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公共圖書館今年新增超200家
2018-12-26 07:32:3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約160位北京居民共用一個圖書館閱覽座位;調研顯示各方力量助推北京全民閱讀發展

  北京公共圖書館今年新增超200家

  以宸冰書坊等為代表的社群閱讀,逐漸從線上走到線下,順應了全民閱讀形式的變遷。北京閱讀季組委會供圖

  北京人愛閱讀嗎?從統計數據來看,是肯定的。

  《2017~2018年度北京市全民閱讀綜合評估報告》顯示,北京市民每年每人平均閱讀紙質書籍已達11.74本,遠超全國的4.66本,日均閱讀時長119.46分鐘。

  那麼,北京人有閱讀的地方嗎?答案卻不容樂觀。2018年,北京市公共圖書館數量達到6052個,較去年新增超200家。但是,目前每一萬個北京居民擁有的書店不足一家。北京市計劃到2020年,讓每萬人擁有0.8個書店,以及1.5個圖書館和閱讀空間,增加市民公共閱讀資源。

  在建設全國文化中心過程中,全民閱讀成為北京市文化建設重中之重。從最近一次的全市范圍調研來看,北京全民閱讀的進步與憂思並存。

  2018年,第八屆“書香中國·北京閱讀季”領導小組辦公室牽頭在北京各區開展了一輪北京市全民閱讀“一區一品”專題調研,成員包括原北京市新聞出版廣電局、專家學者、媒體記者、閱讀推廣人、閱讀空間經營者等。

  此輪調研讓專家顧問團調研組組長、中國出版研究院國民閱讀研究與促進中心主任徐升國感覺到,北京市全民閱讀已經有了一個良好開端。在全國范圍的全民閱讀都處于早期階段的今天,北京還有巨大的發展空間,在滿足首都居民閱讀需求的同時,更好地在全國發揮引領和示范作用。

  “無書可讀、無處可讀”的閱讀供給之困

  昌平區的“超級社區”回龍觀,聚居著近40萬人口,其中18-45歲大專以上學歷人群佔比65%以上。這些年輕高學歷人群,對于高品質、有文化品位的生活有著天然的追求,而很多人卻難以找到一處可以坐下來閱讀的書桌。

  《北京市基層公共文化設施服務規范》明確,鄉鎮(街道)圖書館每人平均藏書量(不含電子圖書)不少于1.2冊。目前,回龍觀圖書館藏書總量約12萬余冊,距離近50萬冊的標準相差甚遠。

  圖書數量短缺、公共服務設施不足帶來的閱讀供給缺口,在北京全市普遍存在,而人口聚集的超大型社區矛盾尤為突出。“15分鐘公共閱讀服務體係”在北京還遠未全面成形。“我們不少閱讀設施和空間還是低層次、低水準的,面積、環境和圖書的數量、品質、豐富性、更新程度等,未能充分滿足人們爆發式增長的需求。”徐升國説。

  《2017~2018年度北京市全民閱讀綜合評估報告》顯示,2018年北京市公共圖書館數量達到6052個,同比增長4.34%,較去年增長超過200家。圖書館閱覽座位數量約13萬個,相當于160位北京居民共用一個座位。

  毋庸置疑,人們的閱讀需求有增無減。各類閱讀空間總是人滿為患,網絡閱讀、讀書節目、知識付費“爆款”迭出,親子閱讀受到年輕父母的廣泛重視……種種現象都暗示著,雖然形式有所改變,閱讀仍是人們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

  “閱讀已經從獲取知識的手段和個人休閒,變成人們社交和精神交往的連接器,在新的技術時代重新被激發活力。”徐升國説,一方面是閱讀需求被激發,另一方面亟需改進和優化公共閱讀設施服務方式,促進閱讀的需求與供給的對接。

  與此同時,在傳統書店、圖書館基礎上創新運營模式的新型閱讀空間日漸興起。《2017~2018年度北京市全民閱讀綜合評估報告》調查顯示,19.34%居民已經習慣在閱讀空間讀書,19.89%的居民認為,最近一年身邊書店或特色閱讀空間越來越多。

  政府攜手民間機構激活基層圖書館

  從全球城市來看,人們對走路10分鐘左右能抵達的基層圖書館的需求,遠遠超過大型圖書館的需求。而恰恰是這種百姓身邊的“迷你型”基層圖書館,在北京長期未得到重視。

  如今,在胡同深處、街頭巷尾、農家院落,很多基層圖書館和書屋被重新“激活”。

  在東城區東總布胡同,東城區第一圖書館東總布分館可謂“書香不怕巷子深”。周一到周五的上午,幾十名附近的小朋友總會準時來到這裏,參加一場“天天故事會”。

  作為政府購買公共文化服務的試點,東總布分館除了東城區第一圖書館的3名工作人員外,每天還有童書機構的4名工作人員在這裏上班,既有分工又有合作。該館低幼閱讀和獨特館藏為特色,兩萬多冊圖書裏,繪本佔到五六千冊。

  無獨有偶,昌平區雪絨花兒童服務中心也是一個政府與民非機構合作的社區閱讀空間。居委會提供用地、承擔水電費用,向社工委、民政、工會等部門申請經費,民非機構開辦了這個擁有近萬冊童書的繪本館。

