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最近一個多月,央行沒這麼操作你就慌了?沒必要!
2018-12-05 15:51:28 來源: 經濟日報新聞客戶端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期,人民銀行在公開市場的動作和聲音都很少。

  12月5日,央行發布公告稱,目前銀行體係流動性總量處于較高水平,可吸收金融機構繳存法定存款準備金等因素的影響,當日不開展逆回購操作。

  這是自今年10月26日以來,連續29個交易日沒有逆回購操作。

  要知道,央行上一次如此長時間暫停逆回購操作,還是在2015年,説來已經是3年前的事情了。

  回看11月份,除了全月逆回購零操作外,只有在11月5日等量到期續作4035億元中期借貸便利(MLF),凈回籠資金3200億元。

  于是,市場開始慌慌的聲音出現——貨幣政策是不是已經開始收緊?

  其實, 這種擔心也不是沒緣由,因為,看貨幣政策是否收緊,市場資金是否緊張,資金利率是很好的指標。

  上周以來,反映銀行體係流動性狀況的存款類機構質押式回購加權利率(DR007)略有上行,11月30日達到2.75%,較前一周均值上升12個基點。同日,隔夜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報2.6420%,為兩個月新高,上升38.0個基點。7天Shibor報2.6690%,上升1.9個基點。3個月Shibor報3.1130%,維持在近4個月高位,上升0.36個基點。

  “寶寶”們也開始騷動了。

  融360監測顯示,11月23日至11月29日,74只互聯網寶寶産品的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為2.93%,較前一周上升了0.07個百分點,創近6周新高。

  貨幣政策轉向了嗎?別急著下結論,先看看這三個原因

  實際上,每到市場資金利率及理財産品收益率出現明顯回升,常常會讓一些人浮想聯翩,是不是資金又緊張了,貨幣政策要收緊了?

  真沒有那麼簡單。聯訊證券分析師張德禮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逆回購長期暫停並不代表貨幣政策收緊,只是央行根據市場流動性需求做出的正確選擇。

  張德禮認為,在經濟下行的壓力增加,通脹預期回落的情況下,收緊貨幣政策的概率很小。

  那麼,央行為何一反常態,如此長時間不開展公開市場操作呢?

  專家的意見還是要聽聽:

  一是投放已不少,市場不缺錢。

  今年以來,央行通過4次定向降準、超額續作MLF、增加再貸款、再貼現額度等措施不斷向市場釋放流動性,市場資金面已總體較為寬松。

  二是財政支出多,利率挺平穩。

  11月以來公開市場到期壓力較小,年底財政支出力度也在加大,銀行體係流動性總量仍處于合理充裕水平,市場利率表現平穩。

  三是外部壓力大,還要穩匯率。

  11月份,中美1年期國債利率出現10年以來首次倒挂,可能會進一步影響我國跨境資本流動、外匯供求狀況,為後續人民幣走勢增加不確定性。因此,考慮到穩定匯率與外匯儲備的需求,此時央行保持定力不失為明智的選擇。

  市場資金充裕沒問題,問題是如何流向實體經濟

  貨幣政策沒有轉向,不代表萬事大吉。

  深究一下。央行連續這麼長時間暫停逆回購操作,甚至回籠部分資金,為何市場流動性還挺充裕?是之前投放得太多還是錢在原地打轉?

  多位專家認為,眼下貨幣政策的核心不在數量投放而在于利率傳導。

  今年以來,雖然流動性投放增大但貨幣政策效果傳導受阻,隨著經濟增速下行壓力加大,小微、民營企業仍然面臨融資難和融資貴問題。

  從數據上看,10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7288億元,不及前值 22054億元的三分之一,創2016年8月份以來的新低。10月新增人民幣貸款6970億元人民幣,較前值13800億元環比減少一半。

  信貸社融數據不及預期,反應了在資金充裕的同時,銀行信用擴張動力不強,企業融資貸款動力不足。就是説,銀行不願放貸,企業也不想貸款。

  在這種形勢下,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鼓勵銀行向企業放貸才是貨幣政策的主要著力點。

  中信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明明説,今年以來,央行流動性投放表現出明顯的“縮短放長”特徵,以“MLF+降準”為主要投放方式,逆回購規模降低並向短期集中,説明結構性融資問題已成為貨幣政策關注的重點。

  張德禮認為,暫停逆回購的意義,可能意味著央行思路已經變了,重點在于疏通,讓錢從銀行體係流向實體。

  需求不足如何破?積極的財政政策不能少

  這邊廂銀行資金很充足,那邊廂企業卻喊著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出在哪裏了?

  這要從兩方面分析:一是供給不足,二是需求不足。

  供給不足,也就是銀行不願意貸款。這也能理解,經濟形勢一片大好的時候,銀行追著企業跑,經濟下行有壓力的時候,銀行對企業,尤其是中小民營企業觀望猶豫,這是規律。沒辦法,銀行的逆周期特性,導致“天晴送傘,下雨收傘”。

  怎麼解?明明表示,預計央行將通過宏觀審慎評估、多種工具和機制創新,紓解當前民企“融資難”問題。

  至于企業,主要還是因為對未來經濟發展預期有變化,擔憂未來的盈利能力。

  這個問題,單靠貨幣政策沒有辦法解決。因此,在靈活的貨幣政策之外,還需要積極的財政政策。

  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近日撰文指出,財政政策直接作用于實體經濟,傳導路徑短、見效快、力度較強,能有效支撐經濟增長。目前我國財政政策空間充足,積極的財政政策應該更加積極。短期看,積極財政政策需要聚焦基礎設施領域突出短板,保持有效投資力度,促進內需擴大。

  (經濟日報 記者:李華林 策劃 文案:孟飛 溫寶臣 責編:張葦杭)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河北玉田:冬日辣椒採收晾曬忙
河北玉田:冬日辣椒採收晾曬忙
天津:古鎮楊柳青年畫燈光秀
天津:古鎮楊柳青年畫燈光秀
新一代“絕影”四足機器人發布 具備跑步及上下臺階能力
新一代“絕影”四足機器人發布 具備跑步及上下臺階能力
青海黃河岸邊吸引大批天鵝越冬
青海黃河岸邊吸引大批天鵝越冬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211123811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