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三問泉港碳九泄漏事故
2018-11-10 08:56:4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福州11月9日電 題:三問泉港碳九泄漏事故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邰曉安、林超

  11月4日,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區發生碳九泄漏事故。截至9日,已有52名群眾就醫,海面清理工作仍在進行。相關部門雖多次通報,但網絡輿情仍不斷發酵,一時間百姓談碳九色變。碳九對人體危害到底有多大?對生態環境影響何時能消除?超大型化工廠與大片居民區混雜問題何時能夠解決?到底還有多少生態隱患?帶著這些問題,記者進入事發現場一線進行了深入調查。

  一問:碳九對人體危害到底幾何?

  4日淩晨,福建東港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執行碳九裝船的“天桐1號”船舶與碼頭連接軟管處發生泄漏,共造成6.97噸碳九化學品泄漏。

  截至9日,已有52名疑似接觸碳九的患者到泉港區醫院就診,主訴為“接觸刺激性氣體後身體不適”。其中一名患者在事發水域落水,出現吸入性肺炎,一度住進重症監護病房,現已轉入普通病房。

  根據泉港區環保局提供的《化學品安全技術説明書》,本次泄漏的裂解碳九屬于易燃液體,可“引起眼睛、皮膚、呼吸係統刺激,食入有害,吸入肺內可引起致死性化學性肺炎。高濃度蒸氣可引起中樞神係統抑制。”

  針對網絡上流傳的“有毒”和“致癌”説,部分受訪專家介紹,碳九又分為裂解碳九和重整碳九,未列入《危險化學品名錄》和《劇毒化學品名錄》。一般而言,本次泄漏的裂解碳九危害相對更小。

  “人吸入裂解碳九的揮發物,可能造成急性的短期傷害,但應該不會造成非常長期的累積性損害。”國家城市環境污染控制技術研究中心研究員彭應登介紹,裂解碳九的成分與汽油、柴油相似,揮發在空氣中對人體的危害不是太嚴重。裂解碳九污染通過水産品的累積後具有一定的食物鏈毒性,人誤食後會産生一定不適。

  泉港區醫院內科副主任醫師魏慶輝説,碳九屬于低毒化學品,對人體的危害要看接觸時間、濃度和接觸量來判斷。一般情況下,需要長時間大量接觸才會造成嚴重損傷的後果。

  當地漁民向記者反映,4日當日部分患者出現了頭暈、噁心、嘔吐、咽部不適等症狀。記者了解到,多數患者經治療後已離院,至9日下午尚有8名群眾在泉港醫院留院觀察。

  魏慶輝表示,根據影像學來説,住進重症監護病房的患者肖燕輝主要的病症是“肺部吸入性肺炎”,這是人嗆水後的症狀。經檢驗,肖燕輝的肝腎功能無損傷,但仍有咽喉疼痛、胸悶噁心的症狀。預計其仍需住院一周方可痊愈。

  二問:為何多日後清理工作還未結束?

  8日,泉州市初步認定,該起事件為一起安全生産責任事故引發的環境污染事件,此次事件直接影響海域面積約0.6平方公里,約300畝網箱養殖區受損。

  9日上午,記者在泉州市泉港區肖厝村碼頭看到,清理油污的工作仍在進行中,但海面上看不到大面積的油污。在沙格村,靠近岸邊和礁石的海面仍有薄薄的一層油。村民和政府工作人員坐著小船在海面來回放置吸油氈。

  根據泉港區政府介紹,截至11月9日上午,當地已累計出動人員2900余人次,出動船只460多艘次,調集投入吸油氈732袋、消油劑70桶,布設圍油欄302條。目前,受影響海域漂浮的油污已基本完成清理,當地繼續對岸邊、漁排等區域的殘留油污進行清理。

  彭應登認為,雖然大部分油污已經被清理,但是碳九泄漏對近海水體的影響還將持續一段時間。他説:“有一些溶入水的化學成分,會影響到涉事水域的動物安全,此類污染短期內應該不會消除。在正常的水文條件下,近海污染的影響應該會持續至少1到2個月。”

  東港石化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員表示,雖然碳九大面積清理基本結束,但一些油品會附著在礁石上,比較難完全清理。這些油品隨著溫度的升高和風向的變化又會蒸發,所以即便現在看不到多少油,但還會有一陣陣的氣味。

  部分專家認為,這次事故對周邊生態環境的長期影響有限。彭應登説:“如果是原油,會積在底泥,不容易清除。而裂解碳九密度小,比水輕,漂浮在水面上相對容易被清除。而且本次影響的范圍也只是比較小的一個海灣,泄漏的裂解碳九大部分被人工清除後,剩余的部分隨海水擴散漂走、稀釋,長期來看不會造成太大的環境破壞。”

  福建省海洋與漁業監測中心於4日9時起在養殖區抽取樣品檢測,需連續兩周檢測無裂解碳九殘留物,方可解除管制。為確保食品安全,泉港區已于4日暫停受影響海域網箱養殖水産品起捕、銷售、食用。

  三問:何時才能解決廠居混雜問題?

  在記者採訪中,不少居民表示,泉港泄漏的事情雖然不多,但因為距離過近,化工生産對生活的影響卻長期存在。

  肖厝村村民肖惠川説,他們村裏時常會聞到臭味,家裏經常連窗子都不敢開。沙格村村民肖秀蓮説,周邊工廠産生的粉塵很多,家裏一天不擦,桌子就會有一層黑黑的灰。

  記者站在東港石化的事發碼頭,可以清晰看到肖厝村的養殖漁排,目測距離僅有幾百米。除此之外,在整個泉港化工區內,各種管道、工廠和居民區犬牙交錯,混雜在一起。在南埔鎮沙格村外的通港大道上,來往的運煤車轟隆而過,卷起陣陣黑色的粉塵。

  彭應登表示,從規劃的層面看,目前看泉港石化港區的石化船舶、碼頭作業區和養殖區的空間分布,存在一些不合理情況。

  泉港區住建局副局長張澄海介紹,2016年,為了解決泉港多年以來存在的廠居混雜問題,泉港區向上級申報制定了《泉港石化工業區安全控制區專項規劃》。根據《規劃》,石化園區紅線外550米范圍為外部安全防護藍線(含環保隔離帶),藍線外再設環境風險防范區界線。安全控制區內的居民將在2020年前陸續搬遷,離此次泄漏事故最近的肖厝村也在《規劃》的搬遷范圍之內。

  據了解,搬遷總共涉及17個村莊、52700人,總投資預計為300多億元。

  “沒想到搬遷工程還在進行就發生了這次泄漏事故。但另一方面,這個事件也反向證明了我們下決心推動安全控制區工作方向是對的。”泉港區石化安全控制區指揮部綜合協調組組長劉躍民説,目前安全控制區的拆遷簽約率已經達到了65.8%,預計2018年底可達到70%。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三問泉港碳九泄漏事故-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692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