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稻”被判糕點上停用“稻香村”標識
2018-10-13 07:30:4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蘇州稻香村商標

  北京稻香村商標

  10月12日,蘇州工業園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北稻侵犯蘇稻商標權,賠償合計115萬元。判決書截圖

  9月10日,北京知識産權法院判決蘇稻侵權並構成不正當競爭,需賠償北稻3000萬元。判決書截圖

  10月12日,蘇州工業園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認定北京稻香村食品責任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稻)侵犯蘇州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稻)注冊商標專營權,判決北稻停止在糕點包裝上使用“稻香村”文字標識,並賠償115萬元。

  然而一個月前,北京知識産權法院剛剛判決蘇稻侵權並構成不正當競爭,停止在月餅、粽子等商品上使用“稻香村”的文字和扇形標識,並需賠償北稻3000萬元。

  對此,專家認為南北稻香村在北京和蘇州兩地的兩個案件針對的是不同的情況。因此,目前來看南北法院的兩個判決也不相互抵觸。

  蘇州法院認為蘇稻注冊在先

  2018年9月,蘇州稻香村以侵犯商標權為由,將北京稻香村起訴至蘇州工業園區法院。

  蘇稻起訴稱,從1982年開始,該公司對“稻香村”商標提出注冊申請,陸續在“餅幹、果子面包和糕點”等商品上被核準注冊。北京稻香村在糕點類商品上使用“稻香村”標識,屬于侵犯商標權,要求立刻停止侵權並賠償損失。

  北京稻香村答辯稱,該公司于1997年被核準在“餡餅、豆包和餃子”類商品上使用“稻香村”商標,而糕點屬于類似商品,在糕點上使用該商標不構成侵權。

  法院審理後認為,蘇稻在糕點類商品上使用稻香村商標的注冊核準在先,北稻的“稻香村”商標在“餡餅、豆包和餃子”類商品上被核準注冊,但該類商品中並不包括“糕點”,法院同時結合兩家企業商譽、商標注冊時間和使用情況等,認定北稻構成侵權。

  法院判決,被告北京稻香村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停止侵犯原告蘇州稻香村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即停止在其生産銷售的糕點商品包裝上使用“稻香村”文字標識。

  法院同時判決北京稻香村于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賠償原告蘇州稻香村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合計115萬元。

  北京法院判決蘇稻侵權賠償3000萬

  9月10日,北京知識産權法院剛剛就北京稻香村起訴蘇州稻香村一案作出判決。

  該案中,北稻起訴稱,該公司“稻香村”文字標識及扇形標識和“稻香村集團”文字標識在相關商品上被核準注冊,蘇稻在各大電商銷售的相關商品上使用“稻香村”“稻香村集團”及扇形“稻香村”標識,屬于侵犯其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的行為,要求蘇州方面在月餅、粽子、餅幹等食品上停止使用上述商標並進行賠償。

  法院審理後認為,蘇稻構成侵權和不正當競爭,需要與北京蘇稻食品工業有限公司一並,賠償北京稻香村因侵害注冊商標專用權行為造成的各項經濟損失和費用合計3000萬元。

  根據判決,蘇稻停止在“粽子、月餅”等商品上使用“稻香村、扇形圖形”標識、停止在電商平臺等商品詳細介紹中使用“稻香村、稻香村集團”標識等各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停止“北京特産、扇形標識”等不正當競爭行為;停止“江蘇省著名商標”等虛假宣傳行為。

  ■ 回顧

  南北稻香村之爭已持續多年

  根據資料檢索,蘇稻1773年始于蘇州觀前街,當時叫“蘇州稻香村茶食店”。而北稻則于1895年在前門大柵欄觀音寺外大街開店,當時叫“稻香村南貨店”。然而兩家南北老店卻在新世紀開始展開了一場品牌爭奪。

  “禾”字標注冊始于民國時期

  蘇州稻香村自民國時期注冊單“禾”字標作為商標,民國期間南京、上海率先成為蘇州稻香村在外地的“分支”以後,延伸蘇州稻香村單“禾”商標為“禾禾”,即第二代之意;北京稻香村在1996年注冊了“禾禾禾”商標。

