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農民工不再“年年討薪年年難”——透視農民工工資保障機制變遷

2018-11-22 17:23:13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北京11月22日電 題:讓農民工不再“年年討薪年年難”——透視農民工工資保障機制變遷

  新華社記者葉昊鳴、鄔慧穎、黃浩苑

  改革開放的40年見證了南來北往的打工潮,也品味了千千萬萬農民工的酸甜苦辣,而“農民工討薪難”始終是其中繞不開的一個話題。

  40年來,無論是農民工自己討薪,還是政府、機構維權,不斷獲得聚焦的背後,是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是社會大眾的積極關注,也是工資保障機制不斷完善、不斷提高的一條變遷之路。

  舊時討薪路,道阻且艱

  1997年,已經在廣東順德一家民營電器廠擔任車間組長的黎永漢,遭遇了人生第一次欠薪。

  “那是我進廠後的第4年。前幾年工資都是按時發,但從那一年開始,電器廠開始拖欠員工工資,到最後就完全不給了。”黎永漢説。

  已經介紹了不少湖南老鄉來這裏打工的黎永漢,深受年輕職工信任。為了要回自己的辛苦錢,被推舉為職工代表的他前去與廠方談判。“本以為會遇到刁難,但電器廠領導卻態度很好。”一個月後,黎永漢的工資全部被補齊,但他手下的部分工人卻遭到了辭退。

  這是當時珠三角地區工廠的慣用手段:先安撫並滿足代表職工出面的“領頭人”的要求,隨後迅速辭退討薪鬧事的普通員工。黎永漢雖然沒有受到利益損傷,但卻被辭退的職工責罵。

  與黎永漢的遭遇相比,當時重慶市榮昌縣(現為榮昌區)的陳廷燦與他308名農民工兄弟姐妹的討薪之路,更顯曲折艱難。

  “我們1998年在榮昌縣西部賓館幹活,1999年春節後,工程還沒竣工承辦單位就跑了,我們17.6萬元的工資沒影了。”陳廷燦説,這筆錢對于他們來説,有的是治病的救命錢,有的則是子女學費的救急錢。

  陳廷燦和其他3名工友被推選為代表,踏上了尋找項目負責人劉桂斌的5年討薪之路。“5年中,我們無數次找過劉桂斌,但每次都是無功而返。有一次他甚至找來了十幾個滿臉傷疤的‘黑社會’,把我們揍了一頓。”提起當年的事,陳廷燦依然十分激動。

  最終在當時榮昌縣法律援助中心的幫助下,這309名農民工在法院立了案,並且免繳了6000多元的訴訟費和800多元的執行費。

  黎永漢和陳廷燦的案例,是二三十年前農民工討薪難問題的寫照。

  政府維權,討薪之“苦”不再久矣

  時間的指針劃向了新世紀。雖然維權討薪的現象依舊存在,但無論是在力量還是方式上,都有了極大的變化。

  “我剛到這裏做工1個多月。前幾天,工地給我辦的銀行卡上突然多了5000多元錢,我才想起這是我上個月的工錢。”正在新余北湖帝景項目做工的朱毛古説,這是他第一次按月領取工資。

  而就在今年年初,這個擁有8年多模板工經驗的江西漢子還在為如何上老板家、項目部討回被拖欠的1萬多元工資煩惱不已,根本沒有想過,自己也能夠像白領一樣,按月領取工資,不再受討薪之“苦”。

  朱毛古的經歷,是江西省從源頭治理農民工工資拖欠頑疾的其中一例。自2016年1月起,江西省重點從規范勞動合同,規范農民工基本信息採集、錄入、上傳和更新,規范農民工工資保證金和預存工資,規范農民工工資核算,規范農民工工資支付,規范農民工工資監管等6個方面監管農民工工資支付。截至2018年9月底,江西省11個設區市本級、120個縣區及開發區共3372個新開工建設項目納入農民工工資實名制監管信息係統,通過專用賬戶為19.89萬名農民工發放工資14.6億元,納入實名制監管的建設工程項目未發生一起欠薪鬧薪事件,政府“幫忙”討薪取得明顯成效。

  而在廣東,這股維權的力量更加龐大,方式也更加多樣化。

  “從現在起到明年初,廣東全省各級勞動人事爭議仲裁機構開展‘百日清案’行動,對2018年以來符合條件的農民工工資爭議案件,依法做到有案必立。對涉及人數較多、涉案金額較大的集體爭議案件,將採取挂牌督辦、邀請多方代表調解仲裁等方式處理,確保實現涉及農民工工資案件在春節前基本審結。”廣東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的相關負責人表示,今年以來廣東省仲裁機構已為7.3萬名農民工追回工資、經濟補償及社保等待遇。

  努力實現2020年基本無拖欠

  欠薪無小事。進入21世紀以來,農民工欠薪問題始終是受到決策領導層高度重視的民生問題。

  勞者有其得,政者有其為。一項項政策法規的出臺落實,顯示了黨和國家維護農民工勞動保障權益的堅定決心。

  2011年2月25日,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表決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八)》中,將部分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的行為納入了刑法調整范圍。同年5月1日,刑法修正案(八)正式開始施行,拒不支付勞動者報酬等行為也正式列入其中。

  2015年1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公安部四部門聯合下發了《關于加強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案件查處銜接工作的通知》,意味著欠薪犯罪將受到更為嚴厲的打擊。

  “到2020年,形成制度完備、責任落實、監管有力的治理格局,使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得到根本遏制,努力實現基本無拖欠。”2016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全面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的意見》中,以“2020年”為節點,指出了解決欠薪問題的目標。

  2018年,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先後公布了兩批拖欠農民工工資的“黑名單”,通過聯合懲戒的方式對違法失信主體在政府資金支持、政府採購、招投標、生産許可、資質審核、融資貸款等方面予以限制……

  40年風雲變幻。從最初依靠自己討薪、吃盡受盡討薪“苦”,到中央頒布政策法規、地方施行方法措施多管齊下,昔日黎永漢和陳廷燦們的艱辛逐漸在成為歷史,朱毛古們的喜悅也將成為常態。

[責任編輯: 尹世傑 ]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3754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