國”地盤盡失 敘亂局依舊難解

  新華社記者鄭一晗 汪健

  由敘利亞庫爾德武裝主導的“敘利亞民主軍”23日宣布拿下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最後據點、敘利亞東部代爾祖爾省的巴古茲鎮。美國白宮此前也宣布,“伊斯蘭國”已完全失去在敘利亞的所有控制區。

  分析人士指出,盡管曾在敘利亞和伊拉克佔據大片地區的“伊斯蘭國”已經地盤盡失,但它對敘利亞乃至全球安全的威脅遠未消除。對于敘利亞來説,在“伊斯蘭國”潰敗後,敘政府與庫爾德武裝的矛盾將進一步凸顯,再加上外部勢力在敘博弈,敘亂局依舊難解。

  “伊斯蘭國”威脅猶在

  巴古茲鎮位于敘利亞與伊拉克交界處,毗鄰幼發拉底河,是“伊斯蘭國”在敘利亞的最後一處據點。“敘利亞民主軍”認為,拿下這裏是各方期待已久的“歷史性時刻”。不過,分析人士認為,“伊斯蘭國”的威脅仍然存在。

  據總部設在英國倫敦的“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消息,“伊斯蘭國”尚有殘余勢力在幼發拉底河西岸的沙漠地帶藏匿,一些成員藏身民間伺機發動襲擊。“敘利亞民主軍”方面也表示,消滅潰逃的“伊斯蘭國”成員的行動不會停止。

  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約瑟夫·沃特爾本月上旬在美國國會作證時表示,“伊斯蘭國”採取了化整為零的戰術,等待時機卷土重來。因此,打擊“伊斯蘭國”的戰爭遠沒有結束。

  敘政治分析人士馬希爾·伊赫桑説,“伊斯蘭國”的據點雖然被搗毀,但其極端主義思想卻沒有消亡,仍繼續在地區和世界范圍內産生不良影響,隨時可能滋生出新的極端組織。

  敘媒體人士穆罕默德·阿什卡爾也説,“由于‘伊斯蘭國’意識形態仍有生存土壤,要徹底鏟除該組織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庫爾德問題凸顯

  隨著“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徹底潰敗,敘局勢如何發展備受關注。分析人士認為,“伊斯蘭國”退場後,敘政府和庫爾德武裝之間的矛盾將凸顯。

  近年來,美國支持的庫爾德武裝組織“敘利亞民主軍”在打擊“伊斯蘭國”過程中逐步控制了敘北部和東部大片地區,大致以幼發拉底河為界與敘政府軍對峙。庫爾德人在其控制區內建立自治的“聯邦區”引發敘政府不滿,但雙方在打擊極端勢力方面存在共同利益,因此它們之間的矛盾被暫時擱置。

  敘政府不承認庫爾德人的自治地位,且對于收復庫爾德武裝控制區決心堅定。敘國防部長阿裏·阿卜杜拉·阿尤布本月早些時候對媒體表示,“敘利亞民主軍”面臨兩個選擇,“要麼和解,要麼其控制區將被武力奪取”。

  伊赫桑認為,敘國防部此番表態是對庫爾德武裝發出的警告,“‘伊斯蘭國’問題解決後,收復敘東部領土成為敘政府接下來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敘庫爾德武裝官員、曼比季軍事委員會發言人沙爾凡·達爾維什23日對新華社記者説,庫爾德人希望實現自治,為此已做好與政府對話的準備。

  分析人士認為,雙方立場很難調和。“敘利亞民主軍”總指揮馬茲盧姆·科巴尼20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確保庫爾德人自治的法律地位以及“敘利亞民主軍”對幼發拉底河以東地區的控制是他們與敘政府談判的“紅線”,庫爾德人將為之而戰。

  外部博弈添變數

  與此同時,美國、土耳其等外部勢力之間的博弈也令敘局勢充滿變數。

  去年12月,土耳其宣布將在敘境內幼發拉底河以東地區向庫爾德武裝發起軍事行動。隨後,由于美國宣布將從敘利亞撤軍,土方推遲了軍事行動,並與美方商討在敘北部設立“安全區”。但這一提議遭到庫爾德武裝和敘政府的拒絕。

  長期以來,美國和土耳其在敘庫爾德武裝問題上存在分歧,雙方矛盾一度十分尖銳。土耳其認為,敘庫爾德武裝是被土政府視為恐怖組織的庫爾德工人黨在敘利亞的分支,美國則認為庫爾德武裝是美軍打擊“伊斯蘭國”的重要盟友。

  伊赫桑認為,土耳其和美國都希望借庫爾德問題在敘利亞攫取利益,敘政府收復東部地區的難度很大,敘利亞實現領土完整、和平穩定還面臨諸多變數。

  此外,美國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戴維·波洛克認為,隨著大規模打擊“伊斯蘭國”戰事的結束,美國從敘利亞逐步撤出,這將形成“權力真空”,從而加劇該地區其他勢力之間的權力爭奪。

  “敘利亞亂局深受大國博弈和外部勢力介入的影響,鏟除‘伊斯蘭國’遠不足以解決危機,”伊赫桑説。(參與記者:劉品然、朱東陽、劉晨)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合肥:安全教育進校園
合肥:安全教育進校園
舞劇《昭君出塞》在紐約上演
舞劇《昭君出塞》在紐約上演
“桃花故裏”賞桃花
“桃花故裏”賞桃花
“巴基斯坦日”閱兵彩排
“巴基斯坦日”閱兵彩排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511210090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