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港珠澳大橋從夢想到現實——兩代工程專家的四次相遇
2018-10-23 18:24:3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香港10月23日電 題:港珠澳大橋從夢想到現實——兩代工程專家的四次相遇

  新華社記者 李濱彬、顏昊

  2018年10月23日,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在廣東省珠海市舉行。伶仃洋上,這座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如一條巨龍靜臥碧波,成為連通粵港澳三地、服務大灣區生活和經濟社會發展的新動脈。

  此時此刻,兩位大橋有緣人將被歷史銘記——最早倡議興建大橋的香港著名實業家、工程專家胡應湘和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項目總工程師林鳴。分處港珠澳大橋的東西兩側,今年83歲的胡應湘與61歲的林鳴共同眺望伸向海中的大橋。

  因為港珠澳大橋,來自香港的實業家和內地的傳奇工程師有了人生中長達30多年的交集。他們説,港珠澳大橋在地理上連接著港澳和內地,也在精神和文化上成為三地居民的紐帶,見證著港澳融入國家發展的歷史。

  夢想中的大橋

  作為改革開放後最早到內地投資的香港實業家之一,工程師出身的胡應湘自上世紀80年代起先後在珠三角投資興建了廣州中國大酒店、廣深高速公路、沙角電廠等多個標志性項目。而他早期的一個夢想——一座跨越伶仃洋的大橋,足足讓他等待了近40年。

  早在1983年,胡應湘就提出了《興建內伶仃洋大橋的設想》,成為提出港珠澳大橋具體修建設想和計劃的第一人。根據他的設想,從珠海東岸上建橋連接伶仃洋上的兩個天然島嶼,再伸延至香港最西面的淺水區,可以最短距離連接到香港。

  “當時內地方面對我這個方案非常感興趣,但港英政府持反對意見。因此,伶仃洋大橋的方案就被擱置了。”胡應湘説,這是當時的一大憾事。

  上世紀90年代初,林鳴在建設自己職業生涯的第一座大橋——珠海大橋時聽説了胡應湘的名字。“胡先生在內地投資了電廠和中國大酒店等多個項目,與我們專業最近的是廣深高速公路和伶仃洋大橋的構想,很仰慕胡先生。”林鳴説。

  2006年,為了探討雙方合作投資建設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的可能性,林鳴所在的中國交建派遣他帶領專業團隊專程來到香港拜訪胡應湘。在位于灣仔合和中心的辦公室裏,林鳴第一次見到了胡應湘。

  2011年7月的一天,林鳴團隊在港珠澳大橋正式動工後暫住珠海,胡應湘前去拜訪。同為工程師的兩代人第二次見面。

  當時正值炎炎夏日,年近八旬的胡應湘不顧舟車勞頓一大早便趕來,要與林鳴討論潮汐發電的試驗方案。林鳴頗為感慨:“胡老事業上早已功成名就,生活上衣食無憂,我除了感動,也受到了莫大的鞭策。”

  “一定要立足自主創新”

  港珠澳大橋被稱為“基礎設施建設領域的珠穆朗瑪峰”,它不僅是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也是世界首條海底深埋沉管隧道。特別是海底深埋沉管隧道,是整個大橋工程中難度最大的部分。

  港珠澳大橋是中國第一次大規模建設外海沉管隧道,當今世界上也只有極少數國家具備外海沉管隧道建設能力。擔任大橋島隧工程總工程師的林鳴説,島隧工程從2005年開始準備,隨後十多年一直在為解決諸多世界級技術難題而奮鬥。

  在工程籌備階段,林鳴曾組織項目組到國外考察。外國專家斷言,中國人沒有能力做這件事情,並開出了1.5億歐元的天價咨詢費。林鳴説:“我們所建設的不僅僅是香港回歸後的世紀工程,更是大國的經濟宏圖,我們一定要立足自主創新!”

  在林鳴的工作團隊,中國的建設者們依靠自己的力量,花了兩年時間,不僅解決了外國人認為不能解決的問題,還攻克了世界深埋沉管隧道的一係列難題,成為世界上“深埋沉管結構設計”“深水深槽沉管安裝”等技術的領頭雁。

  提起島隧工程的自主創新,林鳴並不輕松。“中國人第一次做,沒有任何經驗。每一點進步和突破對我們來説都是壓力、風險、挑戰和責任,伴隨著無數個日夜煎熬。但能夠參與這項世紀工程,是我們一生最自豪的事。”

  胡應湘對大橋島隧工程評價頗高。“我去看過島隧工程,林鳴團隊的水平很高,建得很好!40年前,內地修橋的施工經驗設計水平還不行,但現在已經是世界領先水平,而且建設成本更低,非常有競爭力。”

  一座偉大作品誕生

  今年2月4日,胡應湘應邀參加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景觀設計暨工程美學研討會。那天,在港珠澳大橋東人工島,林鳴與胡應湘第三次相遇。

  林鳴向胡應湘介紹,大橋建設者之所以在人工島橋頭安放四個青銅鼎,就是要尋找一種具備時代標志、能被三地接受、又能承載大橋精神和建設者寄托的創作。青銅鼎是中華民族的傑作,也是中國古代重要的禮器,安放在大橋人工島上成為寄托祝福港珠澳大橋百年平安的象徵。

  那一天,也是胡應湘提出伶仃洋大橋構想35年後第一次看到幾近完工的港珠澳大橋。“相當偉大!見到內地工程師和施工隊伍如此高質量的作業,將夢想變成了現實,我感到非常高興。”胡應湘激動地説。

  胡應湘早年畢業于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獲土木工程學位。在他的諸多身份中,胡應湘最喜歡的是工程師。他説,自己這輩子很幸運能成為一位工程師,為國家的能源和交通建設出一份力。

  今年夏天,林鳴陪同胡應湘在港珠澳大橋內地段接受媒體的採訪,這是他們第四次見面。林鳴回憶,冒著酷暑,83歲高齡的胡老連續一個下午不厭其煩地配合採訪拍攝。“我從與他的交往中體會到了如何當一個工程師。在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中,我們倡導兩個理念,一個是工程師精神,一個是工匠精神,我們都引以為榮。”林鳴説。

  林鳴認為,胡老最為難得的是,當他在商業上取得成功以後,還一直在堅持工程師的職業操守,在改革開放的40年中從投資廣深高速公路到興建廣州中國大酒店,堅信並堅守實業興國。

  23日這一天,胡應湘應邀在珠海出席大橋的開通儀式。而作為大橋重要的建設者代表,林鳴當天則奉命駐守在大橋的東人工島。林鳴説,雖然他們今天沒能見面,但連通三地的港珠澳大橋讓更多的人見面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董一秀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柿子深加工促增收
柿子深加工促增收
港珠澳大橋正式通車
港珠澳大橋正式通車
霜降秋深景宜人
霜降秋深景宜人
曬秋圖
曬秋圖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602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