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一日同風起——改革開放40年戲劇成就管窺

2018-12-22 10:51:18 來源: 光明日報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裏。”改革開放的春風,為戲劇藝術注入了青春的活力,一大批在“文革”期間遭受迫害的著名戲劇藝術家復出舞臺,京劇傳統戲重見天日,但更多的新戲以其深刻的內涵、新穎的舞臺呈現以及演員精彩的表演徵服了觀眾,成為新的戲劇精品和保留劇目。戲劇百花園姹紫嫣紅,精彩紛呈。

大鵬一日同風起——改革開放40年戲劇成就管窺

劇《曹操與楊修》劇照

  佳作迭出扮靚舞臺

  話劇以快捷反映現實生活的優勢,在新時期率先發軔,《于無聲處》《報春花》《陳毅市長》《紅白喜事》《一個死者對生者的訪問》等作品相繼問世,反映時代主潮和人民心聲,顯示了對現實問題的敏銳觀察與思考,對社會人生的叩問與觀照,而且革命領袖紛紛在話劇舞臺上亮相,打破了新中國成立以來,領袖人物在戲劇中不曾露面的紀錄。

  《狗兒爺涅槃》《桑樹坪紀事》《天下第一樓》《WM我們》《中國夢》則在藝術觀念、戲劇思想、創作方法和表現形式上開始了勇敢探索和率先實驗。經歷過上世紀80年代末的戲劇危機後,中國話劇一直探索著民族性、現代性的藝術進程,更多現實主義佳作《父親》《立秋》《虎踞鐘山》《我在天堂等你》《矸子山上的男人女人》《生死場》《中華士兵》以及《李白》《商鞅》《死水微瀾》的出現,關注民族的歷史命運,圍繞著變革時代出現的社會矛盾與問題進行人性反思,其思想探索的深度和廣度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戲曲界則一直遵循整理改編傳統戲、新編歷史劇、現代戲“三並舉”的創作方針。在經歷了傳統戲復排熱之後,一些新戲隆重登場,京劇《曹操與楊修》《徐九經升官記》《華子良》、越劇《西廂記》、川劇《巴山秀才》《金子》、黃梅戲《徽州女人》、豫劇《程嬰救孤》《焦裕祿》、閩劇《貶官記》、昆劇《班昭》、淮劇《金龍與蜉蝣》、晉劇《傅山進京》、梨園戲《董生與李氏》、評劇《母親》等劇作,達到了思想性、藝術性和觀賞性的高度統一,成為新的舞臺經典。

  伴隨著這些優秀劇作出現的,是一批優秀的劇作家和導演,魏明倫、郭啟宏、王仁傑、鄭懷興、周長賦、沈虹光、唐棟、李寶群、劉錦雲、李龍雲、喻榮軍、孟冰、姚遠等劇作家,陳顒、徐曉鐘、謝平安、石玉昆、陳薪伊、楊小青、查明哲、王曉鷹、任鳴、田沁馨、孟京輝、吳曉江、張曼君等導演,以及一批優秀舞美、燈光設計師,將舞臺裝扮得五彩繽紛,美輪美奐。

  2001年,被譽為“百戲之祖”的昆曲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産代表作,引起國家對古老的昆曲藝術的重視,相關扶持政策的出臺,為京昆等劇種注入了新活力。2004年,一部青春版《牡丹亭》“橫空出世”,為昆曲走進現代人的生活打開新局面。昆曲義工白先勇先生大刀闊斧地改編了《牡丹亭》,利用現代劇場的新概念,使傳世經典以青春亮麗的形式出現在人們面前,備受年輕人推崇。隨後,四本《長生殿》、湯顯祖《臨川四夢》也搬上了昆曲舞臺。

  2015年7月11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支持戲曲傳承發展的若幹政策》,對戲曲創作、演出、傳承、普及作了明確指示,國家級、省級非遺劇種傳承人確立,348個戲曲劇種的傳承與發展步入了有序發展之道。

  681朵梅花俏放劇壇

  “梅花香自苦寒來。”1983年,全國性戲劇表演類專業獎項——中國戲劇梅花獎創立。這是中國第一個以表彰和獎勵優秀中青年戲劇表演人才、繁榮發展戲劇事業為宗旨的藝術大獎。截至2018年,梅花獎已舉辦28屆,共評出涵蓋京劇、昆曲等54個戲曲劇種和話劇(包括兒童劇)、歌劇、音樂劇、舞劇等,3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香港、臺灣地區的獲獎演員681名。朵朵梅花俏放劇壇,將戲劇百花園裝點得姹紫嫣紅、絢麗多姿。

  戲劇尤其是戲曲是角兒的藝術,人才的大量涌現,是舞臺繁榮的基本保證。在戲劇人才的培養上,梅花獎居功至偉。梅花獎被譽為中國戲劇表演領域的最高獎,獲獎者都是各劇種的代表人物和骨幹力量,為中國戲劇事業的傳承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自第14屆起由中國文聯和中國戲劇家協會共同主辦,自第11屆起增設二度梅,共有44名獲獎者。自第17屆起增評民間職業劇團的演員。自第19屆起增設梅花大獎,共有7名獲獎者。35年來,梅花獎在國內外産生了廣泛影響,為培養優秀戲劇表演人才、繁榮戲劇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這些獲獎演員活躍在全國各地,成為戲劇戰線上的主力軍,為所在劇種的傳承與發展發揮了極大作用。尚長榮、宋國鋒、茅威濤、裴艷玲、顧薌、沈鐵梅、馮玉萍、濮存昕、葉少蘭、張靜嫻、李樹建、王紅麗、孟廣祿、茅善玉、曾昭娟、韓再芬、李梅等梅花獎得主,均成為所在劇種的領軍人物,成為報春的紅梅。

