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姦殺女子案 23年後再審開庭 檢辯雙方一致認為證據不足應改判
2018-10-25 07:28:4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姦殺女子案 23年後再審開庭

  法院此前重審均判決死緩,被告人金哲宏不斷申訴;昨日檢辯雙方一致認為證據不足應改判

  金哲宏家屬和律師在法庭外合影。新京報記者 袁靜偉 攝

  23年前,時年27歲的吉林人金哲宏被認定是一起兇殺案的兇手,此案法院三次重審均判處金哲宏死緩。

  金哲宏此後不斷申訴。根據金哲宏的代理律師李金星介紹,該案在作案動機、作案時間、作案地點、兇器等定罪的關鍵問題上存在諸多疑點,尤其是案發當天,恰逢金哲宏父親的忌日,他當時正在為父親上墳。

  2018年5月,吉林高院決定對此案再審。昨日上午,吉林金哲宏案在吉林省高院再審開庭,經過將近四個小時的法庭審理,法官宣布休庭擇期宣判。在法庭上,檢方出庭檢察員與辯護律師觀點一致,認為案件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應當依法改判糾正。今年50歲、身體狀況不佳的金哲宏坐著輪椅參與法庭審理,在法庭審理過程中幾度失聲痛哭。

  關押23年 金哲宏坐輪椅出庭

  1995年9月29日,吉林省永吉縣雙河鎮新立屯一年輕女性遇害後,27歲的金哲宏于當年10月被警方收容審查,後被鎖定為嫌犯起訴至法院。案件經歷5年審理,法院最終判處其死刑緩期2年執行。服刑期間,金哲宏持續申訴,2018年5月,吉林高院決定對該案再審。

  根據金哲宏的代理律師介紹,該案在作案動機、作案時間、作案地點、兇器等定罪的關鍵問題上存在疑點。

  昨天上午9點,案件再審開庭,案件涉及個人隱私不公開審理。

  中午12點50分左右,法庭宣布休庭。據金哲宏代理律師介紹,此次庭審,出庭檢察員與辯護律師意見一致,雙方均認為此前判決所認定的金哲宏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應當依法改判糾正。

  據了解,在服刑期間身體狀況不佳的金哲宏坐著輪椅參與庭審,並幾次在法庭上失聲痛哭。法庭審理程序結束後,法官表示將擇日宣判。

  金哲宏兒子:想帶父親熟悉社會

  昨天上午,金哲宏的一家人一起在法庭外等候。

  10月22日,新京報記者在金哲宏老家,見到其兒子金永鑫。金永鑫拿出一件新的厚夾克,表示準備再洗一下,開庭給父親帶過去,“如果可以當庭釋放,就給父親穿上,畢竟這是個全新的開始。”金永鑫説,他同時還給父親準備了新褲子和新鞋。

  “我兩歲多的時候父親被抓,對他印象不深,再見他時在看守所,已經六七歲了。”

  金永鑫介紹:“上大學前,我一共到看守所看他沒有超過15次。”金永鑫説自己上大學後,開始接手負責為父親翻案,之前一直是自己的叔叔等人幫忙聯係律師。

  今年5月,金永鑫得知父親的案子得以再審的消息,馬上把消息告訴了母親。他説,這次感覺看到了希望,他希望父親能夠被當庭釋放,如果父親獲釋,他準備先在吉林與父親生活幾個月,與父親相互熟悉一下,同時帶著父親熟悉一下當下的社會和生活節奏。

  金哲宏的雙胞胎弟弟金哲松,2015年在韓國定居。得知案件再審,此次專程從韓國回國。

  “23年啊,活生生地變成老頭了!”得知哥哥的案子再審後,金哲松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所有的親朋好友。

  金哲松説,哥哥在服刑期間一直表示不認罪、一直在申訴,因此不符合減刑條件,不能減刑假釋。而家人們一直在外面幫助金哲宏申訴,時至今日,他仍記得母親當年去世時的囑托。

  “我哥哥被帶走後,我媽媽幾乎不吃不喝不睡,天天到路口等兒子回來,後來病了躺在床上,半年後,就走了。她囑咐我説:‘一定把大宏(金哲宏)救出來啊,他沒殺人!’”

