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法制日報揭“隱蔽性腐敗”:僅收熟人錢物 為熟人辦事
2019-02-20 06:54:42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官員朋友圈亟需制度規范

  個別領導幹部腐敗僅收熟人錢物 利用職權為熟人拿業務賺提成

  專家建議

  ◎ 在反腐敗高壓態勢下,赤裸裸的權錢交易等腐敗行為已經得到遏制,新的腐敗類型更容易發生在領導幹部與其熟人、朋友之間。同時,顯性腐敗會相應減少,隱蔽性腐敗會相應增多

  ◎ 朋友圈演變為腐敗圈的現象充分反映了腐敗的復雜性。所謂的朋友圈,本質上是進行不正當利益交換的腐敗群體。這種腐敗對政治生態和社會生態産生的負面影響很大,並且具有極強的傳導性和污染性

  ◎ 防范官商之間出現畸形的朋友圈,首要的措施在于建立一個“親”“清”的新型政商關係;其次,領導幹部主動凈化自己的朋友圈,要有底線意識、敬畏意識,與朋友的交往不能建立在利益基礎上,以利相交,利盡則散

  近日,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原院長張德友的部分涉案情況曝光,受到廣泛關注。

  因為張德友“只挑熟人收錢”,比如幫助同學所在的企業得到業務從而收受巨額“提成款”作為回報。

  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的專家認為,在反腐敗高壓態勢下,赤裸裸的權錢交易等腐敗行為已經得到遏制,腐敗分子的腐敗手法也越來越隱蔽,但這些新花樣並不能改變以權謀私的腐敗本質。

  在受訪專家看來,朋友圈演變為腐敗圈的現象充分反映了腐敗的復雜性,這就要求必須建立更加嚴密的制度體係,保證權力運行的每一個環節都得到強有力的制約和監督。

  幫熟人拿業務賺提成

  腐敗手法更具隱蔽性

  張德友部分案情的曝光,緣于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賈滋綠、李天舒單位行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賈滋綠是吉林省銀泰房地産估價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天舒是這家公司的職員,負責對外聯係業務工作。賈滋綠與李天舒則是夫妻關係。

  張德友和李天舒是同學,為其同學所在的企業得到業務,企業則送給張德友“提成款”435萬余元作為回報。

  《中國紀檢監察報》的報道顯示,為拓展公司業務,2010年年底,李天舒多次找到時任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張德友,請其幫忙承攬省內一些銀行的評估業務,雙方約定事成之後給張德友30%業務“提成款”。

  隨後,在張德友的幫助下,銀泰房地産估價公司得到了吉林銀行的貸款抵押評估業務。2014年年末,張德友又幫助銀泰公司得到了九臺農商銀行的貸款抵押評估業務。

  為感謝張德友,賈滋綠、李天舒將兩筆評估業務營業額的30%作為“提成款”送給張德友。張德友同意收下這些錢,但因身份原因,將錢繼續放在銀泰房地産估價公司賬戶中。

  據計算,賈滋綠、李天舒送給張德友的提成款為435萬余元。

  賈滋綠、李天舒兩人在供述中稱,如果沒有張德友的幫助,他們不可能得到兩家銀行的評估業務。

  根據《賈滋綠、李天舒單位行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法院認為,銀泰房地産估價公司為謀取不正當利益,違反國家規定,給予國家工作人員回扣,被告人賈滋綠作為直接負有責任的主管人員、李天舒作為直接責任人員,其行為均已構成單位行賄罪。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副院長杜治洲告訴《法制日報》記者,隨著我國反腐敗高壓態勢的持續發展,腐敗分子的腐敗手法越來越隱蔽,比如幫熟人拿業務賺取提成,但這種新的外殼改變不了以權謀私的腐敗本質。

  “這種腐敗新常態本質上仍然是濫用權力謀取不正當利益的表現,這種腐敗形式更具有隱蔽性,發現和懲處的難度比一般意義上的行賄受賄更大。這也表明,隨著反腐敗力度的不斷加大,腐敗類型也在不斷發生變化。”北京科技大學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偉對《法制日報》記者説。

  2017年12月20日,張德友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

  2018年6月,張德友因嚴重違紀違法問題被“雙開”。當時的通報稱,張德友違反政治紀律,對抗組織審查,參加迷信活動;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和相關公司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涉嫌受賄犯罪等。

  1個月後,張德友涉嫌受賄一案,經依法指定管轄,由吉林省通化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並向通化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在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刑法研究所副所長彭新林看來,值得注意的是,張德友是幫同學拉評估業務,也就是利用職權幫熟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然後以提成的形式收受“好處”。

