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女主播賣“藍精靈”受審 部分網絡平臺仍可購買
2019-02-01 06:57:27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從日本代購失眠處方藥“藍精靈”,明知其中含有毒品成分,還通過網絡轉賣給他人。1月31日上午,出生于1993年的女主播張某被控販賣毒品罪在朝陽法院受審。

  北京青年報記者發現,在閒魚、小紅書等網絡平臺,仍可購買到“藍精靈”。

  庭審

  明知危害仍抱僥幸心理

  名校大學生被訴販毒

  1月31日上午,戴著眼鏡、面容清秀的張某被法警帶入法庭。張某自稱是雲南昆明人,畢業于南方某“211”大學管理專業。畢業後在新浪微博做簽約主播,通過直播引粉絲到指定的整形醫院做醫美,醫院會給她30%的回扣。

  檢方指控,張某在2018年7月至8月間,在朝陽區百子灣的租住地以2400元的價格兩次向盧某(另案處理)販賣氟硝西泮(俗稱“藍精靈”)六板。

  8月27日下午,張某以1776元的價格向盧某販賣“藍精靈”兩板時,被民警當場抓獲。民警後從其暫住地起獲“藍精靈”119粒。

  經鑒定,上述“藍精靈”中均含有氟硝西泮。

  公訴機關認為,張某明知“藍精靈”是毒品而多次販賣給他人,情節嚴重,其行為觸犯《刑法》,應以販賣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對此,張某解釋稱,其在2018年6月在朋友圈看到代購在賣日本失眠處方藥“藍精靈”,遂購買自用,認為藥效很好。盧某是其通過直播認識的網友,聽説此事後便向其購買“藍精靈”,再加價轉賣。

  張某稱,自己在得知“藍精靈”是毒品後仍抱有僥幸心理,想把存貨賣完再收手。庭審中,張某數次垂淚,並在最後陳述時稱“我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深深的自責和後悔,“我錯了!希望法官能給我一次改邪歸正、重新做人的機會。”此案將擇日宣判。

  調查

  閒魚APP剛下架

  小紅書用戶仍在賣

  一名職業從事代購的日籍華人向北青報記者介紹,日本處方藥的購買非常嚴格,代購要想拿到較大的藥量就需要安排多人赴多家醫院排隊開藥。“藍精靈”屬于治療失眠症的處方藥,正規醫院的醫生會嚴格控制劑量,以防藥物濫用。

  1月31日中午,北青報記者在二手交易APP閒魚上檢索相關關鍵詞發現,有用戶標價4500元出售“藍精靈”。記者注意到,該商品發布于1月28日,介紹中稱“在日本醫院都很難開出”,還標注稱“懂行的入”。當天16時,記者再次打開時,被提示“寶貝不存在或已被刪除”。

  記者隨後在小紅書APP檢索“藍精靈”,一名地址顯示為新加坡的用戶發布了26條“日本失眠安眠藥”的相關信息。記者隨即私聊該用戶詢問“藍精靈”的購買渠道,對方在50分鐘後回復:“2600元”“一盒(100粒裝)”“款到發貨,快遞可以發到北京”“最多每次只賣2盒,多了也不發”。當記者詢問寄快遞是否會被查時,對方稱“我們找人,當然沒事”。

  3個小時後,該小紅書用戶又私信記者,追問“還要嗎?”

  之後,記者分別聯係了閒魚和小紅書公關部門,截至發稿時,兩家均未回應。

  背景鏈接

  “藍精靈”屬第三代毒品 危害是第一代毒品數倍

  北青報記者從北京市禁毒委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上注意到,上面曾介紹作為處方藥的“藍精靈”可以溶于水,液體是淡藍色的,但同類的合成物質,有的就無色無味,溶于水後也不容易被人發現。“藍精靈”屬于被稱為“第三代毒品”的新精神活性物質。

  據了解,少量吸食以“藍精靈”為代表的新精神活性物質,人會出現心動加速、血壓升高、肝腎功能衰竭等急性中毒症狀。大量吸食後會引起偏執、焦慮、恐慌、被害妄想症等反應,嚴重的會引發精神錯亂,甚至抽搐、休克、腦中風死亡,危害是第一代毒品的數倍。(記者 趙加琪)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百豬”剪紙迎新春
“百豬”剪紙迎新春
寒梅枝頭俏
寒梅枝頭俏
塞上湖城 銀裝素裹
塞上湖城 銀裝素裹
與高鐵“賽跑”的外賣小哥
與高鐵“賽跑”的外賣小哥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4072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