  梅花獎的評選,還推動了戲劇創作。梅花獎規定申報要有新劇目,一些新創劇目已成為當代經典,如京劇《曹操與楊修》《華子良》《膏藥章》《駱駝祥子》、川劇《死水微瀾》《金子》《巴山秀才》、梨園戲《董生與李氏》、越劇《陸遊與唐婉》、蒲劇《土炕上的女人》、甬劇《典妻》等。

  更重要的是,梅花獎已大致建立起了一種戲曲表演藝術評價體係,對中國戲曲表演藝術産生了重要影響。也就是弘揚中國戲曲的美學精神,堅持中國戲曲的創作原則,把握中國戲曲的本質特點,尊重傳統又鼓勵創新,看重人品藝德也看重文化修養,重視技藝展示更重視人物塑造。這些標準已成為戲曲表演藝術的信條。

  2016年,文化部“千人計劃”的實施,五年育千名戲曲骨幹的前景更讓人信心大增。戲曲編劇、導演、作曲、舞美、評論人才高級研修班相繼舉辦,人們對戲曲的未來充滿信心。

  小劇場戲劇:縱情演繹大千世界

  1982年,林兆華執導的第一部小劇場話劇《絕對信號》在北京人藝小劇場上演,標志著小劇場話劇的誕生。30多年來,從少數戲劇先鋒的實驗田發展到今天話劇藝術一種重要的生存方式,小劇場話劇作為一種文化現象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

  20世紀90年代,戲劇不景氣,大劇場演出觀眾寥寥,戲劇人轉戰小劇場,相繼推出《霸王別姬》《死無葬身之地》《洋麻將》《紀念碑》《夕照》《同船過渡》《留守女士》《屋外有花園》等小劇場話劇佳作。無論在受眾范圍,還是在社會影響上,小劇場話劇其實並不“小”,戲劇人在此實驗、探索,縱情演繹著大千世界。

  比如孟京輝,從最初的《思凡》《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到《戀愛的犀牛》《琥珀》《兩只狗的生活意見》,內容古今中外無所不及,但總以深刻揭示人性的特點而得到追捧,其蜂巢劇場也成為都市白領的新去處。上海的《留守女士》《美國來的妻子》《活性炭》等劇作,及時反映社會熱點,探討現代社會問題,尤其是《留守女士》,轟動一時,並成為至今還在使用的專用名詞。

  小劇場話劇的興起,還促使一批民營劇社的誕生。北京有火狐狸、哲騰、開心麻花等,上海有現代人、飛鳥、星宇等。民營劇社的興旺,也是話劇走向市場的成功實踐,其中最突出的是北京的開心麻花劇社。開心麻花于2003年首創“賀歲舞臺劇”概念,並在此後陸續推出了多部舞臺劇,逐步形成了獨有的喜劇風格:精彩故事、動人情懷、智慧犀利盤點熱點,新穎獨特的喜劇風格深得人們喜愛,多次登上春晚舞臺,並拍成喜劇電影。

  2000年,小劇場京劇《馬前潑水》的成功演出,昭示著戲曲走進了小劇場。近年來,小劇場戲曲創作與演出漸入佳境。北京有當代小劇場戲曲節,上海有小劇場戲曲節。兩地的小劇場戲曲節,為新生代戲曲人提供了舞臺,也拉近了青年戲曲人與當代青年觀眾之間的距離。

  與小劇場話劇一樣,小劇場戲曲劇目也具有一定的實驗性,包括劇目思想內涵上的探索和藝術呈現上的實驗,而不僅僅是把大劇場演出壓縮到一個小空間。從題材上看,一是原創,如京劇《春日宴》、淮劇《畫的畫》等;二是從傳統戲劇的孤本、殘本中選取題材,如京淮合演的《烏盆記》,講述朱買臣“馬前潑水”的黃梅戲《玉天仙》,講述蘇武牧羊的昆曲《望鄉》等;三是對傳統劇目的重新演繹,《三岔口2016》就利用京劇傳統戲《三岔口》《十字坡》《雁蕩山·夜襲》等劇目中的表演技巧,融入一些現代元素,賦予劇作幽默的語言、聲腔、動作及武打形式,是一出實驗性的滑稽戲。

  小劇場戲曲在思想藝術上都力求創新,雖然有些戲的立意還可以進一步提升,藝術上也可以進一步打磨,但傳統戲曲如何在新的時代得以傳承、獲得觀眾,小劇場戲曲無疑是一個努力方向。而且為青年編導提供了一方新天地,對舞臺經驗較少的青年演員而言,小劇場戲曲也讓他們有了用武之地。(作者:嚴佳)

[責任編輯: 王頔 ]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3889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