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創新的過去與未來:在火藥的故鄉對話“中國諾貝爾”
2018-11-15 10:30:4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南京11月15日電  題:中國創新的過去與未來:在火藥的故鄉對話“中國諾貝爾”

  新華社記者朱筱、胡喆、喻菲

  時值我國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新華社記者獨家對話中國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學教授王澤山,聽他講述中國創新的過去與未來。

  2018年1月8日,在北京舉行的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王澤山憑借在火炸藥領域的傑出貢獻,獲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王澤山院士60年致力火炸藥研究,從跟蹤倣制到自主創新,使得我軍火炮發射威力顯著超過國外同類裝備水平。他被人稱作“中國諾貝爾”。

  王澤山雖年過八旬,卻依然在科研的道路上親力親為。作為我國科技發展的見證者、親歷者與受益者,他對創新有著獨到的見解和認識。

  “過去少一點創新還能勉強跟上,現在差一點都不行”

  記者:中國發明了火藥,您把火炸藥研究提升到一個新高度。火炸藥技術在我國經歷了一個怎樣的發展過程?

  王澤山:中國古代發明的黑火藥使人類由冷兵器時代進入到熱兵器時代,意義重大。隨後,黑火藥傳入西方,用于工程爆破和礦山爆破,在19世紀之前是世界上唯一的火炸藥。然而,在後期熱兵器時代,中國卻錯失良機,以至于在八國聯軍侵華戰爭時,手持大刀長矛的清軍在西方火炮面前不堪一擊。

  新中國成立之初,國內火炸藥的研究和生産都十分落後,主要依靠蘇聯援建。但由于基礎薄弱,自主研發能力欠缺,在較長一段時間內,我國的火炸藥研究都是以跟蹤倣制為主。改革開放後的形勢才一點點變好,隨著自主創新的步伐加快,我國在高能炸藥、航空彈藥等領域的研究逐步走向世界前列。

  記者:過去我國的創新與現在的創新有何異同?

  王澤山:創新的意義一致,但重視程度不同。改革開放之前,我國的創新政策並不明朗。我身邊有創新意識的人很少,即便有,也不會將其定義為創新,並且從客觀上講,那時能有人接觸並學會新技術已實屬不易。

  現在,全球范圍內興起新一輪科技競爭,我國也把創新上升至國家戰略高度,我認為這十分必要。在過去,你創新少搞一點,勉強能跟上,現在差一點都不行,沒有核心競爭力,我們就會受制于人,必須要自力更生,堅持創新。

  記者:您如何理解創新?

  王澤山:簡單來講,就是用“科學研究科學”,遇到問題不繞著走,也不跟著走,凡事多想一步,採用新的思維方式總結新的規律,做出超越別人的原創成果,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科學家要有對科學、真理的不懈追求”

  記者:40年來,我國的科技發展帶來了整個社會環境的變化,您覺得科技創新如何引領社會各方面發展?

  王澤山:改革開放40年間,科技創新引領社會各方面創新,給我國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百姓生活富了,素質高了,也更加團結了。我國許多科學技術走在世界的前沿,在關鍵性領域也有創新並取得了一些成果。從國防科研領域看,我國更加重視質量強國,國防實力不斷增強,在無人機、量子通訊、高超音速飛機等方面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大家可以明顯感到世界格局在逐步發生變化,我國作為大國的擔當意識和能力越來越強。我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將沿線國家緊密聯係在一起,形成廣泛的利益共同體。

  記者:您認為在改革開放40年中,科學家的奮鬥狀態經歷了怎樣的轉變?

  王澤山:過去的科研環境和條件比較艱苦,科研工作者有諸多顧慮,放不開手腳。改革開放之後,大家才真正感到春天的到來,國家對科技創新越發重視,科研體制和管理在不斷健全完善,科研工作者可以放心大膽地去做一些科學研究。

  科研方式和內容也在不斷發生變化。比如,當前科學研究的趨勢是多學科交叉融合,有些大型科研工程需要大家群策群力,因此科學家們也要學會包容合作,打造和諧共融的團隊氛圍,集中力量開展科技攻關。

  記者:您認為新時代呼喚怎樣的科學家精神?

  王澤山:作為一名科學家,要有對科學、真理的不懈追求,要有立志成為世界科技領跑者的決心,並將這種理想信念落地生根;同時還要具備為人類發展做貢獻、為國為民搞科技創新的精神,並付諸實踐。

  科學家要有責任使命感,要往科學上使勁,思想不能漂移,也不能這山望著那山高,成為“社會活動家”。當然,科學精神、科學態度、科學思維、勤奮刻苦等能力素養不可或缺。無論何時,科學家們都要有擔當、講誠信,承擔下來的課題就要保質保量完成。

  “堅持做引領性、顛覆性、原創性、基礎性的研究”

  記者:下一步,您認為我國的科技創新應如何發展?

  王澤山:首先,國家要弘揚科學精神,科研工作者要樹立信念和決心,長期奔著國際上還沒有解決、但又急需解決的問題上去。面對愈發激烈的國內外競爭,我們還是要在關鍵領域上堅持做一些具有引領性、顛覆性、原創性、基礎性的研究,用自己的實力説話。

  從方法論上講,科研工作者要真正按照科學家應具備的素養要求自己,從問題的本原出發,形成一套自己的理論和思維體係,明白追求真理是為了推動科學進展,不要想別的。

  記者:在您研究的領域還有哪些方面需要突破?

  王澤山:現在我們雖在一些火炸藥領域有所領先,但整體實力不如發達國家,尤其在儲備能力、反應速度、軍民融合等方面差距較大。我國火炸藥研究的深度還不夠,要努力擴大優勢,縮小差距。我做國防科研,總感覺心裏還不過癮、不踏實。面對發達國家的一些挑釁和制約,我們回擊的能力還不夠,因此還是要不斷加強科技創新,加大國防力量,要搞出幾個“殺手锏”,讓對手真正信服。

  記者:你認為制約中國創新的因素有哪些?如何破解?

  王澤山:首先,基礎學科的研究還比較薄弱,必須不斷加強,這是科技發展的基石,任何時候都不可松懈;其次,科研主管單位要努力創造一個公平良好的科研氛圍,別讓搞關係的人勝過搞學術的人。科技工作者們要堅定信念、排除萬難、扎扎實實做科研,不能東張西望;此外,國家一些好的科研政策要盡快落地,如賦予科研人員更大經費使用自主權等,使他們能夠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研究的領域中去。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中國創新的過去與未來:在火藥的故鄉對話“中國諾貝爾”-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3717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