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裝修工受重傷 包工頭想方設法推責
2018-10-18 07:47:04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裝修工受重傷 包工頭想方設法推責

  雙方屬勞務關係還是承攬關係,獲得的權益大不相同

  家住河南淅川縣農村的裝修工周某在工作過程中受傷,致使左側身體偏癱,僅醫療費就花去20余萬元。包工頭金某僅支付了12萬元後就不再過問,裝飾公司也表示不會賠償。近日,經過家人的積極維權,周某獲得了173萬元的賠償金。

  2016年10月,周某受雇于金某,在北京一家建築裝飾公司(以下簡稱裝飾公司)從事拆除工作,公司和金某都沒與他簽訂合同,也沒繳納社會保險。10月26日,周某幹活時不慎從二樓摔下,遭受重傷。金某不願承擔更多的醫療費以及後續賠償,裝飾公司也不同意賠償。

  無奈之下,周某家人只好求助于法院,主張醫療費。經鑒定機構鑒定,周某傷情符合二級傷殘,誤工期和護理期至定殘前一日,營養期180天。2017年6月,本案在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第一次開庭。庭審中,金某主張其與周某係承攬關係,對周某所受傷害不應承擔任何賠償責任。此前支付的費用是人道主義的救助,不代表其承擔相應的賠付義務。裝飾公司也認為,周某自帶工具為金某提供一次性的勞務,不存在穩定的雇傭關係,公司不應負責。因此,此案的最大爭議焦點就是金某與周某究竟是勞務關係還是承攬關係。

  記者了解到,如果金某與周某係承攬關係,根據相關規定:“承攬人在完成工作的過程中對第三人造成損害或者自身損害的,定作人不承擔賠償責任。但定作人對定作、指示或選任有過失的,應當承擔相應賠償責任。”“通俗地講,如果周某沒有相關施工資質的話,那麼金某就因為選任過失而需要承擔賠償責任,否則不應承擔責任。而即便存在選任過失,承擔的責任也很小。”為周某提供法律援助的張潔律師説。

  “如果存在勞務關係,周某則應該承擔很大一部分責任。同時,裝飾公司也應承擔連帶責任。”張潔律師説。

  一位證人在庭審中提到,在沒有幹完活的情況下,金某給其結了工資。張潔律師説:“如果證人受雇于周某,那麼不應由金某結工資。同時承攬關係最終是否給工資,應該看成果,而不是勞務,因此在沒有完工的情況下,金某不應支付任何費用。”

  此後,金某又提交一份寫著承包款的收條,以此主張其與周某之間係承攬關係。張潔律師表示,周某現已癱瘓,其簽字的真實性無法確認,不予認可。另外,金某説他在施工前告知周某,應先進行其他項目施工,最後拆除樓梯扶手。“這説明金某對于周某的工作是有管理的,並非由周某來具體決定如何施工。因此雙方係勞務關係,金某應承擔責任。”張潔律師説。

  2017年12月15日,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決金某承擔70%的賠償責任,共計賠償周某醫療費、殘疾輔助器具費等費用共計173萬余元,裝飾公司對上述款項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金某與裝飾公司均不服一審判決,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上訴。

  近日,北京市二中院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裝飾公司和金某認為建築裝修領域用工不規范是正常用工形式。但這種形式卻嚴重侵害雇員的權益。如果周某直接和建築公司簽訂勞動合同,並繳納社會保險,那麼將由工傷保險基金支付大部分的費用。因此,建築領域用工合法將能更大程度維護雇傭雙方合法權益。”張潔律師説。(記者 楊召奎)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古城花宴 重陽菊香
古城花宴 重陽菊香
京張高鐵清河站主體結構正式封頂
京張高鐵清河站主體結構正式封頂
壺口瀑布水勢磅薄
壺口瀑布水勢磅薄
金秋收獲忙
金秋收獲忙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574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