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微信、民生手續費“羅生門”追問:提升費率是否會成潮流?
2018-11-28 07:16:3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微信、民生手續費“羅生門”:

  支付機構的壓力與銀行的底氣

  一則躺在微信零錢角落裏的公告,引爆移動支付行業巨頭與銀行的一場“口水戰”。微信近日宣布,向民生銀行卡提現或轉賬到民生銀行卡將在0.1%服務費的基礎上增加0.05%的附加費,原因是民生銀行快捷支付手續費收費較高,而民生銀行也發聲明予以回應,稱自與財付通合作快捷支付業務以來,未向該機構及其客戶收取任何提現或者轉賬手續費。

  一來一往中,銀行與支付機構的收費規則也得以呈現,引起行業內的廣泛關注和討論。分析認為,此次收費提升顯示出來的導火索是快捷支付費率,但也有可能是雙方商業利益合作中出現問題。

  微信提升民生銀行提現或轉賬手續費

  調整對象:僅涉及民生銀行卡

  時間:自2018年12月18日起

  調整業務:向民生銀行卡提現或轉賬

  費率變化:在0.1%服務費的基礎上增加0.05%的附加費,共收取0.15%服務費(千分之一點五),單筆服務費不足0.15元的,將按0.15元收取。

  民生銀行回應

  我行自與財付通合作快捷支付業務以來,未向該機構及其客戶收取任何提現或者轉賬手續費。

  近期微信對提現或者轉賬至民生卡客戶收費規則進行了調整,這是財付通單方商業行為,與我行無關。

  微信、民生銀行“口水戰”揭示快捷支付收費規則

  “因民生銀行快捷支付手續費收費較高,基于成本壓力,自2018年12月18日起,向民生銀行卡提現或轉賬到民生銀行卡將在0.1%服務費的基礎上增加0.05%的附加費,共收取0.15%服務費(千分之一點五),單筆服務費不足0.15元的,將按0.15元收取。”微信“零錢”裏的這則公告,讓對用戶收費提升的矛頭偏向民生銀行一邊。微信稱,本次調整僅涉及民生銀行卡。

  民生銀行也在11月23日晚間公開回應:自與財付通合作快捷支付業務以來,未向該機構及其客戶收取任何提現或者轉賬手續費。“近期微信對提現或者轉賬至民生卡客戶收費規則進行了調整,這是財付通單方商業行為,與我行無關。”

  值得注意的是,民生銀行在回應中強調未收取任何“提現或者轉賬”的手續費,而微信方面向新京報記者解釋説,此次收費規則的變化,針對的是民生銀行向微信支付收取的快捷支付手續費成本。對于微信支付綁定民生銀行卡的用戶,每使用一次快捷支付消費,民生銀行都會向微信支付收取手續費,且手續費相對其他銀行較高。由于成本壓力,將提升從微信零錢提現或轉賬到民生銀行卡的服務費。

  對于微信與民生銀行表面的立場交鋒,接近微信的知情人士解釋稱,上述兩個資訊存在錯配,民生的解釋突出的是轉賬和提現沒有費用,但微信用戶從民生銀行取錢的時候需要調用快捷支付介面,微信幫用戶承擔了這部分快捷支付通道費用。“民生銀行在快捷支付調用通道出賬時收費,這筆費用實際産生了。只不過後置到用戶提現的時候,再計算回這筆通道費。”上述知情人士稱。

  一來一往之間,銀行與支付機構的收費規則也得以呈現,支付機構先負擔了快捷支付調用的費用,再通過用戶提現環節反哺成本。民生銀行方面11月27日向記者表示,銀行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快捷支付手續費標準低于0.2%。

  與此同時,也有觀點指出,微信在用戶消費支付的場景中,也會向商戶收取費率,進而形成另外一種收入來源。記者從騰訊客服處了解到,針對微信支付商戶,根據不同的資質和類型,費率在0.6%-1%。比如,對餐飲類商戶收取的費率是0.6%,而對網絡直播、遊戲等行業商戶收取1%的費率。

  備付金集中存管 支付機構或將同時損失“利益與權力”

  在一位支付機構的負責人看來,此次收費提升顯示出來的導火索是快捷支付費率,但也有可能是雙方商業利益合作中出現問題。在快捷支付環節中,支付機構的通道費具體敲定多少,看各家的實力和關係。通常微信、支付寶能夠為銀行帶來大量的存款和客戶,所以一般合作價格比較低。而對于銀行來説,如果不是特別重要的場景或者客戶,費率價格可能會很低,因為銀行比較在意的是存款。