  繪本館的志願者大多由社區裏的媽媽們擔任,每天舉辦親子閱讀會等活動,服務社區裏的1000多名孩子。

  作為全民閱讀的主力陣地,很多基層圖書館正以各類非傳統方式被激發起服務公眾的活力。在北京的不少基層圖書館裏,每年舉辦300場以上的公共活動已是常態,而因地制宜形成差異化特色更是必須。

  例如,利用古色古香的角樓建成的東城區第二圖書館分館,便脫離了綜合圖書館思路,專以北京歷史文化書籍為特色,建成了一座老北京的“記憶倉庫”,廣受居民歡迎。

  如何閱讀、與誰共讀?閱讀內涵正在改變

  除了收藏北京歷史文化書籍,角樓圖書館每年舉辦的數百場文化活動,也多帶有傳統文化氣質。二樓的古城露臺,夜間常常舉辦讀者活動。夏天時放映露天電影、開展露營活動,中秋時賞月讀詩,七夕時體驗古時的乞巧活動。

  在徐升國看來,這恰恰體現了人們閱讀形式的變遷。“探索天文、感受二十四節氣,為什麼只能通過紙書一種形式,而不是與仰觀天象、中秋賞月、七夕乞巧結合起來?”

  “過去的閱讀就是讀書,但在越來越多的新型閱讀空間裏,閱讀外延已經在延展。”北京師范大學創新與傳播研究院副教授李海峰説,在朝陽區的宸冰書坊是“讀人、讀書、讀世界”,“只要你能學到知識,得到成長,生命品質在提升,這些都可以納入到閱讀的范圍內。”李海峰説。

  閱讀的變遷不僅在于閱讀的形式,從哪裏獲取書、與誰共讀,都在發生變化。

  從書籍的獲取來看,書店和圖書館的界限已經逐漸模糊。在北京新華書店王府井書店大廈的6層,東城區第一圖書館與北京新華書店王府井書店合作開辦了一座“王府井圖書館”。市民在1層至5層的書店挑選圖書,帶到“王府井圖書館”,當場可被圖書館採購收入館藏,辦理東城區第一圖書館讀者卡後,就能免費借回家。

  “這種模式讓東城社會公眾受益了。”東城區第一圖書館館長肖佐剛説,《公共圖書館法》明確鼓勵社會力量參與圖書館建設,從這點來説,“館店結合”模式應該被政府鼓勵。“館店結合”模式,還有望在涵芬樓書店、三聯韜奮書店等復制。

  讀書的場景也在轉變。對很多人而言,讀書越來越與社交分不開。不僅是在“微信閱讀”中分享讀後感,《2017~2018年度北京市全民閱讀綜合評估報告》顯示,北京居民一年每人平均參加社群閱讀次數達9.42次,年每人平均用于社群閱讀的花費為173.16元,基本養成社群閱讀的習慣。

  以樊登讀書會、宸冰書坊等為代表的社群閱讀,逐漸從線上走到線下,舉辦讀書會等活動。宸冰書坊創始人李琛認為,書店和圖書館最重要的功能都是引導閱讀,宸冰書坊集納了書籍、音視頻設備、攝影作品展、畫展等,為讀者提供的是“立體場景式閱讀”,並且在社群活動中,讓書的內容以更豐富的形式被讀者接收。

  空間是基礎,專業化運營是關鍵

  全民閱讀的良性發展以閱讀空間擴大為基礎,但運營管理能力往往是更關鍵的因素。

  平谷區夏各莊鎮圖書館設在一處棄用的售樓處內,對于一個圖書館來説,裝潢可謂豪華。但與難得的硬體設施形成對比的,是難以被仔細審視的圖書館藏。記者發現,圖書館藏書大多過于陳舊,分類不清、良莠不齊,甚至20年前的高考輔導讀物都擺上了書架。

  位于懷柔區的“網紅”書店籬苑書屋,去年也曾被爆出充斥大量盜版書,其後停業整改。原因是規則不嚴格的“換書活動”和缺乏專業人員管理。

  徐升國認為,專業的運營管理對新型閱讀空間持續發展至關重要。目前,很多地方對全民閱讀公共服務的認知理解還在低水準階段,有概念化、形式化、運動化、表面化的問題,甚至還有一些“作秀”的成分,尚未達到深入人心的程度。

  那麼,到什麼時候,全民閱讀才算是成了氣候?徐升國提出三個標準:人們閱讀需求在多大程度上被滿足?閱讀設施在多大程度上無所不在、遍及城鄉?居民閱讀水準是否已經達到相當水準?當這三個維度初顯成果,全民閱讀才能説走過了基本階段,進入成熟階段。

  (記者 倪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頤和園十七孔橋現“金光穿洞”美景
頤和園十七孔橋現“金光穿洞”美景
牡丹江“雪堡”開園迎客
牡丹江“雪堡”開園迎客
第二十屆哈爾濱冰雪大世界開園迎客
第二十屆哈爾濱冰雪大世界開園迎客
趕制宮燈迎新年
趕制宮燈迎新年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904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