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老漁翁”唐厚運:跨國維權為中國漁民討回公道
2018-10-19 17:59:3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濟南10月19日電(記者王陽)88歲的山東榮成“老漁翁”唐厚運在山東、甚至整個海洋經濟行業都是位傳奇人物,不僅因為他是為數不多健在的“榮成漁業模式”的締造者、見證者之一,更是由于這位精神矍鑠的老人身上有著不屈不撓的民族精神和抗爭意識。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他用6年半的時間6赴日本打贏了一場跨國官司。

  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榮成市率先發展起海上鮮銷貿易,主要對象是日本、韓國。

  “這是一項高效創匯産業,但是由于沒有組織,各自為戰,秩序混亂。”唐厚運介紹,日本代理商趁機提高代理費,甚至還代而不理,壓低魚價、截留魚貨、中飽私囊,又在質量上挑剔刁難,漁民損失很大。

  1999年,作為榮成市漁業協會第一任會長的唐厚運,在日本福岡設立了豐華商會株式會社作為榮成市鮮銷出口行業的駐外管理機構,統一協調管理。豐華商會不以營利為目的,魚貨代理費由銷貨額的6%降到1%,船舶代理費由每航次5.5萬日元降到4萬日元,過去被日本代理商節流的銷貨額0.8%的消費稅退稅也得以返還。這一來,單船每年可節約經營成本幾十萬元人民幣。如果榮成的鮮銷船全部由漁業協會代理,每年可增加經濟效益近億元。

  “日本代理商覺得自己的利益受損了,就惡人先告狀告到了我國和山東省有關部門,以及日本農林水産省、漁管局等。強加給我‘侵權、走私、不法經營’的罪名,可是後來中日雙方的調查結果都證明,我做得光明正大,沒有錯誤。”唐厚運説。

  但讓唐厚運沒有想到的是,與他合作並得到充分信任的日本英華商會會長車蘭英,偷刻唐厚運的私章和豐華商會的公章,偽造一份雙方假合同,企圖長期壟斷鮮銷漁船的代理權。

  唐厚運説:“我老唐世代生活在榮成這片土地上。從一名普通的漁民到漁業隊長、黨委書記、公司董事長,漁民們挨凍受餓、鋪水蓋浪的辛苦,哪一樣活兒我沒經受過,現在漁民的日子好了,大夥的利益又被日本代理商坑騙拿走,決不能繼續下去。”

  一輩子帶領鄉親靠海致富的唐厚運是説一不二的山東硬漢,凡事下了決心,説幹就幹。他堅決維護漁民們的利益,而最好的解決辦法還是訴諸日本法律。2002年1月,唐厚運到福岡中央警察署對車蘭英進行了刑事告發,同時向福岡市地方法院遞交了民事訴訟狀。

  可是,福岡市地方法院卻僅憑車蘭英提供的所謂“證據”,于2003年3月一審判決中方敗訴並賠償車蘭英8000萬日元“違約罰金”。

  “我就是相信邪不壓正,語言不通可以請翻譯,法律不懂可以請律師,但是正義必須得到伸張。”唐厚運説。那些日子平均每個月他都要往返日本幾次,上訴的陳述書、證明書、答辯書等材料準備了一大摞。

  看到唐厚運要將官司打到底的決心,車蘭英膽怯了,多次找到唐厚運提出要和解,退回所謂的8000萬日元“違約金”,希望不要追究她的法律責任。但唐厚運斷然拒絕道:“我不單純是為了錢,我要討回榮成10萬漁民的利益和中國人的尊嚴!”他此後多次親赴日本,重新搜集證據,2003年7月向日本九州高等法院提起上訴。

  2005年1月,九州高等法院在查清事實真相後,終審判決中方勝訴,車蘭英退還8000萬日元的“違約罰金”。接著又進行了刑事訴訟。2008年6月,車蘭英被判刑兩年零六個月。

  這場跨國官司,以中方的完全勝利而告終。當時日本主要媒體都進行了報道,轟動一時。

  “人們口頭上説説愛國容易,像唐老這樣在日本打贏了官司,維護了漁民利益和民族尊嚴,這才是了不起!”榮成市一位企業家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金秋大地“調色板”
金秋大地“調色板”
九寨溝景區加緊災後恢復重建
九寨溝景區加緊災後恢復重建
邊城降雪
邊城降雪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601299756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