  彭新林對《法制日報》記者説,這説明在反腐敗高壓態勢下,赤裸裸的權錢交易等腐敗行為已經得到遏制,新的腐敗類型更容易發生在領導幹部與其熟人、朋友之間。同時,顯性腐敗會相應減少,隱蔽性腐敗會相應增多。

  根據《中國紀檢監察報》的報道,長春市某小額貸款公司總經理崔某,是張德友十幾年前就熟識的“老朋友”。早在2006年,張德友就為崔某在項目投資方面提供便利,收受其10萬元。後來,張德友繼續為崔某在公司訴訟案件及其配偶工作安排等方面提供幫助,並承諾將為其女兒安排工作,于2014年至2016年共計收受崔某所送人民幣60萬元。

  《中國紀檢監察報》稱,張德友在表面上拒收賄賂,是因為黨的十八大後正風反腐持續加壓,不敢腐的氛圍日趨濃厚,但不代表張德友私下收手,警惕的他只挑他認為“安全”的熟人收受錢物。

  交友目的乃權錢交易

  公職人員被商人圍獵

  黨的十八大以來,隨著高壓反腐的推進,領導幹部的朋友圈腐敗問題逐漸顯露在公眾面前。

  王素毅,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原常委、統戰部原部長,十八大之後首個獲刑的中管幹部,2014年7月,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2013年6月30日落馬的王素毅,中央紀委通報稱其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本人或通過其親屬收受巨額財物。

  根據公開資料梳理,王素毅的落馬,離不開他背後的朋友圈。給王素毅行賄數額最多的是他的朋友武某某。2005年6月至2008年8月,王素毅利用其職務便利,接受武某某的請托,為武某某所在的公司申請磁鐵礦探礦權證提供幫助、為開發房地産項目取得《建設工程施工許可證》提供幫助。

  2008年3月至2010年春節,王素毅先後3次收受武某某給予的美元10萬元、歐元10萬元、黃金10千克,共計折合人民幣393萬余元,佔其總計受賄額的三分之一。

  廖少華,貴州省委原常委、遵義市委原書記,首個由中央紀委確認被中央巡視“利劍”斬落的中管幹部。

  “我不是從思想品德、為人上結識既相互促進又清淡如水的朋友,而是交了一批重哥們義氣,又帶有‘銅臭味’的老板朋友,思想逐漸發生變化,貪欲也隨之培養起來,最後被這些所謂‘朋友’溫水煮青蛙。”2015年4月,廖少華在法庭之上稱是被身邊朋友拉下了水。

  廖少華在多地任職,商人朋友陳某某一直跟隨其左右做生意。廖少華為陳某某的企業多個事項提供幫助和照顧,先後10次收受陳某某給予的人民幣共計394萬元。

  廖少華的另外一個朋友是貴州某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某。2008年年初至2012年6月,廖少華接受何某某的請托,為其公司提供多種幫助,先後12次接受何某某給予的人民幣共計550萬元。

  落馬之後開始反思朋友的領導幹部並非廖少華一人。

  “我把別人當朋友,別人把我當‘魚’釣。在‘利’字當頭的商人眼中,我成了拉攏腐蝕的重點對象,成了‘獵物’。”湖北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原副主任、省無線電管理委員會辦公室原主任夏平説。

  這句深刻的話,出現在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公布的夏平的悔過書中。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刊文稱,因為長期在經濟部門工作,管著項目、資金和政策,“平民廳長”夏平成為老板們拉攏腐蝕的重點對象。

  2009年年初,湖北某建築集團的一名項目經理認識了夏平,為了能承接湖北省無線電監測網擴容升級工程基建項目,這名項目經理想方設法跟夏平套近乎。

  通過邀請夏平打牌、送現金、送名表等手段,這名項目經理終于如願以償,他所在的建築集團順利中標該工程,合同金額達1.288億元。事後,這名項目經理為感謝夏平,又送給他現金、金條和加油卡。

  “這些人與我交朋友,看中的是我這個廳長的職位。所謂交友的目的也不是朋友之間的交情,而是權錢交易。”夏平悔恨不已,進而總結説,自己出問題,“缺乏自重,交友不慎是重要原因”。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曾開通《懺悔與剖析》欄目,在隨後的3年間披露了22名違紀違法者的懺悔錄,其中有12人在懺悔錄中將交友不慎作為自己腐敗的原因之一,佔比超過一半。

