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最高法法官談公交車墜江:建議增設妨害安全駕駛罪
2018-11-10 14:41:40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公交墜江引反思,“車鬧”該如何定罪?大法官這樣説

  乘客坐過站與司機互毆,最終導致車輛失控墜入江中,15條鮮活的生命葬送……重慶萬州公交車墜江事件帶來的陰影猶在,全國多地類似事件引發各界關注。

  面對威脅全車乘客安全的“車鬧”行為,是否有法律進行約束?違法行為又該怎樣定罪量刑?乘客的合法權益如何保障?一係列法律問題成為關注焦點。

  資料圖:11月2日,重慶官方發布公交車墜江前視頻,視頻中乘客劉某和駕駛員冉某之間的互毆。 (視頻截圖)

  “車鬧”到底該如何定罪量刑?

  重慶萬州公交車墜江原因曝光後,“車鬧”行為受到公眾一致聲討,同時不禁要問“法律制裁在哪裏?”

  就在本月,遼寧沈陽接連宣判了3起拉拽公交司機案,3名被告人均獲刑。這一結果令不少網友直呼“判得好!”

  9日,最高人民法院案例研究院也召開了第十一期“案例大講壇”,專門以“萬州公交車墜江事故”等係列典型案例為樣本,研討對正在駕駛公交車的司機實施違法犯罪行為如何認定法律責任,如何預防、規制以及立法完善等問題。

  除了重慶萬州公交車墜江事件,會議上還介紹了多起類似案件審判情況。

  案件中的“車鬧”行為均造成了不同程度的人員傷亡或經濟財産損失。在判決結果中,多以“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認定涉案人員行為。

  什麼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放火、決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或者以其他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嚴重後果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一百一十五條,放火、決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或者以其他危險方法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産遭受重大損失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過失犯前款罪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定罪量刑是否是“一刀切”?

  幹擾駕駛員是否一定就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在法院開來,並非全部如此。

  參與過類似案件審理的北京市豐臺區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胡洋認為,判斷被告人行為的危險性時,不能只考察其行為帶來的損害結果,即使沒有損害結果,也不代表案發時公共安全沒有處在危險狀態中。

  但她同時強調,對于乘客搶奪、拉拽公交車方向盤的行為也不能一概而論、均按照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來論處,而要結合案發時公交車內狀況(如乘客數量)、車外環境行駛速度等,綜合判斷被告人的行為是否使公共交通處于危險狀態。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副校長林維也認為,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典型重罪,要根據具體案件不同情況判斷,在高度危險情況下做出危害公眾安全的行為,應適當重判,起到震懾作用。

  資料圖:2014年7月16日下午,北京公交總隊718路公交車總站舉行“反恐演習”。圖為公交車司機、售票員和乘客一同制服“嫌疑人”。 中新網記者 金碩 攝

  是否可考慮“車鬧入刑”?

  因為《刑法》中並沒有專門針對“車鬧”行為進行定罪,針對這類案件,法院在定罪量刑方面也存在“模糊地帶”與難度。

  對此,最高人民法院大法官胡雲騰建議,今後有必要完善制度、健全法律。針對類似事件,按照現有的“危害公共安全罪”等罪名,乘客此類行為定罪量刑難以做到罪刑相適應。

  他建議,針對乘客此類行為可考慮增設“妨害安全駕駛罪”。可考慮將“採用威脅、暴力方法侵犯正在駕駛公共交通工具駕駛人員的人身權;強行幹擾公共交通工具的正常行駛等行為”納入其中,量刑可參考危險駕駛罪。

  此外,可規定在橋梁隧道、高速公路、人員密集區等實施上述行為的,從重處罰。同時有上述兩款行為且構成其他罪名的,依照處罰較重的定罪。

  資料圖:11月5日,一位市民走上湖南長沙123路的公交車刷卡。近日,長沙部分新型公交車增設了駕駛室隔離裝置,保障司機開車免受幹擾。中新社記者 楊華峰 攝

  司機又該承擔哪些責任?

  重慶萬州公交車墜江事件中,公交車司機不顧乘客安危、與他人産生肢體衝突的做法,也受到公眾質疑。

  最高人民法院審監庭高級法官張能寶認為,公交司機不是普通人,他們對全車人的生命安全負有責任,不能像普通人那樣參與打鬥。其特殊身份下的職務義務不履行,會造成更大損失,因此應該予以約束。

  那麼,法律又該如何約束駕駛員的行為?

  胡雲騰建議,今後對于擅離職守的司機,其行為可考慮納入危險駕駛罪,長時間玩手機、與乘客發生糾紛離開駕駛位等都應包含在內。

  此外,法律專家普遍認為,公交部門還應當從完善設施(加裝隔離門、一鍵報警等)、配備安全員、加強對公交司機的心理疏導與應急培訓等方面入手,預防類似悲劇發生。

  交通運輸部日前就下發通知,要求進一步加強城市公共汽車和電車運行安全保障工作。

  通知明確提出,要加強城市公共汽電車駕駛員安全意識和應急處置能力的培訓教育、完善城市公共汽電車駕駛區域安全防護隔離設施。

  近期,全國多地已經紛紛出臺類似措施,維護公共交通安全。

  例如,重慶多部門近日聯合召開全面加強公共交通安全穩定工作會議,要求各部門要督促相關運營企業加大投入力度為車輛配備必要的安全隔離駕駛室、安全防護網或防護欄等設施。

  此外,要設立駕駛員與乘客的安全警戒線,張貼醒目的警示標識標語,建立安全警戒線管理制度和市民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行為規范,強力推行實施。

  目前,南京、北京、西安、武漢、長沙等多個城市也已推出或計劃為公交車司機裝上防護欄,保障駕駛安全。

  遇到“車鬧”,乘客該怎麼辦?

  作為普通乘客,遇到“車鬧”時應當怎麼辦?

  重慶公交車墜江的悲劇為公眾帶來的啟示是:坐視不理的行為並不可取。

  那麼,有沒有法律來保護建議見義勇為者?

  事實上,《刑法》第二十條中就有明確規定: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産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採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姦、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採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民法總則》中也明確,因正當防衛造成損害的,不承擔民事責任。

  正當防衛超過必要的限度,造成不應有的損害的,正當防衛人應當承擔適當的民事責任。

  在法律專家看來,當公共交通工具安全受到威脅時,應當鼓勵乘客制止“車鬧”的行為。同時,可以研究無過當防衛是否適用于此類情況,從而保護見義勇為者的權益,讓乘客能夠“該出手時就出手”。(記者 張尼)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世界最高輸電鐵塔直升機跨海放索順利完成
世界最高輸電鐵塔直升機跨海放索順利完成
“曬秋大媽”的幸福生活
“曬秋大媽”的幸福生活
夜色下的開羅老市場
夜色下的開羅老市場
探訪法國華工公墓
探訪法國華工公墓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3693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