  不過,“稻香村”商標此後落在了第三方的手上,1982年,保定稻香村食品廠要參加當時商業部的評優,需要注冊商標,便注冊了“稻香村”文字及圖商標,成為受商標法保護的“稻香村”糕點。

  2004年4月,保定稻香村新亞食品有限公司和北京新亞趣香食品有限公司又與蘇州稻香村食品廠共同成立了“蘇州稻香村食品工業有限公司”,此時最早注冊的“稻香村”文字及圖商標幾經轉讓後歸到了“蘇州稻香村”名下。

  2006年7月18日,蘇稻公司申請注冊扇形“稻香村”商標,北京稻香村提出異議,使其未能注冊成功。

  電商興起 南北“兩稻”對簿公堂

  隨著網絡電商的興起,原有的地域格局被打破,南北稻香村的利益出現了矛盾,雙方開始對簿公堂。

  2015年起,北稻申請注冊“北京稻香村”商標成功。隨後,北稻向蘇稻提起訴訟,要求蘇稻不得使用手寫體“稻香村”,如要使用則需加上“蘇州”以示區別。

  2013年,國家商評委做出裁定,對蘇稻公司的扇形“稻香村”商標不予核準注冊。蘇稻不服商評委的裁定,先後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起訴。

  2014年,北京最高人民法院終審判決,北京稻香村公司和蘇州稻香村公司已經形成各自穩定的市場,無正當理由不應打破,並最終支持了北京稻香村公司的主張,維持了商標評審委員會和一審法院關于蘇州稻香村公司申請注冊的商標(即“扇形稻香村”)不應予以獲得注冊的結論。

  自2015年9月起,北稻公司分別向北京多家法院起訴蘇稻侵權,索賠額累計近4000萬元。

  2017年9月22日,北京知識産權法院裁定蘇稻在多家電商平臺上“立即停止”銷售帶“稻香村”扇形標識、“稻香村”標識的糕點等産品。同年9月26日,北京知識産權法院又根據蘇稻申請,撤銷了上述裁定。

  ■ 律師説法

  不宜用地區名稱作為標識區分

  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趙虎認為,南北稻香村在北京和蘇州兩地的兩個案件針對的是不同的情況。首先兩個案件涉及的商標不一樣,比如一個案件涉及的是“稻香村”文字標識,另一個則涉及文字標識以及扇形圖案標識等;其次兩個案件涉及商品也不一樣,北京稻香村起訴的案件中主要涉及的商品是粽子,蘇州稻香村起訴的案件中涉及的則是糕點,所以兩個案件的情況有區別,因此,目前來看南北法院的兩個判決也不相互抵觸。

  趙虎表示,如果不服法院判決,就要分別在作出判決的所在地上訴,在司法實踐中,後續執行通常是向一審法院申請執行,蘇州案件向蘇州工業園區法院申請,北京的案件則由北京知産法院執行。兩家法院也可以自行委托財産所在地的其他法院來執行。

  老字號共存出現難題,稻香村已經不是第一起。此前,有專家建議,通過添加南北區域地名以解決南北稻香村多年的紛爭。

  對此,趙虎律師認為,通過添加地名標識來對具有歷史淵源的老字號加以區別,是經常採用的一種方式,但是南北稻香村的情況有些特殊,不適宜全盤採用此類方式解決。這是因為保定的一家公司最早注冊了“稻香村”商標,此後保定這家公司和蘇稻共同成立了“蘇州稻香村食品工業有限公司”,此時最早注冊的“稻香村”文字及圖商標幾經轉讓後歸到了“蘇稻”名下。

  一段時間內,北稻使用的商標是經過蘇州方面授權使用的,此後北稻開始注冊自己的商標,嚴格按照商標法規定來看,北稻此後注冊稻香村商標,其中還存在很多法律問題,同時蘇州方面的注冊商標比較早,所以還不宜用地區作為標識進行區分。

  (記者王巍)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
金秋
牧羊
牧羊
奔跑的鹿群
奔跑的鹿群
楊麗萍新舞劇《春之祭》在昆明上演
楊麗萍新舞劇《春之祭》在昆明上演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11123552721