  杜治洲認為,因為有權力的光環,官員交朋友時難免交上一些純粹為利益而來的朋友,這些朋友會不擇手段地影響這些官員。因此,在交友方面,領導幹部必須劃清友情與權力之間的界線,避免進入腐敗圈。

  在彭新林看來,作為一名公職人員,特別是領導幹部,當然可以交朋友,但一些所謂的朋友通過各種社會關係與公職人員認識,看中的是公職人員手中的權力,而不是雙方之間的友情,這就是在“圍獵”公職人員。

  “不論雙方交往多少年,交情有多深,一旦涉及權力和利益的交換,就必然會産生腐敗。”彭新林説。

  宋偉對《法制日報》記者説,這種朋友圈演變為腐敗圈的現象充分反映了腐敗的復雜性,所謂的朋友圈,本質上是進行不正當利益交換的腐敗群體。這種腐敗對政治生態和社會生態産生的負面影響很大,並且具有極強的傳導性和污染性。

  官商交往講求有道

  政商關係提倡親清

  貴州省水利廳原廳長黎平反思自己是“交友不慎,自墜深淵”。

  做生意的王某偶然間認識了黎平,隨後就有意識地與他多接觸。隨著時間流逝,兩人成了朋友。

  王某在交往中發現,平時很難約到的“大忙人”黎平對娛樂場所樂在其中。王某動起了歪腦筋,頻繁約黎平到某夜總會唱歌,並將包括鄧某在內的不同女性介紹給黎平。黎平在聲色誘惑面前,忘記了黨紀國法。

  為了獲取更多的金錢來揮霍、包養情婦,黎平就想方設法謀取不義之財。此時,他的另一個朋友蔡某開始“鼎力相助”,截至案發時先後奉上賄賂款共計446萬余元。

  “我在經濟問題上犯錯誤與和蔡某的結交有著直接關係。”黎平在悔過書中説。

  2015年5月8日,黔東南州中級人民法院就貴州省水利廳原黨組書記、廳長黎平受賄一案作出一審宣判,以受賄罪判處黎平有期徒刑13年。

  “黎平陷入腐敗泥潭,雖説是在損友的引誘下使然,但從根本上説是源于其自身思想防線脆弱,在黨紀國法面前心存僥幸。”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刊文點評稱。

  甚至有落馬領導幹部幡然醒悟:“少與商人打交道。他為了自己的利益機關算盡,他在與你接觸中總是施以小利換取大利。當你有權時,弟長兄短,一旦你失去權力之時,他會加足勁,把你踢得很遠很遠。”

  杜治洲認為,從這些現象可以看出,一些領導幹部周圍的朋友對腐敗的發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正是在雙方長期的不正常交往中,這些朋友一步步把一些領導幹部“拉下水”。

  “外因僅是起到影響作用,內因才起決定作用。一些領導幹部理想信念不堅定,才會落入所謂朋友的圈套。”杜治洲説。

  那麼,如何防止領導幹部的朋友圈變成腐敗圈呢?

  在杜治洲看來,從某種意義上説,官員交友不是簡單的私事,因為官員的公共身份決定了官員交友可能影響到權力的公開公正行使、社會公共利益的實現。

  宋偉認為,腐敗圈的清除治理還是要依靠權力的有效制約和監督,這是保證權力不被濫用的源頭,沒有了權力濫用,也就鏟除了利益交換的可能。

  “從現有的制度體係來看,對權力的制約和監督都在不斷得到加強。但不可否認的是,仍然存在一些真空地帶,使得類似案件仍然不斷出現。這就要求我們必須建立更加嚴密的制度體係,保證權力運行的每一個環節都得到強有力的制約和監督。”宋偉説。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提出,廣大幹部面對紛繁的物質利益,要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官”“商”交往要有道,要劃出公私分明的界限。

  彭新林建議,防范官商之間出現畸形的朋友圈,首要的措施在于建立一個“親”“清”的新型政商關係;其次,領導幹部主動凈化自己的朋友圈,要有底線意識,敬畏意識,與朋友的交往不能建立在利益基礎上,以利相交,利盡則散。

  彭新林認為,還要從制度上構築一道“防火墻”,厘清權力邊界,鏟除權錢交易、官商勾結的土壤,劃定領導幹部正常交友明確而具體的邊界,使權力受到有力的監督和制約。(陳磊)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火樹銀花迎元宵
火樹銀花迎元宵
北京:正月十五雪打燈
北京:正月十五雪打燈
老牛灣雪景
老牛灣雪景
新疆天池:冬季旅遊持續增溫
新疆天池:冬季旅遊持續增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137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