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藥粧産品市場存在三無産品 部分消費行為不理性
2019-01-30 07:34:33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化粧品法規無藥粧品概念多數産品誤導消費者

  藥粧産品市場亟須有效監管

  不少人在遇到紅血絲、皮膚敏感問題後,都會尋求藥粧來拯救自己的臉。然而,京東、蘇寧兩大電商平臺卻正在不約而同地下架同一類商品——藥粧化粧品。這源于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近日發布的一則監管指引:化粧品宣稱藥粧概念的,均屬違法行為。這意味著,號稱規模已超過600億元的藥粧産品市場,將迎來産銷模式的大調整。

  《法制日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對化粧品有了更高層次的審視和需求。在化粧品市場細分趨勢日益顯現的當下,隨著果酸類、維生素C等成分盛行,消費者對具有預防或輔助治療肌膚問題的藥粧有了更高的期待。  不過,記者調查發現,藥粧産品市場亟待有效監管。

  監管部門釋疑藥粧産品

  電商平臺下架涉事貨物

  前瞻産業研究院發布的《2018至2023年中國藥粧行業品牌競爭與投資機會分析報告》顯示,上世紀90年代,全球藥粧市場年銷售額只有幾億美元,到2017年,全球市場銷售額達到417億美元。2010年至2017年,藥粧行業年復合增長率達11%,大大超過全球醫藥市場的實際年增長率。

  這份報告還顯示,近年來在中國消費品市場,藥粧保持了兩位數高增長,規模從2010年的110億元增至2017年的625億元。2010年至2017年,行業年復合增長率高達28.16%。

  盡管市場規模不斷擴大,但到底什麼是藥粧?商家語焉不詳,消費者霧裏看花。

  國家藥監局近日明確,我國化粧品法規中並沒有“藥粧品”概念,世界大多數國家在法規層面也不存在“藥粧品”概念。避免化粧品和藥品概念的混淆,也是世界各國(地區)化粧品監管部門的普遍共識。

  簡單來説,藥就是藥,化粧品就是化粧品,廠商不可以混淆概念,打擦邊球營銷。

  而就京東、蘇寧這樣的電商平臺來説,下架此類産品則是因為藥粧副作用頻發。   1月15日,京東方面發布聲明稱:“我們關注到藥監局關于‘藥粧品’概念的明確説明,並已在第一時間做出調整,陸續下架相關商品。”

  緊隨其後,蘇寧易購也向媒體發表聲明稱:“在了解到藥監局關于‘藥粧品’概念的闡釋後,立即採取相關措施,陸續下架相關涉事産品。”

  同時,蘇寧相關負責人説,其下架的藥粧品同時包括來自國內與國外的相關産品。

  1月16日,在這兩大電商平臺上搜索“藥粧”關鍵詞,已經不顯示任何商品。蘇寧易購頁面上還提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無法顯示相關的商品。

  不過,截至1月29日,在電商平臺上,關于藥粧品的銷售情況發生了變化。

  記者在淘寶和蘇寧上搜索“藥粧”關鍵詞發現,均顯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無法顯示相關的商品”等字樣。

  然而,在另一個電商平臺上,記者以“藥粧”為關鍵詞搜索,顯示不到50件可售商品,其中主要包括個別海囤全球的店家出售的森田藥粧。不過記者注意到,原品牌名中帶有“藥粧”字樣的森田藥粧自營店,目前名為“森田”,不再有藥粧字樣。

  同時,記者在1月17日走訪北京市的幾家藥店發現,部分大型藥店設有專門櫃臺展示藥粧品,其功效也都集中于敏感肌的修復護理。據一家藥店的店員介紹,這些藥粧産品不僅具有化粧品的功能,而且有藥品的功效。它們成分“純天然”,精簡健康,不含色素和添加劑,針對性強,有的藥粧品甚至被當作醫療處方的輔助用品,大可放心使用,而且見效快。

  市場存在三無産品

  企業衛生狀況極差

  不少消費者告訴記者,她們在日常生活離不開化粧品。相比于市面上普通的化粧品,在藥店購買的藥粧品多多少少含有藥物成分,用起來更安心。

  北京市民李靜是某互聯網公司的職員,熬夜、加班是她的生活常態。“再加上我是敏感肌膚,瘋狂起痘,簡直令人崩潰。”李靜告訴記者,在朋友的推薦下,她購買了某品牌的潔面皂,她看中的正是這款産品所宣傳的功效——“加速皮膚新陳代謝,減少皺紋,延緩衰老”。另外,一些消費者的使用反饋也讓她毫不猶豫購買這款産品。

  “反正就是一塊潔面皂,不管有沒有宣傳的那種功效,平時清潔還是可以用的。可能也是自己的心理作用,感覺還是有點用。”李靜對記者説,自此以後,她成為各種藥粧的資深“小白鼠”。

  據李靜介紹,她在使用藥粧産品時,有時會遇到“三無”産品,不但起不到改善皮膚的作用,反而會帶來一些問題。不過,只要不是很嚴重的皮膚問題,大多數皮膚科醫生都會開一些舒緩鎮定消炎的藥品用于修復皮膚受損的屏障和細胞,讓皮膚慢慢恢復到健康水平。“之後,只要不使用那些‘三無’産品就沒事了”。