  ■ 案情

  金哲宏被指姦殺被害人

  多份判決書載明了金哲宏此前被認定殺人的過程:1995年9月10日17時許,被害人李藝乘火車從雙河鎮去永吉縣城,途中遇到摩的司機金哲宏。李藝出價5元,讓金哲宏將其送到了雙河鎮的邵家村去見朋友,而朋友不在家,金又將其帶回雙河鎮,還將其帶至母親家中為她做飯。

  判決書寫道,金哲宏見李藝“作風輕浮,頓生淫念”,在將李藝送往旅店的途中,將李領至狹空處説:“給你30塊錢,咱倆玩一下?”李要價100元,金見其不答應,便將李摁倒在地與其發生了關係。

  事後,李藝稱要上派出所告金哲宏,金唯恐事情敗露,便將李摁倒,用左腿膝蓋壓住李的嘴,雙手卡住李的頸部,過了五六分鐘,看見李沒氣了才放手。其後,金哲宏把李藝放到自己的摩托車後座上,將李藝拋到了鐵道附近的一處泥溝裏,並用泥土等掩埋。

  1996年11月9日,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被告人金哲宏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背景1

  案件證據存多處疑點

  判決後,金哲宏表示不服,提出上訴。1997年12月1日,吉林高院將案件發回重審。發回重審時,吉林高院曾在函件中要求中院查清五大問題:

  一、作案動機是什麼?二、作案的第一現場在哪裏?三、能否確定被害人死亡的具體日期(時間)?四、卷中公安機關法醫鑒定情況説明記載,從胃內飽滿程度、胃內容物較完整程度分析,被害人李某在最後一頓飯後半小時至一小時後死亡,被害人李藝最後一頓飯在哪吃的,吃的什麼以及飯後到被害期間的行動過程搞清楚。五、應進一步確定被告人是否有作案時間?

  金哲宏的律師表示,案卷中法醫鑒定並未檢出精液及精斑。且作案時間和作案地點等關鍵內容撲朔迷離。

  金哲宏此前的申訴代理人常瑋平、張磊認為,“沒有精液和精斑,證明金哲宏與李藝發生性行為的證據就很弱,法院認定的作案動機就不存在。”

  其次,警方及法院認定的作案日期恰逢金哲宏父親的祭日。對此,金哲宏的親友及鄰居的證言,均證明當天金哲宏帶著老婆孩子去了母親家,無作案時間。

  此外,屍檢報告中也未載明被害人死亡的具體時間,其死亡時間僅僅來源于金哲宏的供述。而在幾份判決書中,連金哲宏見到李藝的時間也屢次更改。

  而對于作案地點更顯得撲朔迷離。根據警方出具的説明顯示,金哲宏第一次接受訊問時稱作案地點在雙河鎮十字街一個小棚子後,但經查,小棚子在不久後已經拆除。且該地人來人往,“不宜作為作案現場”。而在之後的審理中,作案地點又多次改變。至于作案兇器,在幾次審理中判決書認定的情況也不一致。

  背景2

  經媒體報道後案件被再審

  案件前後共被三次重審,但判決結果仍是死緩。2000年5月,法院第三次重審後,吉林省高院沒有再發回重審,維持了死緩判決

  2014年4月29日,媒體報道吉林金哲宏案時表示,該案無直接物證和目擊證人,定罪依據幾乎僅是金哲宏的口供,他曾多次控訴被刑訊逼供。報道刊發當日,吉林高院官方微博隨即回應稱,將立即調取該案全部卷宗,認真調查了解情況,及時依法處理。

  4年後的2018年5月8日,吉林省高院決定再審金哲宏故意殺人一案,並向金哲宏送達再審決定書。在再審決定書中,吉林高院復查認為,原生效判決、裁定據以定罪量刑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決定另行組成合議庭再審。

  (記者 王巍 袁靜偉 逯仲勝)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 男子當庭吞遺囑被罰5萬 毀滅重要證據可追刑責
    在北京大興法院審理的一起民事糾紛案件開庭過程中,原告當庭出示的證據原件突然“不翼而飛”。後經法院調查發現,這份證據竟被被告在法庭上當庭“吃掉”了。
    2018-10-19 07:22:24
  • 當庭“吃掉”證據 被告被罰款5萬
    近日,在大興法院審理的一起民事糾紛案件開庭過程中,原告當庭出示的證據原件被被告“吃掉”,其行為也被法庭監控全程記錄下來。10月17日,大興法院依法作出處罰決定,決定對該名被告處以5萬元罰款以示警戒。
    2018-10-19 07:17:10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柿子深加工促增收
柿子深加工促增收
港珠澳大橋正式通車
港珠澳大橋正式通車
霜降秋深景宜人
霜降秋深景宜人
曬秋圖
曬秋圖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609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