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雲上警務室刷爆朋友圈:他們不分晝夜地守著100多個礦
2019-01-19 07:44:27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刷爆朋友圈的雲上警務室

  月初,一間坐落在皚皚白雪、雲霧繚繞中的警務室照片在朋友圈被刷屏。這類似仙人居住的地方被網友們稱為“最美警務室”、“雲上警務室”等等。

  一番搜尋後,我們最終找到它。它真實的大名叫“上溪礦區警務室”,坐落在海拔1300米杭州臨安的玉岩山上,距離杭州市區西湖文化廣場約160公裏。

  1月17日,杭州終于迎來了太陽。本報記者也找到機會跟著輪值的民警,探尋這間“雲上警務室”。

  被開採千年的礦山

  迎來守護它的“警務室”

  一大早,臨安昌北派出所的民警鄭鑫和輔警錢新立早早就趕到了玉山村停車場。這裏是通往警務室步行的起點。而這裏也是一條上千年來往來浙皖之間、運送大名鼎鼎雞血石的千年古道的起點。

  一頭騾來得比兩位民警更早。它需要把一大箱蘋果、一袋大米、兩箱炭運到警務室。

  沿古道而上,兩天前下的那場雪還沒有消融,沿途枯黃的山核桃樹葉仍然像小船一樣兜著沉甸甸的白雪。

  走了差不多一小時,一處被雪壓著的綠色頂棚出現在眼前。要不是屋前站著幾位身穿特勤制服的工作人員,還有一群小狗在那裏鬧騰,這個看著不如簡易工棚的建築,真難和警務室聯係起來。“上溪礦區警務室”幾個字也已經銹跡斑斑。

  即便這樣,大家還是覺得這個警務室當得起“最美”兩字。因為有一群人,一年來就一直在這樣的屋子裏,守著一座礦山,守著村民的平安。

  “家裏有礦”對玉岩山附近的12個村子裏的村民來説,並不是一句調侃的話。多年來,這些村民重要的經濟來源就是挖礦,挖玉岩山上的雞血石和田黃石。

  有人因石致富,也有人因石起爭端,因哄搶石頭引發械鬥的事情時有發生。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公安機關特意在這裏設立了這個海拔1250米的簡易駐點。

  2011年開始,有公司承包了礦山,但村民們依舊我行我素。簡易駐點不得不擴大規模成了警務室。2013年,承包公司因經營出現問題停止採礦,警務室也隨之撤銷。

  但私自開採的情況依然存在。“每天上千人涌上山。這些人裏有挖石頭的、收石頭的,也有看地盤的。”騾主人瞿大爺説。如今的玉岩山上已有130多個礦洞,裏面錯綜復雜、礦道也很無序。

  因此,2018年初玉岩山開採暫時被叫停,整個礦區要重新評估規劃。上溪礦區警務室也被重新啟用了。

  上山的路上,瞿大爺給記者描述了一年多前的採石盛況。他説那時候他有三頭騾,“運柴油上去,給挖石頭機器用。下山的時候,就把採出來的石頭運下來。”一上一下算兩趟。生意好的時候,瞿大爺一天三頭騾子能上下五趟,每趟收費一百。

  自從礦山禁止開採後,瞿大爺的騾隊精簡為一頭,上下山單趟不超過300斤收費120元。

  他們不分晝夜地

  守著被封的100多個礦

  我們走進一個礦洞,裏面黑乎乎的,很多岩縫裏滴下來的水結了冰,頭頂的礦道有很多裂紋。這裏可以通向很多個礦洞,彎彎繞繞,誰也不清楚頭頂、腳下是否有另一個礦道,道壁厚度有多少,能承受多少重量。

  對于礦區的危險性,輔警錢新立深有體會。在成為一名輔警之前,錢新立和人合夥挖過兩年的雞血石,“一年掙個二三十萬不是問題。”有一件事改變了他繼續挖下去的想法。在只有安全帽作為防護措施的礦道裏,他差一點就被一塊巨大的石頭砸到。這事一直讓他後怕,也決定退出這個高風險高收益的行業。但更多的人看到的是雞血石、田黃石帶來的巨大利潤。

  我們看到整座山的不同高度上分布著大大小小的綠色棚子。幾乎每一個棚子的後面都是一個礦洞。有些棚子比警務室“豪華”多了,儲藏間裏還有一個個存放雞血石的帶鎖木箱。臥室裏能睡下十來個人的大通鋪上還鋪著草席和被褥,門口小推車結著厚厚的冰,倣佛這裏只是被按下了暫停鍵,倣佛瞬間都可以原地重啟。

  “差不多已封了一百來個礦洞了。”民警鄭鑫説。警務室剛成立那會,村民們都不覺得這回是“動真格”。但他們萬萬沒想到,這個警務室的人還真不是開玩笑的。他們一天24小時在線守礦。幾個月後,村民們扛不牢,紛紛撤下山。

  堵人不容易。耗的不僅是距離,還有時間。要是晚上巡邏時看到了燈光,就肯定是有人偷偷進礦區了,這一晚上,隊員們就睡不到完整覺了。“剛開始那幾個月,村民們還沒法接受,後半夜我們要一直巡邏。”

  雲霧雖美

  但也危險重重

  大部分來值守的警員都是頭一次遇見這麼樸素的警務室。

  “我記得第一次來所裏報到時,從臨安出發,一路山裏山,彎裏彎,心情很復雜。”鄭鑫回憶。當時他怎麼也想不到還會有這麼簡陋的警務室要守。

  就只有幾間鐵皮房子。漏水要自己修,廚房也是自己搭的,一臺發電機還時不時會罷工;而燃氣罐、發電用的柴油、糧食都只能用騾子馱上來。夏天太熱,還能洗個冷水澡,冬天取暖只能靠火盆……

  就算這樣,他們幾個還是一致認為大霧最討人嫌。

  “門窗都不敢開,一開霧氣全進去,被子都是潮的。” 56歲的老胡是島石鎮人,老胡指著他和記者之間一米左右距離比劃,“到這裏就什麼都看不到。”

  有一天晚上,霧實在太大,這些從小山裏長大的退伍軍人居然都迷路了,找不到回警務室的路。後來才發覺爬了個大陡坡。

  而且,山上溫度低,零下七八度的時候,如果經過兩三個小時的巡邏,厚厚的棉服和棉帽子都會被霧氣侵襲,潮濕又冰冷,到警務室後只能用火烤幹。警務室沒有無線網、沒有電視、沒有娛樂設施。停電時,無聊時,巡山時,他們會在空蕩蕩的峽谷裏,嚎上幾嗓子,唱會兒軍歌,來幾段小曲。

  幸好,一個月前,警務室剛剛從山下拉了電線上來,如今能用上電熱毯了。新的警務室已經招標完畢,估計今年夏天就可以用。

  “礦區整改大概按照規劃是兩年。無論怎樣,只要有需要我們會一直駐守‘雲上警務室’。”鄭鑫説。(記者 黃偉芬 通訊員 呂清良 符栩瀟 文/攝)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英國深陷“脫歐”迷局
英國深陷“脫歐”迷局
壺口瀑布不見瀑
壺口瀑布不見瀑
傳統文化教育 浸潤孩子心靈
傳統文化教育 浸潤孩子心靈
櫻花叢中鳥翻飛
櫻花叢中鳥翻飛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012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