  備付金存管,被不少人視作支付機構與銀行關係發生變化的因素之一。今年6月29日,央行曾在官網宣布,將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交存比例逐步提高至100%,最終規劃的是明年1月14日實現。備付金集中存管後,利息收入不再,支付機構的議價能力也可能受到影響。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認為,“銀行向支付機構收取的渠道費用,是差異化定價的,會基于交易規模、備付金存款規模等進行定價,隨著備付金集中存管的實施,支付機構對銀行的議價能力大幅削弱,同時,交易規模也將成為銀行對支付機構定價的主要參考指標。”

  另一家支付機構的人士坦言,即便排除備付金的因素,銀行在定價上都是比較強勢的。“支付機構是比較弱勢的群體,定位其實是補充性的需求,小額、高頻支付。一旦成本提高了,很難給用戶提供特別廉價的服務。商業機構肯定也是要賺錢,但可能對價格比較敏感的用戶是不利的。”

  實際上,早在兩年前,微信就曾吐露支付成本上的壓力。按照彼時的收費調整規則,每位用戶有累計1000元免費提現額度,超出1000元部分按銀行費率收取手續費,費率均為0.1%,每筆最少收0.1元。微信解釋説,微信支付的每一筆交易,只要從銀行卡扣款,事實上不論金額大小,銀行都要向微信支付收取交易手續費。這些成本一直都由微信支付承擔,隨著微信支付用戶量和交易量逐步升高,成本壓力也越來越大。此次策略調整也是希望能補貼一部分巨額成本。

  11月中旬出爐的騰訊2018年Q3財報顯示,其收入成本同比增長35%至451.15億元。該項增長主要反映較高的支付相關服務成本、內容成本以及渠道成本。以收入百分比計算,收入成本由去年同期的51%擴大至2018年的56%。其中,其他業務(包含雲計算、第三方支付)收入成本上升最為激烈,同比上升63%至156.78億元。

  “互聯網的免費實際上是有人在替用戶買單,包括支付寶、微信在內的第三方支付平臺一直在為用戶承擔相應的成本。”一位金融研究人士説道。

  薛洪言表示,對微信支付而言,通過調高提現手續費費率,將銀行端收取的快捷支付手續費成本轉移至民生銀行持卡人上,反過來倒逼用戶選擇收費更便宜的銀行卡,最終攜用戶優勢,客觀上有望達到迫使銀行降費的目的。

  追問

  移動支付提升費率是否會成潮流?

  目前雖然只是個例,但微信此次主動針對民生銀行卡用戶提現服務提升費率,是否會引起支付機構的效倣,也成為業內和用戶關注的問題。

  民生銀行在11月27日對新京報的回應中稱,民生銀行與財付通合作快捷支付業務以來,收費標準從一開始至今從未調過。不過,也有支付機構向記者反映,錢從民生銀行到該平臺時的快捷支付費用中間有過漲價。

  在媒體人閔蕭看來,對于微信支付在收費服務,用戶擔心的不僅僅是具體的成本問題,而更是因為對其中的標準缺乏清晰的判斷和預期。而相關監管部門也不該對此袖手旁觀。用戶的知情權和利益理應得到保障,不應成為第三方支付與銀行間利益爭鬥的犧牲品。

  前述支付機構的人士認為,從民生銀行的回復上看,似乎有用戶回流的想法。民生銀行在23日晚間的回應中稱,“目前,個人客戶通過微信提現或轉賬至民生銀行借記卡,我行不收取手續費,且通過手機銀行APP、網銀進行的個人賬戶本行、跨行轉賬亦為免費。”

  民生銀行2017年報顯示,截至報告期末,公司手機銀行客戶數達3079.17萬戶,比上年末增加604.03萬戶;個人網銀客戶數達1812.88萬戶,比上年末增加188.36萬戶。

  一邊是以往備付金所代表的議價優勢消失,一邊是銀行係在支付場景、生態構建等方面的“反攻”,支付平臺的收費行為該如何看待?

  薛洪言認為,對用戶實施收費行為是有前提的,這個前提是用戶基礎足夠大,且黏性足夠強。用戶基礎大,意味著借助免費政策吸引新用戶的必要性下降,黏性強,則能將收費行為對用戶體驗的損害控制在可控范圍內。“滿足這個前提的基礎上,收費本身的效果是多重的,從財務上講,可以緩解成本壓力,提高營收水準;從市場競爭的角度,提現屬于典型的資金流出,以收費的模式截斷資金出口,將資金沉淀于生態內部,有助于提升用戶對生態圈內金融場景的活躍度。”(記者 陳鵬 白金蕾 侯潤芳)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北京延慶:冬日養護古長城
北京延慶:冬日養護古長城
廣西柳州官塘大橋建成通車
廣西柳州官塘大橋建成通車
從禿山到青山的蝶變——廣西石漠化治理10年再現發展生機
從禿山到青山的蝶變——廣西石漠化治理10年再現發展生機
【圖片故事】民間手藝人癡迷風箏20載
【圖片故事】民間手藝人癡迷風箏20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3776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