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國有基礎有能力有信心保持匯率基本穩定
2018-11-03 07:32:15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針對市場上人民幣匯率“破7”論,業內人士表示—— 我國有基礎有能力有信心保持匯率基本穩定

  近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6.9附近徘徊,人民幣是否會“破7”的討論由此增多。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採訪的多位專家認為,“7”其實只是一個普通的整數點位,“破7”與否無需過分炒作。當前,人民幣匯率的波動主要受一些短期因素影響,從長期看,我們有基礎、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

  人民幣仍然強勢

  在市場力量的推動下,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有所下滑,但在全球范圍來看,人民幣仍是強勢貨幣。

  “7只是一個普通點位,人民幣對美元無論是6.99還是7.01都不重要。”建信金融資産投資有限公司研究主管韓會師認為,但過度的輿論炒作需要警惕。

  今年以來,美聯儲已連續加息3次,美元指數上漲了約5%。受外部國際金融市場變化影響,新興經濟體貨幣普遍遭遇大幅貶值。中國人民銀行的數據顯示,今年以來,新興經濟體平均的貨幣指數下降了11%,歐元下降了4.9%,英鎊下降了4.6%,而人民幣從年初到現在下降了5.9%,橫向比較,人民幣表現仍然穩健。

  從去年底到今年上半年,人民幣走勢都較為強勁。據國際清算銀行計算,5月份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為124.52,較上年末上漲5.7%,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為127.26,較上年末上漲4.68%。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認為,近期人民幣匯率下行,一定程度上也是市場對前期偏強走勢的自發調整。市場經濟條件下,匯率本來就具有自發調節的功能,匯率升貶均是正常的市場波動。

  近期人民幣匯率走勢主要受到一些短期因素影響。國際金融市場上,美元加息、美元指數走強,客觀上推動人民幣匯率被動貶值。二季度以來,美國經濟持續走強,推動美元指數企穩回升,4月中下旬起,美元指數加速上漲,連續突破多個重要關口,人民幣被動貶值,也引發了市場擔憂情緒的上升。

  此外,全球貿易環境變化、貿易摩擦增多等也影響著匯率走勢,使得今年市場參與者的情緒偏向悲觀和保守。當前,全球不確定和不穩定性因素有所增加,尤其是貿易摩擦加劇、全球貨幣政策分化等使國際資本流動和金融市場的避險情緒上升,6月中旬以來全球股市與匯市普遍大幅下跌,我國金融市場近年來與全球金融市場的聯動性明顯上升,隨之出現的震蕩走勢也是正常表現。

  基本面支撐充分

  “無論是美元指數強弱走勢還是雙邊貿易紛爭情勢變化,對于人民幣匯率的影響都屬于短期衝擊。”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管濤認為,對人民幣匯率走勢進行單邊預期不可取。在中長期內,人民幣匯率走勢最終仍取決于經濟基本面及由此決定的外匯市場供求。

  當前,我國基本面對于人民幣匯率仍有充分支撐。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表示,中國經濟基本面穩健,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財政金融風險總體可控,今年國際收支也大體平衡,外匯儲備充足,這為人民幣匯率保持基本穩定提供了支撐,“中國作為負責任的大國,我們不會搞競爭性貶值,不會將人民幣匯率作為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等外部的擾動”。

  “人民幣匯率完全有條件保持基本穩定。”黃益平説,在經濟運作良好、外匯供求平衡的情況下,當前及未來一段時期內,人民幣匯率完全有條件保持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

  外匯局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當前外匯供求和跨境資本流動相對均衡,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有力支撐。從銀行結售匯數據看,外匯資金流動呈現雙向波動,一季度月均逆差61億美元,二季度月均順差107億美元,三季度月均逆差139億美元;從銀行代客涉外外匯收付款數據看,1月份順差257億美元,2月份、3月份月均逆差49億美元,二季度月均順差15億美元,三季度月均逆差126億美元。初步統計,10月上中旬銀行結售匯和銀行代客涉外外匯收付款均呈現小幅順差。

  從市場需求看,市場主體持匯意願有所下降。2018年前三季度,衡量結匯意願的結匯率,也就是客戶向銀行賣出外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收入之比為66%,較2017年同期上升4個百分點,一季度至三季度分別為62%、70%和68%。前9個月,銀行境內各項外匯存款余額下降599億美元,而上年同期為增加129億美元。

  應對工具“籃子”豐富

  面對外匯市場的短期波動和“羊群效應”,我國應對的工具和措施日益豐富。

  韓會師説,離岸人民幣匯率更容易受投機因素影響,非理性的市場波動一方面直接影響市場情緒,惡化市場預期;另一方面在套利作用下也會對在岸匯率造成影響,嚴重時可能導致風險傳染,對離岸匯率保持關注並在必要時加以引導很有必要。

  “盡管我國外匯儲備和國際收支基本安全並未面臨明顯衝擊,但仍須高度警惕對人民幣貶值的惡性輿論炒作,對可能發生的單邊做空投機保持警惕。”韓會師説,此時增加一些調控市場的工具,對穩定市場是有幫助的。而央票的發行是市場化的,是以市場化手段應對市場化的匯率波動,同時在離岸市場央票的發行與兌付均不涉及境內的外匯市場,不會對國內外匯市場交易和外匯儲備造成直接影響,不會幹擾正常的基于貿易和投資的正常交易,直接和間接成本都比較低。

  潘功勝説:“對于那些試圖做空人民幣的勢力,幾年前我們交過手,彼此也非常熟悉,我們應該都記憶猶新。”

  近年來,在應對匯率和外匯市場波動過程中,央行、外匯局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政策工具,根據形勢變化採取必要的、有針對性的措施。針對外匯市場順周期的行為,已經並將繼續積極採取宏觀審慎政策等措施來穩定外匯市場預期。潘功勝説:“我們有基礎、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陳果靜)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紐約舉行萬聖節大遊行
紐約舉行萬聖節大遊行
失事獅航客機的首個黑匣子已被成功打撈出水
失事獅航客機的首個黑匣子已被成功打撈出水
醉美秋色
醉美秋色
京張高鐵開始全面鋪軌
京張高鐵開始全面鋪軌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11123656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