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500億額度兩年半還沒用完 不良資産證券化試點挺尷尬
2018-10-18 08:31:20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商業銀行不良資産證券化隊伍又添“新面孔”。中債登15日公布的信息顯示,杭州銀行將于10月22日起發行第一單不良資産證券化産品。這是繼江蘇銀行、北京銀行之後,第三家發行不良資産證券化産品的城商行。

  然而不良資産證券化的總量,卻有些尷尬。根據Wind數據,自2016年2月啟動試點以來,不良資産證券化僅發行376億元,不足試點額度的八成。除大行外,股份行、城商行大部分只發行過一兩單産品,規模基本在三四億元以下。

  部分銀行抱“試水”態度

  去年4月份,不良資産證券化試點擴圍,12家銀行被納入其中,多為股份行、城商行。但這似乎並沒有給500億額度的消耗起到很大的助推作用。2017年發行金額較2016年下降了26.5億元,今年這種趨勢也未見明顯好轉。

  事實上,包括工行、建行在內的6家首批試點的大型商業銀行,仍然是不良資産證券化産品發行的“主力軍”,發行金額共計212.9億元,佔到總發行金額的80%以上。

  有市場人士透露,目前監管層在發起行、發行規模等方面的審批還比較謹慎。“對規模相對較小的城商行、農商行來説,抗風險能力可能較弱,在政策和風險不可預計的情況下,抱著試水的態度也是正常的。”國融證券投資銀行部執行副總裁曹金淼説。

  就在上個月末,建行剛剛發行了一單規模達17億元的不良資産支持證券。與此同時,絕大多數試點銀行的産品規模都較小,相當一部分産品的發行規模甚至不超過2億元。

  “當前入池資産的高標準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發行規模。”曹金淼表示,“實踐中,不良資産證券化對資産要求較高,需要在未來産生可預測的穩定現金流,這是許多不良資産都達不到的。”

  次級檔難消化 市場投資者匱乏

  作為産品風險的最終承擔者,投資者的情緒時刻影響著産品發行鏈條上的每一環。

  “優先級基本都是AAA評級,比較好找資金認購,銀行、非銀機構、銀行理財資金還是肯投的。”某信托公司業務人員表示,主要難點在于次級以及中間檔的消化,這方面的投資者比較匱乏。

  該信托人員進一步解釋稱,次級檔的不良資産證券化産品,如果回收得好就會有超額收益率,如果回收得不好,收益率可能就不可控了。同時他表示,發起銀行也會對次級檔産品進行一定比例的自持。

  曹金淼表示,自留比例和産品評級、投資人承受風險有關。2013年末,監管發布新規進一步規范信貸資産證券化發起機構風險自留行為,給予發起行自留行為以更大的靈活度,可以各檔證券均持有,且以各檔次證券發行規模的相同比例持有,總量不低于發行規模的5%。這使得發起機構風險自留大幅放松,一定程度上也刺激發起銀行積極開展資産證券化業務。

  在目前發行較難的市場環境下,某大型券商資産證券化條線負責人表示,在今年次級檔産品的發行上,還是有更多的專業投資機構參與進來了,優先級投資的主力是銀行,次級的主力是四大資産管理公司(AMC)或地方AMC。

  發行成本高 配套細則待改善

  “別看正常類的資産證券化産品每年都快速增長,畢竟那是銀行信貸資産出表最主要也是比較有效率的路徑,但相比于其他不良資産處置路徑而言,不良資産證券化就不是那麼有優勢了。”上述券商人士表示。

  他坦言,由于不良資産證券化的操作周期長、細節難點多,做一個項目本身就不容易,銀行也會考慮這些因素,把控發行規模和發行節奏。

  與此同時,部分銀行選擇將不良資産直接拍賣給AMC的一個重要原因是較為簡單的會計處理方式。銀行專業人士解釋,在財務處理上,在處理不良資産時可以先走核銷渠道,待回收後衝回撥備覆蓋。相對來説,他認為證券化這種類似“通道”的方式,流程長、審核多、費用高。

  雖然在發行成本方面優勢並不明顯,但多位受訪人員都不否認,證券化是一個比較好的不良資産處置手段。對此,曹金淼表示,與拍賣相比,資産證券化不僅可以實現出表,優化財務報表,在估值方面也可能較其他處置方式來説更具有優勢。黃紫豪 記者 李丹丹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暢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古城花宴 重陽菊香
古城花宴 重陽菊香
京張高鐵清河站主體結構正式封頂
京張高鐵清河站主體結構正式封頂
壺口瀑布水勢磅薄
壺口瀑布水勢磅薄
金秋收獲忙
金秋收獲忙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9191299740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