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如何讓莽人“進步之梯”更通暢?
2019-02-20 13:28:32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書是人類進步的階梯”,但雲南省金平縣莽人的進步之梯卻不太通暢。

  在2009年4月歸于布朗族之前,莽人生活在中越邊境的大山深處,以打獵為生,頗具神秘色彩。

  自2008年國家出臺對莽人的綜合扶貧規劃後,莽人逐漸走出深山老林,在政府幫助下建屋定居,開田種地,人均收入大大提高,生活條件得以改善。

  不過,教育仍然是莽人的心病。截至2018年,莽人族群中還沒出過一名大學生。較高的中學輟學率,讓當地政府憂心忡忡。目前,在校讀書的莽人不足200人,以小學和初中生為主。

▲“莽人”村寨的兒童。岳廷攝

  不愛讀書關鍵在于思想觀念

  在金平縣教育局長譚術黑看來,哈尼族、傣族等少數民族的上學意識很強,家長在孩子3歲左右的時候會想辦法送孩子上學,哪怕是家庭經濟條件不好的孩子也會自己想辦法學習一技之長,但是莽人家長大多不重視教育。

  在下山定居之前,莽人一直過著刀耕火種的原始生活,依靠打獵為生。他們曾長期居住在木頭和麻草搭建而成的房子裏,習慣了原始社會的悠閒,從觀念上不太重視讀書識字。

  “這裏的孩子大都不願意上學,因為家長沒文化,孩子不上學也不管;到了上學的年紀,孩子都不知道學校在哪裏。”平和村村支書陳忠明對這個問題頗為無奈。

  為促進莽人教育的發展,莽人學生在學前班時享受每學期300元的國家補助。義務教育階段,除了和其他民族一起享受“兩免一補”之外,小學生每年還可以多領250元、初中生多領1500元的國家補助。每位學生每月還可以領取80元的生活補助。

  此外,金平縣還會撥款給學生發放額外的補貼,小學每生每年給1000元,初中1800元,高中2000元,職高3000元,大學則可以高達5000元。

  ▲“莽人”村寨(左側山麓上的小村莊)和山下的多民族聚居的南科村。岳廷攝

  教育發展要“走出去請進來”

  “改變教育觀念是發展莽人教育的關鍵所在。”譚術黑詳細介紹了莽人讀書的現狀後認為,轉變莽人的觀念首先要從語言上入手,只有學好普通話、可以與外界溝通,才能理解國家的政策,才能意識到讀書的重要性。

  “語言這一關過了之後,‘控輟保學’的工作還要繼續做,不能讓一個莽人學生在校外。”譚術黑説。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把脫貧攻堅提高到新的戰略高度;同時強調建設教育強國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基礎工程,必須把教育事業放在優先位置,加快教育現代化,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教育是精準扶貧的必要舉措,也是幫助貧困地區徹底脫貧的重要基石,是實現物質與精神共同脫貧的保障。

  金平縣副縣長鄧自有認為,改變莽人的教育現狀,需要國家和地方政府層面的進一步措施。他認為,國家應加大對邊遠少數民族地區的教育基礎設施建設,改善教育條件,同時也要加大教師的配備力度,通過增加編制名額保證師資力量;縣裏需要加大對教師隊伍的培訓力度,提高教師綜合能力、適應莽人地區教育教學的需要,並辦好職業高中和技術培訓,從生活需求出發,讓莽人學生“有學校可以讀,讀了可以用,用了能夠解決生活需要”。

  此外,鄧自有認為莽人教育的未來發展應遵循“走出去請進來”的原則。一方面,金平縣政府應鼓勵莽人學生到鎮上、縣裏條件更好的學校讀書,組織莽人青壯年外出考察學習實用技術,感受山外世界的美好;另一方面,去過外面的莽人回來後,可以將新認識和新動力帶給其他人,同時通過支教的方式將外面的好東西、好思想傳給其他人。

  提起對孩子教育的打算,雲南省金水河口岸邊境小學陳素珍計劃將來送兒子到教育條件更好的蒙自市讀高中。她希望兒子以後考大學,到昆明、上海等大城市工作。陳素珍的弟弟陳衛則盼望著孩子將來能夠讀大學,過上更好的生活。

  他們這一代莽人,都將培養出“第一名大學生”的希冀,寄托在了下一代身上。(萬寧寧)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朝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訪轉型期的“中國油畫第一村”
探訪轉型期的“中國油畫第一村”
工地上的元宵節
工地上的元宵節
雨水至 勞作忙
雨水至 勞作忙
火樹銀花迎元宵
火樹銀花迎元宵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3301210063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