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改革開放40年|山水之間,道不盡的故事……
2018-12-18 08:02:5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中國人對于自然的眷戀,在五千年世事變幻中始終如一。古有“斧斤以時入山林,林木不可勝用也”,今有“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如何與自然相處,彰顯著我們在一路前行中不斷探索的智慧。

  2012年,黨的十八大做出“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決策;2015年,加強生態文明建設首度被寫入國家五年規劃;2017年,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建設美麗中國。

  守護綠水青山,建設生態文明,不僅僅是國家倡導的發展理念,更已內化為一個個普通人真誠的信念與真實的行動。

  經緯天下,山水之間,有道不盡的故事……

  一位八旬老人的大漠胡楊情

  北緯42°、東經101°附近的大漠,內蒙古自治區額濟納旗一個叫策克的村子,有位蒙古族牧人,在這裏已經生活了81年。他叫班都。

  策克處在我國第三大沙漠——巴丹吉林沙漠邊緣,氣候幹旱,嚴重缺水,隨著風沙的不斷侵蝕,周邊牧民紛紛搬離。方圓20多公裏內,班都老人成為了唯一的住戶。當地政府為他在城裏安置了房子,但班都舍不得離開這片生他養他、曾經胡楊成蔭的土地。老人做出一個決定——

  要留下來守護這片胡楊林!

  班都老人先後賣掉了8頭牛、3匹駱駝,打了10多口井,花了8萬多元疏通被風沙掩埋的河道……引水、蓄水,他使盡所有,只為徹底改變缺水狀況。

  2018年7月,中國綠化基金會得知班都老人的事跡後,為他募集了10萬余元資金,用于挖深河道、打造水壩。功夫不負有心人!10月初,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斷流40多年的河道終于又見來水,流進了老人的這片胡楊林。

  班都老人和我們都有理由相信:有了水,胡楊林就能綠,生態環境就會恢復得越來越好!

  一場被燕子“耽擱”的拆遷

  從策克往東約18個經度、往南約14個緯度,就是浙江松陽縣。從漠北到江南,這裏沒有了黃沙漫天,民居散落在青蔥山嶺間,千百年來,人與自然和諧共處。

  為了打造更安全舒適的人居環境,當地進行老宅搬新居、宅基地復墾,村民們紛紛住上了新房。不過,故事在2018年5月30日起了一點變化……

  這天,松陽縣竹源鄉幹部徐徵在大嶺頭村一處老宅查看時,一陣雛鳥“吱吱”叫聲,引起了他的注意。四處搜尋後,徐徵在正堂的房梁上發現了一個燕窩,“4只剛出生的雛燕依偎在裏面,身上覆蓋著黑色的絨毛,正張開鵝黃色的嘴嗷嗷待哺”。

  為了這幾個小生命,徐徵發布信息向網友求助。這正巧被宋世和看到了,他是浙江省野生動植物保護協會野鳥分會理事。宋世和介紹,挪窩會降低雛燕存活率,而燕子蛋孵化需要15天,喂養需要10天。

  這意味著1個月內,燕窩都不宜移動。經過眾人反復討論,竹源鄉鄉長葉長春決定:原定6月5日前完成拆除的老屋,往後延遲。

  小燕子順利長大了,也能飛了,竹源鄉幹部再三確認燕子已經離開燕窩後,才拆除老宅。大嶺頭村的最後一幢危房,隨著綿長的梅雨季一起“結束”。

  “松陽縣有華東地區數量最多、保存最完好的傳統古村落群,也有作為生態屏障功能的優良生態。我們在發展的過程中不僅要保護好古樹、古道、古橋、古村,也要保護好寶貴的生態環境。”

  徐徵笑著説:“燕子飛走了,故事卻留下了。”

  一群人,讓熱帶雨林再次“歸來”

  松陽往南大約10個緯度,海南鸚哥嶺自然保護區,在更加溫暖濕潤的熱帶,雨林正茂盛地生長著。一群年輕人,他們有著與班都老人同樣的堅守,十余年如一日,只為讓曾經失去的雨林再次“歸來”。

  1981年成立的鸚哥嶺自然保護區,是華南地區面積最大且連片的以熱帶雨林為主體的天然林分布區。1994年,當海南全面停止天然林商業性採伐時,全島未受人類活動影響的原始熱帶雨林只佔少數。樹木年年砍伐,雨林面積縮小,生物多樣性銳減,水源地遭破壞,熱帶雨林“千瘡百孔”。

  2007年,以自然保護區管理站成立為標志,鸚哥嶺進入了嶄新而又漫長的修復期。來自北京林業大學、東北林業大學、雲南農業大學等高校的27名畢業生參與組建了管理站,負責保護區的管理和科研工作。2名博士、4名碩士、21名本科生,27位年輕人就這樣一頭扎進了交通不便的偏遠深山裏。