  “可能很多消費者並不了解,這兩年藥粧比日化産品好賣。所以,各路資本一窩蜂地涌入藥粧市場。”就職于某醫院皮膚科的柳林(化名)對記者説,“我上學那會兒,有個廠家請我的師兄研發一種護理産品。之後,廠家自己生産,打著專業醫師研發的旗號以‘藥粧’的身份大肆宣傳,銷量極為可觀。”

  然而,柳林他們事後發現,那家生産廠家的衛生狀況極差,生産線臟兮兮的。“既然是藥粧,生産線肯定比一般護膚品的要好,但那場景讓人瞠目結舌。”

  “此外,還有一類所謂的藥粧,其實與商場超市出售的日化護膚品沒什麼區別,日常使用沒什麼問題,但是不會改善問題皮膚。”李靜説。

  北京大學醫學人文研究院醫學倫理與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岳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雖然現在沒有研究表明藥粧對公眾的健康到底有多少損壞,但是關于藥粧的描述肯定對消費者構成了欺詐,因為其描述的內容很容易誤導消費者,讓消費者誤認為這種化粧品具有治療作用。藥粧品的廣告不能含有治療疾病的描述,藥粧品也不能替代藥物。

  一些企業借名頭炒作

  部分消費行為不理性

  今年1月10日,歐萊雅集團收購的美國藥粧品牌CeraVe(適樂膚)宣布正式進軍中國市場。此前,歐萊雅中國的活性化粧品部門已經有了理膚泉、薇姿和修麗可三大藥粧品牌。實際上,目前除了歐萊雅公司,葛蘭素史克、上海家化、資生堂等都推出了自己的藥粧品牌,紛紛搶佔中國市場。

  在某化粧品品牌原料部負責人張鶴(化名)看來,國際上知名的品牌,如薇姿、雅漾、理膚泉等,從來沒宣稱過藥粧,他們只研究皮膚與功效,但在消費者看來卻是神一樣存在的“藥粧”。

  “消費者不在意産品具體叫什麼,在意的是功效和安全。過于追求藥粧之名而不務功效之實,只能説華而不實。如果功效、安全過硬,也不必強調藥粧之名。”張鶴認為,市場上對藥粧如此敏感,其原因在于,一些産品盲目跟進,基本功沒做好,只是借藥粧這個名頭炒作;還有一些小品牌失去可以搭的“便車”,自然缺少了成長的動力。而且,對于那些沒有“搭上便車”的品牌來説,曾經後悔錯失良機,但此次國家藥監局的相關解釋一出,他們在心理上找回了平衡。

  “藥粧品是個錯誤的概念,現在依然有人用這個概念,主要是因為對消費者有誤導作用。”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説,究其原因,一是一些化粧品企業唯利是圖、見利忘義,無視法律和道德底線;二是消費者不理性,這些不理性的消費行為助長了打著藥粧旗號的産品的暢銷;三是監管有漏洞和盲區,有真空地帶。

  對此,張鶴的看法是,“無論有沒有‘藥粧’這個概念,只要品牌能加大對皮膚機理的深入研究,開發出安全、有功效的産品,品牌依然會受到消費者的青睞。所以,只要有需求,功效類護膚産品也一定會發展得越來越好”。

  盡快出臺專門法律法規

  構建全民參與共治模式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在國內市場,藥粧産品以藥、特殊化粧品和普通化粧品三種身份曲線進入市場。由于藥粧強調功能性,被國家食藥監局重點監管。對于防范化粧品“藥粧”化,劉俊海建議,盡早形成針對化粧品的專門法律和法規,通過良法善治推進化粧品市場治理的現代化,保護消費者權益,維護公平公正的競爭秩序。

  “無論是前不久發生的權健事件,還是最近的藥粧解讀,都反映出一個共同問題,就是與健康相關産品的治理模式值得反思。”王岳説,與健康相關産品的邊界應該是清晰的,如果有人在廣告宣傳和信息傳播上違反了相關規定,應該有相應的處罰。可是,按照現有的法律規定,處罰顯得太輕,對違法者起不到真正的震懾作用。

  在王岳看來,法律的嚴肅性並不單純體現在懲罰的力度,更重要的是一種不可豁免性,“針對與健康相關的産品,應該有一種更好的社會治理模式。比如除了加大處罰,還要有對應的刑事責任追究,更重要的是建立一種全民參與的社會共治的新模式”。

  此外,王岳還建議,建立內部人員對經營者違法行為的舉報獎勵制度,還應該建立通過公益訴訟或者其他方式,讓消費者追究相關違法者的民事責任。

  “通過公益訴訟,把消費者權利和利益集合起來,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提出的懲罰性賠償,替代以往簡單的行政處罰,這個可能更有意義。”王岳説,同時,廣告法中關于健康相關産品的規定還有修訂空間。在廣告法修訂過程中,可以針對健康相關産品的廣告宣傳單列一個章節,使其內容更豐富。(記者趙麗)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昆侖隊16名科考隊員安全撤離南極冰蓋高原
昆侖隊16名科考隊員安全撤離南極冰蓋高原
日本東京:寒冬時節賞“繁花”
日本東京:寒冬時節賞“繁花”
大熊貓寶寶迎新春
大熊貓寶寶迎新春
國博舉辦新年迎春書畫展
國博舉辦新年迎春書畫展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061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