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四姐的“麻辣人生”
2019-01-06 14:38:3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圖文互動)(1)四姐的“麻辣人生”

  四姐在接受採訪(1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吳曉初 攝

  新華社香港1月6日電 題:四姐的“麻辣人生”

  新華社記者 王旭 王迎暉

  逼仄的街道,狹窄的高樓,假如沒有熟人指點,你很難發現混雜在斑駁高墻和一眾斑斕店招中的白底黑字——“四姐川菜”。

  高居10樓的店面不大,裝修也很樸素。她周旋在一桌桌酒客中,似乎跟每個客人都熟稔。隨意的説笑,隨意的端杯,粵語和普通話隨時轉換,鄉音在不經意間流淌。這就是四姐,香港小有名氣的“四姐川菜”的老板娘。

  四姐的名氣,在香港食客中是川味之正,在漂泊香港的內地客中則是酒興之烈、酒風之豪。食客轉而成為酒友,老板娘變成座上賓,濃情烈酒巴蜀風,成就四姐的人生風景。

  墻壁上沒有與名人的合照,照片只在四姐手機裏珍藏。不時有熟悉的面孔閃現,一張張醉意朦朧的笑臉,滿溢友情,令人開懷。

  如今有些發福的四姐給我們展示32年前的高瘦和青澀。泛黃的照片中,四姐還是重慶大足煙草公司的幹部。

  人生對四姐似乎是一條安排好的路,四姐只是隨波逐流。第一次的隨遇而安是1986年到香港。“那時不願來香港,來了也不覺有什麼好。”撫摸著照片,四姐很有些懷戀。她到香港投奔嫁人的姐姐是因為一段感情看不到希望。初到香港很不適應,陌生的環境,陌生的語言,讓她一天都不願多待。“那時不像現在,拿個身份證要等足一年。”她只有耐心忍下去。

(圖文互動)(2)四姐的“麻辣人生”

  四姐在接受採訪(1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吳曉初 攝

  這一忍,就嫁人了。嫁人也是姐姐和看到她滿心歡喜的婆婆商量的結果。四姐繼續在命運之河中隨意飄蕩。洗碗工幹了倆月,貿易公司文員幹了6年,家庭主婦做了4年。假如不是到了1997,假如不是姐姐的面店賠了兩年要她去接手,四姐的命運之河不知會把她帶到何方。

  接手面店並不是四姐主動的選擇。但決定了,她就異常堅定。一向疼愛她的婆婆不同意,謹小慎微的老公不同意,婆婆是怕她吃不了苦,老公是怕她幹不好賠錢。但自小對下廚很有些興趣的四姐理由很充分:“養孩子把積蓄花光了,必須找事做。”店名嘛,幹幹脆脆以排行取名,“四姐川菜”由此而生。

  開餐館進入門檻低,但幹起來辛苦。四姐從上午11點一直幹到晚上11點,天天如此。她把媽媽的味道揉進了一碗碗濃香撲鼻的重慶小面裏。為了保持家鄉最醇厚的味道,四姐常常托人把調料從四川帶到深圳,自己再到深圳運回來。

  命運之河在四姐最辛苦的時候拐了一道彎。一位在成都留過學的日本人懷戀正宗川菜味道,常來光顧四姐的小小面店。有一天,四姐興之所至,拿龍利魚做了一道水煮魚。這位日本食客既驚喜魚的滋味醇厚,又滿意不像通常川味水煮魚那樣有討厭的魚刺。他鄭重建議四姐開個更有挑戰性的川菜館,因為他的日本朋友圈經常有人抱怨在香港找不到合口味的川菜。

  日本食客的讚賞讓四姐有了新的鬥志。她潛心考察,決定打造一家以正宗川味為號召的私房菜館。

  私房菜在香港興起,高房租是一大原因。由于店鋪租金高昂,一些餐館業主便將經營地點搬到住宅樓裏,申請私人會所許可。會所不像餐館那樣,對安全、消防等有嚴格要求,但限制也較多,往往開的是小店面,以獨具的特色菜取勝。用老饕的話説,私房菜更像是各個食客內心裏最認同的一份保留節目。

(圖文互動)(3)四姐的“麻辣人生”

  四姐和丈夫(右)在展示菜品(1月5日攝)。 新華社記者 吳曉初 攝

  四姐川菜開張。三套房子打通,也就150平方米。憑著正宗川味,更憑著四姐待人的真摯和熱情,菜館一路走紅。有人勸四姐做大店面,也有人出主意開連鎖,承諾投資的人也不少。四姐都笑著婉拒。

  “不願受累,不是操勞那種累,是不願心太累。”四姐做私房菜有樂趣,“你要做大酒樓,就要上海鮮,整天盤算成本收益,坐在大桌子後面算賬。現在多好,食客都跟家裏人一樣。我喜歡跟客人在一起,説説笑笑,喝喝酒。”

  四姐很清楚,香港看似海納百川,但川菜在這裏還是小眾。香港的氣候、環境、人群,決定了這裏高檔菜是海鮮的天下。家常菜為主的川菜,接納的是欣賞它特色的人群。川菜館一波波起來,又一批批倒下去。內地不少出名的館子都來香港開過分店,火的不多。

  四姐的菜館,食客大致三類。日本人,長住香港的內地人,本地人,三分天下。日本人是最欣賞川菜的外國人,對正宗川菜情有獨鐘;常住內地人是以家鄉味慰思鄉情;本地人是來換口味。

(圖文互動)(4)四姐的“麻辣人生”

  四姐在介紹菜品(1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吳曉初 攝

  不知不覺,四姐的私房菜館開了20年。多少名人來來去去,多少客人變成了朋友。四姐的店鋪地址換了,鋪面大了,租金也漲了不少。200平方米,月租11萬港幣。只有四姐的風格沒變。她在店裏徜徉,與到來的每一位食客打招呼、聊天。她的神態安詳了許多,但在與食客兼朋友喝酒時,酒風依然豪放:來者不拒,酒到杯幹。

  人生如能復盤,四姐會作何選擇?“還是做餐館。”四姐答得毫不猶豫。沒有野心,不會去做更能發財的生意。她喜歡餐館的氛圍,餐館不僅是她謀生的手段,更是交友的場所。餐館還是她觀察人生的舞臺。食客中起起伏伏,太多事業興替,太多悲歡離合,人生況味,到頭來才知平淡之寶貴。

  人生怎能沒有遺憾?“沒談過轟轟烈烈的戀愛,”四姐很爽快,“從認識到結婚只有三天,哪怕是丁點兒浪漫都沒有!”就在旁邊,四姐的丈夫默默忙活著,給又一撥客人端上茶水。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梅香小寒
梅香小寒
江蘇海安:國粹進課堂
江蘇海安:國粹進課堂
《己亥年》生肖豬特種郵票發行
《己亥年》生肖豬特種郵票發行
隨心而行,走走停停始終精彩。
隨心而行,走走停停始終精彩。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3953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