  十多年過去了,這批年輕的保護區管理者,一方面開展雨林多樣性調查和保護,一方面在雨林周邊開展生態保護宣傳,推進社區共管共建。2014年,鸚哥嶺成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截至2018年10月,已發現並記錄到植物2000多種、脊椎動物400余種……

  鸚哥嶺周邊,還生活著6個鄉鎮近2萬名黎苗族百姓。如何在生態保護的同時改善民生,是保護區管理者思考的問題,而他們也找到了答案。“稻鴨共育”、林下套種、生態養蜂,保護區正通過多種方式探索生態農業,讓附近百姓生活環境變美了,口袋也變鼓了。

  一座城,讓千年河流換了“脾氣”

  鸚哥嶺往北6個緯度,福建莆田,一條木蘭溪流經千年。從曾經的洪水肆虐到如今的安瀾清波,這條百余公裏長的河流,見證了一座城市、一個流域在中國共産黨領導下的滄桑巨變。

  1999年10月,第14號超強臺風引發歷史罕見的暴雨洪水,把木蘭溪變成了“災難之河”:倒塌房屋近6萬間,被淹農田45萬畝,近3萬名群眾寄居他鄉,2萬名學生被迫停課……

  “村裏受海水和洪水雙重夾擊,齊腰深的洪水一天一夜才退去。村裏土木結構的房屋嘩啦啦倒塌了大半,像放鞭炮的聲音一樣。”回憶起當年的受災情景,村民韓立新仍然歷歷在目。

  處于沿海淤泥地質,木蘭溪治理之難,無異于在“豆腐上築堤”。但當地政府排卻千難萬險,2003年,木蘭溪裁彎取直工程完成;2011年,兩岸防洪堤實現閉合、洪水歸槽,結束了莆田市主城區不設防的歷史。

  近20年來,六任莆田市委和市政府班子牢記囑托,堅持一張藍圖繪到底,一任接著一任幹,不斷深化拓展木蘭溪治理內容。

  截至目前,木蘭溪防洪工程及生態治理累計投入近50億元,下遊河段七成以上建有50年一遇標準的防洪堤段,超過10年未發生重大洪澇災害,縣級以上城區防洪100%達標。

  如今,木蘭溪不再泛濫。下遊,一座玉湖新城已然成型,青少年宮、科技館和圖書館,從西到東一字排開,不少過去飽受水患之苦的村民,將陸續喬遷至此。上遊,河堤旁的綠道上到處熙熙攘攘,這廂是樂隊演奏著莆仙戲,那邊是廣場舞、太極拳團隊的健身活動。

  木蘭溪畔,治水先賢們的雕像靜靜佇立,俯瞰著這條他們曾為之付出生命的河流。“災難之河”已然換了“脾氣”與模樣,成為一座城的“幸福之水”,想來,先賢們也會欣慰展笑顏。

  山水之間的綠色回響

  大漠、山丘、雨林、河流……繽紛各異的地形,以最純粹真實的方式,躺在九百六十萬平方公裏的土地上。這就是千百年中國的自然面貌。

  班都老人、竹源鄉幹部、年輕的科研人員、一代接一代的城市管理者……從一個人到一座城,敬畏自然、保護生態在全國上下蔚然成風。這就是新時代中國的精神面貌。

  也許你會問,生態文明、綠色發展對于普通人來説,意味著什麼?

  已經幹了15年的環衛工會告訴你,那意味著更輕松的工作。以前,“大家都沒啥環保意識,垃圾隨意丟棄。經常早上打掃了,下午又得返工”,而現在,“大環境一天天變好了”。

  查幹湖畔開漁家樂的老板娘會告訴你,那意味著更富裕的生活。“如果保護不好,就寧肯不開發”,吉林將生態優勢逐步轉化為發展優勢,浩淼煙波的查幹湖吸引著無數中外遊客,湖畔漁民們的“旅遊飯”吃得更有滋有味。

  桂西北山區上百萬缺水人口會告訴你,那意味著活路。正是由于積極推進退耕還林、封山育林,大力實施石漠化治理,曾經“水貴如油”的山區再現泉水汨汨,人們結束“望天水”的日子,告別“水貧困”。

  ……

  天南海北,山林湖水。放眼遼闊的中華大地,角角落落都生長著關于綠色的故事。點滴的守護與改變,也讓我們的生活更美好、家園更美麗。

  邁入新時代的中國,綠色已成為最美麗動人的底色。隨著綠色發展理念越發深入人心,山水之間,正傳來越來越多的綠色回響。(編輯:聶晨靜)

  綠色發展:書寫在中國大地上的美麗畫卷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孫佳悅
改革開放40年|山水之間,道不盡的故事……-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551123737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